Translate

2019/03/04

【變身情人】〈第6集〉試問,在物質世間的哪一個笨蠢男人,願意讓自己心愛的女人,去與另外一個男人睡在一起.....












【變身情人】〈第6集〉試問,在物質世間的哪一個笨蠢男人,願意讓自己心愛的女人,去與另外一個男人睡在一起.....





【變身情人】〈第6集〉試問,在物質世間的哪一個笨蠢男人,願意讓自己心愛的女人,去與另外一個男人睡在一起.....
【變身情人】〈第6集〉試問,在物質世間的哪一個笨蠢男人,願意讓自己心愛的女人,去與另外一個男人睡在一起.....




1~26
..............................................................................................................





1.這份筆記,只是個人在奇蹟裡面轉繞圈圈的媒介。藉此鍛鍊心靈的肌肉,藉此鍛鍊奇蹟的深入扎根與應用。所有的戲劇故事
,其實都與真實源頭的真實真相毫無關係;但是,若我願意,重新以奇蹟眼光來掃射的話,它就會變成幫助我著眼於真實世界
的工具。


2.只要是在幻境世界裡,就無可避免地都得與偽裝表相、偽裝謊言,看起來無法不緊密不分似的。然而,我只需,清楚明晰我
到底想要看見什麼,我必能看見什麼。比如說,若我只選擇「聖靈」與「奇蹟思維」,去重新看見「真實真相之因」;如此,
我將繼續越過所看見的「謊言表相」,然後重新看見唯有「真實真相」方能存在。


3.聖靈能看見人間痛苦,聖靈能看見那些虛幻不實的夢幻魅影;但絕對不會把它當真。於是,當我看見那些虛幻不實的故事與
演繹,也沒有關係;只需重新焦點在「真寬恕思維」,把「真實真相」應該在真理之處,看得真真又切切。


4.很喜愛「申世奇」他對自己想要什麼的,那種「肯定不疑」的信心;雖說,這個「副人格」他的表意識完全不知道,除非「
上主之愛」是他的真實目標,否則焦點在「小我之愛」的虛無目標;就會讓他時常地落入困境,即便他擁有了一般人沒有的「
肯定不疑」的信心。


5.不是很喜愛「車道賢」老是對「自己是誰」,而猶疑不定。當然,也就是因為,「車道賢」不喜愛自己的那副「軟弱無能」
之樣,但也無法表達自己的「真實力量」之點;所以,就得繼續痛苦下去。「車道賢」所需要去處理的,絕對不是他內在的那
些「副人格」;而是他與「上主之愛」的生命源頭,之虛幻不實的分裂的這個部分,必須重新釐清,讓他自己如何回到「正知
見」上,以及如何重新詮釋他「自己是誰」。


6.每個人的內在之「真實本質」或「完美之愛」,其實一直都是存在的;並沒有因為,你的陷入物質幻境,它就會消失不見。
而所有的故事戲劇,它們其實一直都在假設:假若「真實本質」或「完美之愛」是不存在於此時此刻,那會怎樣?假若「真實
本質」或「完美之愛」,是可以被你質疑的,或是可以被你抹殺的,那又會怎樣?


7.想要去實驗,想要「藉著某物」去實驗,或是想要藉著「一具身體」去實驗;到底是為何?〈吳俐珍〉她自己想要藉由體驗
「那一個吻」,來分得清楚,這一個吻是「申世奇」的,而那一個吻可能是「車道賢」的;不過,話說回來,當〈吳俐珍〉若
真能分得清楚,這一個吻與那一個吻誰是誰的,那又能如何呢?還是那相同的「一具身體」工具啊!


8.〈車道賢〉也是,他也想知道,到底是他的心在心跳,還是〈申世奇〉的心在心跳?然而,即便是,〈車道賢〉真能分辨得
出,這是他的心在心跳,或是那是〈申世奇〉的心在心跳,但那又如何呢?還是相同的「一具身體」工具啊!所以,你們到底
在爭奪些什麼呢?


9.這一篇章,風雲海從2018.10.10大約那個時候,一直停頓到現在,說真格的,很扯!有時候,就是感覺沒啥靈感之時,若是
停頓下來也挺正常的。剛剛因為又完成了一篇電影隨筆的《全面啟動》,想說,或許也該先行完成這未完成的篇章了。實在間
隔太久了。


10.飾演〈車道賢〉的〈池晟〉,他並不是在所有韓國男星中我最喜愛的其中一個,但是他的演繹不論是眼神或任何的舉動,
就是很到位;於是就是好看了得,無話可說。而飾演〈吳俐珍〉的〈黃正音〉,風雲海卻喜愛她的超級自然誇張舉止的演繹與
語氣。這並不是韓國任何一位女星可以取代得了的。即使再次重新觀看,也不會感到厭膩。


11.〈車道賢〉請不要感到恐懼害怕。你的外境的爛醜混亂之樣,乃是你內心的分離分裂之念的反射,那不是真實的。也就是
,那只是在反映你內心的恐懼與混亂;當然,那也是你自己妄造出來的〈申世奇〉,願你如此繼續沉睡下去,願你如此繼續恐
懼混亂下去;這樣〈申是奇〉方能冠冕堂皇地繼續存在下去。化解之道在於,以喜悅平安與歡呼喜樂的心態,只去看見唯有幸
福喜悅與神聖光明,方能理所當然地真實存在下去。


12.〈車道賢〉你聽仔細了,當〈申世奇〉說〈吳俐珍〉是他的女人時;其實,那也等於在說,〈吳俐珍〉就是你的女人。因
為,〈車道賢〉與〈申世奇〉就是「同一個心靈」,也是「同一具身體」。若你真能以這樣的角度,重新去看見你自己是誰;
那麼,那些恐懼混亂與不安便能慢慢消逝褪去。


13.〈韓彩妍〉與〈車奇俊〉會攪和在一起,也是挺正常的故事情節。選擇什麼樣的心思意念的人,自然就會吸引什麼樣的心
思意念的人,相聚在一塊兒。這一點兒也不怪異。


14.〈車道賢〉決定與〈韓彩妍〉講清楚彼此的關係,這是對的。最後〈車道賢〉問一句最為現實的說法:那妳是否願意放棄
〈車奇俊〉與我在一起呢?〔這是他故意問的,他心中很清楚自己與〈韓彩妍〉是不可能的;即便〈韓彩妍〉願意,他也不願
意。〕這時的〈韓彩妍〉,竟然愣住了!你想想,試問,在物質世間的哪一個笨蠢男人,願意如此呢?可以讓自己心愛的女人
,去與另外一個男人睡在一起,且還已經在討論婚嫁之事了,而另一邊卻與你說:喔,我喜愛你把我放在最珍惜的那個位置上
,我們就偷偷彼此珍惜在一起吧!〔最後一句,是我添油加醋的。〕


15.在劇中,〈韓彩妍〉看似亮麗與強勢,但事實上,就是個十足的笨蠢女人罷了。雖說,小我是又笨拙又白癡,但也還不至
於,願意臣服於如似〈韓彩妍〉那種笨蠢女人的糟蹋吧!好吧,即便那些男人就是一副很笨蠢之樣,那也不容許自己的女人之
那「一具身體」工具,被其他男人冠冕堂皇地用過。就是如此,即便小我就是個名副其實的笨蠢思維。


16.人生雖是個大頭無聊且是神智瘋狂之夢,但自己的選擇永遠是最重要的。〈吳俐珍〉的父母與哥哥〈吳俐溫〉,他們非常
的棒;因為,他們都願意尊重〈吳俐珍〉的選擇:到底是去「約翰霍普金斯大學」留學進修,還是去當個秘密主治醫師三個月
。畢竟,這是〈吳俐珍〉的人生之夢,而不是他們的人生之夢。我非常喜愛觀看他們一家子,總是以喜悅歡笑且和樂融融的相
處方式。


17.但說也好笑,就在下一秒鐘沒多久,〈吳俐珍〉的父母,卻忙著幫她選擇自以為是對她最好的選擇了。只有哥哥〈吳俐溫
〉選擇尊重她自己的心的選擇。二元夢境總是這樣的,它總是會教導你,兩邊都有好的意義價值在那兒;以致,讓你不知如何
作出選擇。但若是,我的真實焦點在聖靈那兒;那麼,我將不選擇它們任何一個,而是選擇第三種選擇,我只需完成真寬恕的
思維過程。我不去進修,我也不去當秘密醫師;而是把時間拿來念誦《奇蹟課程》。


18.當你愈是感到恐懼害怕,這表示,你已被「虛幻不實」的世界所捆綁住了。必須明白,唯有「虛幻不實」之事,才會需要
去隱瞞的必要。也就是說,也唯有為了「夢境幻相」的展現特別效果之增添魅影的幻覺;因此,才有如此必要,去隱瞞那貌似
不可為人知的啥秘密。但事實上,你是來自真實生命源頭那兒的神聖生命;因此,真實生命源頭,只會給予你「永恆如是」的
答案;而絕對不會對你隱瞞任何事。反之,若是想對你隱瞞任何啥事,那肯定是虛幻不實之小我源頭的傑作;於是與真實源頭
沒有任何關係。


19.你只能在上主源頭之內,而不是之外。你的上主天父對你是敞開的;於是,祂對你完全沒有任何秘密;因為,你與上主只
能一體無間隙地永恆如是下去。於是,當〈車道賢〉恐懼著〈車奇俊〉,可能會知道有關「康漢醫院」的精神科之類的事,而
顫抖不已時;這表示,〈車道賢〉已落入了自己所自設的綑綁框架內,或已快失足於自己所賦予的那些爛醜罪孽的意義那兒去
了。然而,那些爛醜罪孽的意義沒有一個是真的;繼續地,〈車道賢〉的罹患「多重人格障礙症」那也不是真實的。因為,當
那些「爛醜意義之因」被撤除之後,當「多重人格障礙的障礙」被撤除之後,便會恢復原本的神智清明或重歸完整了。


20.〈車道賢〉的奶奶,對他說起話來的口氣相當地不客氣,且似乎是嚴厲的,她的眼中也充滿著厭惡與憎恨。風雲海之前,
在觀看第一遍的時候,不可否認地,我自己確實被這樣的不好的口氣與言語所欺騙了。那時我在想,為何〈車道賢〉的奶奶,
總是要以這樣爛醜的方式,來對待他呢?她真有那麼恨他嗎?但為何要恨他呢?嗯,小我的劇本,總是喜愛以「分離分裂之樣
」的爛醜劇情,來展現任何啥不是很好,與看起來很壞之二元對立面的傾向。


21.於是,關鍵是在於,〈車道賢〉要如何來解讀他奶奶的那些爛醜話語。當然只有兩個方向。第一、是以恐懼害怕,不爽不
滿,不知所措,也就是小我的方向;第二、另一個方向則是以喜悅平安,以歡呼喜樂的心態,或直接越過那些爛醜話語,只直
指看見他奶奶背後的仁心善念。但是,問題又來了,這並不是每一個處在物質幻境中的心靈,都有如此信心的修為的。


22.千萬不要去羨慕,那些處在螢光幕下光鮮亮麗的人們;當然,不論它們是什麼人。也當然,你也無需去羨慕,那些一直在
向外表演它們的爛醜爛醜之爛醜有多麼地爛醜之人;不論它們是何許人也。就是如此。因為,說到究竟,那都是自己的虛幻不
實之罪咎懼的投射;而這裡面,沒有一個是真實的。真實的只有這個:除了它們的基督自性之外,別無任何東西是真實的。


23.〈車道賢〉的母親〈申華蘭〉,她所擔心的事,又重新出現了。當她只看見了,一只布偶娃娃與橡木桶蓋上頭的塗鴉之作
,就類似小孩童的塗鴉之畫與文字。你想想,就這樣就能把〈申華蘭〉驚嚇個半死。那為什麼〈申華蘭〉會嚇個半死呢?因為
,那會把過去的一些爛醜故事,重新又回到了〈申華蘭〉的腦中與心中。然而,〈J〉說,你只需「真寬恕」,那些不論是哪
一種夢境幻相,都必然會銷聲匿跡的。當然基本上,那些爛醜故事的劇本,是不可能以「真寬恕」這樣簡單地來演出的。


24.〈申華蘭〉以為,只要把它們通通清理掉,就沒事了吧!且心中,還恐懼害怕地暗自祈禱著兒子〈車道賢〉,絕對不要去
想起,過往小時候的那些爛醜故事的記憶。但以我目前來瞧,我並不認為憶起那些爛醜記憶是比較好的,或是比較壞的。為什
麼呢?因為,那些爛醜分裂的恐怖記憶,就只不過是一場虛幻不實的故事罷了;沒有一個是真實的,沒有一個是與永恆不易的
真實真相扯得上關係的。只需把當下此刻,過得喜悅平安,以及用歡呼喜樂的心態之表達,來處理任何在世間幻境的事務。


25.小我爛醜故事之劇本,總是喜愛以某些角色,來扮演「失去過往」的某些記憶。然而,那些過往的爛醜分裂的記憶,並不
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去憶起你自己的存在真相,去憶起你與真實生命源頭之一體不分與永恆不易的這個部分。當然與小
我認同的心靈,肯定是認為去演繹「失去過往」的某些記憶,非常重要。且在故事中,去演繹如何「憶起過往」,也是非常重
要的。然而,它們一點兒也不重要;因為,唯有憶起「你與上主從未分裂過」,方能堪稱為是件大事且重要的。


26.來自〈安耀燮〉的人格出來了。年齡17歲。這是〈史考菲〉醫師幫他取的綽號:自願自殺者。又要繼續另一段神智瘋狂的
爛醜故事了,他此刻要留下死亡訊息。他說,只有死亡可以讓他自由。不,這當然就是虛幻不實的演繹話語。因為,死亡詛咒
根本就不存在;而貌似的死亡詛咒,只會在物質幻境與故事劇本中出現。





..............................................................................................................





〈第6集〉你....是誰啊?

#韓劇,#變身情人

#多重人格障礙,#多重人格,#DID

#池晟,#黃正音,#朴敘俊,#吳閔碩,#金釉利

#FB/+風雲海》粉絲頁》》

#文/風雲海,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