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nslate

2018/08/30

【變身情人】〈第5集〉讓車道賢沉睡,我不想跟那傢伙一起共用時間,我不想擔心我什麼時候又要消失了。










【變身情人】〈第5集〉讓車道賢沉睡,我不想跟那傢伙一起共用時間,我不想擔心我什麼時候又要消失了。



【變身情人】〈第5集〉讓車道賢沉睡,我不想跟那傢伙一起共用時間,我不想擔心我什麼時候又要消失了。
【變身情人】〈第5集〉讓車道賢沉睡,我不想跟那傢伙一起共用時間,我不想擔心我什麼時候又要消失了。




1~28,圖‧3組~
..............................................................................................................





1.這份筆記,只是個人在奇蹟裡面轉繞圈圈的媒介。藉此鍛鍊心靈的肌肉,藉此鍛鍊奇蹟的深入扎根與應用。


2.時常地,夢中人物會把某人的所謂「神智失常」的舉動,也就是以一般頭腦,認為是與「理性的舉動」截然相反的話,不自
覺地,或情不自禁地就會發出「定罪的評判」,或是心生恐懼、畏懼,以此來自我防衛。


3.〈申世奇〉他只是很單純地,想要表達他自己;然而,卻被〈吳俐珍〉拒絕了。當然,以〈申世奇〉的人格特質,那一套頭
腦自以為是的理性,對他來說肯定無效。


4.其實,風雲海自己,還滿喜愛〈申世奇〉這人格特質的。為什麼?就是喜愛,他的很純粹地表達他自己。就是喜愛,他對於
自己的自信與肯定不疑之樣。就是喜愛,他的強勢作風;雖然,他把他的強勢作風用在「物質幻境」,以及與「笨拙小我」的
認同上。而風雲海,正在想像著,若這樣的人格特質來操練奇蹟與真寬恕思維,那肯定是棒極了!


5.很喜愛,〈申世奇〉所展現出來的是,似乎他非常清楚且肯定他想要的是什麼;即便他是被〈車道賢〉的「痛苦」所營造出
來的「副人格」,但卻沒有失去表達與反映「真實與完美」的這個部分。我想說的是,「心靈」就是「心靈」,「心靈」是隸
屬上主所創造的靈性,因此即便他看起來,好似處在「心裂心靈」的位置上;然而,那份「愛」還是在那兒,那份「純潔無罪
」還是在那兒。


6.很喜愛〈J〉的說法,當某位夢中人物,表現得好似一副神智失常之樣;然而,它不是在表達愛與喜悅,就是在表達它的痛
苦與呼求愛的幫助。那麼,你是否只願看見,它除了與你表達愛,與呼求幫助之外,它還能表達與說些什麼呢?沒了,就只是
這樣而已。


7.〈石浩弼〉博士說:「交替人格」如果因為某種契機變強,那就有可能與「主人格」在同一時間,同一空間出現,並支配「
主人格」的行動。嚴重時,連「意識」跟「行動」都可以支配。那麼,風雲海怎麼看?那是因為「主人格」,其實已經默許了
「副人格」可以來支配它的意識與一具身體的行動。反正,那都是它自己的一部分之表達;雖然,都是在表達與「笨拙小我」
的認同之舞蹈。


8.〈申世奇〉的舉止確實是瘋狂,但若是〈吳俐珍〉,她能處在只看見喜悅平安的話,或許就不會如此與「他的瘋狂」較勁了
。而不與他的瘋狂較勁時,他自然是能安靜下來。當你處理外在的任何事,你愈是把它當真與較勁;顯然地,那些外境事物對
你而言,就在瞬時間肯定會變得很強硬與沉重。不是只有你的外境會這樣,就連那些戲劇影片也是這樣演繹的。


9.人心一旦起了「畏懼」之心,就很情不自禁地為自己找著許多藉口;說,自己的恐懼與不安,是因為「哪些事」必須先做與
完成,否則便會把一切都搞砸了。然而,〈吳俐珍〉被〈申世奇〉硬拉著要去某個地方,她的恐懼與不安,真的只是因為「那
些事」或「哪些事」必須先行完成嗎?她只是拿〈申世奇〉毫無辦法,卻又不知怎麼辦才好!


10.想不到吧,〈申世奇〉竟然把〈吳俐珍〉帶到某飯店去!那麼,以〈吳俐珍〉的正常頭腦會怎樣想呢?對於這一小橋段,
說真格的,風雲海在觀看第一遍的時候,確實也被那戲劇故事的表相給欺騙了。為什麼?因為,〈申世奇〉一開始就與〈吳俐
珍〉說,妳只能選擇一個,不是車道賢,就是我;你不能兩個都選。結果,現在,紅色跑車已停在飯店的地下室門口?


11.原來在飯店的房間,是這樣的:〈申世奇〉把在小時候喜愛的玩具,當然也可能包括〈吳俐珍〉她小時候喜愛的玩具,都
放在一塊兒,比如說,像大隻熊,像火車在軌道上的連續動作,以及,一大篇幅的畫作美女與野獸,一個盒子裡面的玩具,一
個大盤子裡面所裝的玩具木偶,再另一個大盤子裡面的猴子玩具。而這完全把〈吳俐珍〉搞得不知該如何是好?那當下能怎辦
呢?她只能先行扮演一下小丑,來個模仿猴子吧,自己先跳起神智瘋狂之舞,手也跟著打節拍,看看是否能轉移〈申世奇〉的
注意力。


12.其實,對於這個橋段,風雲海也不是很明白〈申世奇〉到底要〈吳俐珍〉表達什麼呢?這跟選擇〈車道賢〉與他,有啥關
係呢?只能說,或許〈申世奇〉只想測試一下,看看〈吳俐珍〉是否願意想起小時候的那段記憶。只能這樣來解讀,只不過,
覺得〈申世奇〉用這種方式,很笨拙!


13.很喜愛接下來的橋段,〈申世奇〉挑了兩件一模一樣的黑厚外套羽絨衣,且領子上還加些米色系毛絨鬚鬚,看起來更加帥
氣的感覺,這一款型確實是〈申世奇〉會挑上的。然而,在購買的過程,他的動作卻十足像個叛逆的孩子,且如此純粹,完全
不顧物質世界的人,會以什麼樣眼光來看待他。你說說,這能不帥不美嗎?風雲海倒是覺得,〈申世奇〉很像風雲海之前的某
個面向的自己。這也難怪了,自己這一路看影片走來,對於〈申世奇〉比起其他副人格,乃是更喜愛有加。


14.〈吳俐珍〉說:你這跟搶劫有什麼不一樣?〈申世奇〉卻說:請問,你有見過付上「原價三倍」以上去搶劫的瘋子嗎?那
麼,〈風雲海〉卻要說:嗯,肯定沒有。且攤子老闆他也會很爽,一點兒也不再在意〈申世奇〉的粗魯或瘋狂的行徑之樣。或
許,攤子老闆在入睡時之際,還會向神禱告說,非常歡迎這種瘋子顧客的臨到。


15.〈申世奇〉說:「〈車道賢〉有賺錢的天賦,而我有花錢的天賦,我們發揮各自的專長而活著。」那麼,我怎麼看這樣的
話語?若你是選擇以小我的方向,去運用你的「賺錢天賦」也好,或是「花錢天賦」也好,基本上,內在都存有「罪咎懼黑暗
」的這個部分;因此,你就不會感到幸福喜悅之完全滿足的這個神聖部分。


16.反之,若是以聖靈的方向,去運用賺錢或花錢的天賦;如此你不旦會懂得享受那個過程,你還會只看見除了完美圓滿之物
是能存在之外,其他的根本毫無意義。但除非你轉向聖靈的目的方向,以致讓那些毫無意義,因著你的重新選擇而自行褪去;
否則,在幻境便會有許多黑暗魅影,來干擾你的體驗過程,讓你總是無法享受賺錢天賦與花錢天賦。


17.〈申世奇〉說:「要是沒有我,那傢伙早就已經死了。把那個懦弱的傢伙從危險中拯救,並代替他去做苦差事,就是我〈
申世奇〉。」然而,眼前的世界,卻是「車道賢」與「申世奇」自己營造出來的。死亡詛咒,其實並不存在;只是在物質幻境
,便會幻化得栩栩如生,讓你誤以為那就是事情的真實真相。但是,在物質幻境,是不可能有啥真實真相的。感覺好像是〈申
世奇〉在拯救〈車道賢〉;然而,這卻可以解讀為是〈車道賢〉想要拯救他自己的另一種方式。


18.好,那到底是誰在拯救誰呢?是聖子為了拯救它自己,以致在物質幻境,幻化出許多的各式各樣的自己?還是,是聖子為
了拯救它外在那些人,以致在物質幻境,幻化出許多的各式各樣的障礙,來成就自己的英雄之姿或英雌之姿?然而,要等到何
時,夢中人物才能悟出,原來一切就只是自己所投射營造的一場夢境呢?除非有外援介入,除非有聖靈介入與幫助;否則,風
雲海無法想像,它要如何解綁物質幻境那些無聊且還是痛苦之悲哀的戲碼?


19.其實,〈申世奇〉對待〈吳俐珍〉的方式,真的挺溫柔的!是〈吳俐珍〉自己的內在黑暗與不爽之不知怎說的衝突,導致
她無法看見〈申世奇〉的可愛,或純潔無罪的那真實部分。我想,許多夢中人物的體驗幻境事件,都是這樣的;無非是自己的
內在恐懼與猜忌狐疑,導致無法信任自己,也無法信任對方。


20.好戲來囉!這是風雲海最喜愛的畫面,真是美極了!以〈申世奇〉的角色親吻〈吳俐珍〉,從這角度來看確實拍得很美。
相信以〈吳俐珍〉這個角色來說,肯定也會被〈申世奇〉的舉動所震撼,或說她也會喜愛這個部分;畢竟,能以如此「深邃的
眼神」,再加上如此「夢幻的魅惑」,確實唯獨只以〈申世奇〉這個角色才能做到。覺得〈池晟〉他的演技,確實沒話說;他
能夠在瞬間迅速變換其他的角色,我想這是一般正常人,很難做到的。


21.你真的不是「一具身體」。〈申世奇〉真的不是一具身體;〈車道賢〉真的不是一具身體。它們只是共用「一具身體」工
具而已。那麼,妳是為了誰,而心跳在跳動呢?是〈申世奇〉,還是〈車道賢〉?以風雲海的角度來看,當然是〈申世奇〉比
較多,而〈車道賢〉比較少。然而,卻是同一個人;只是,〈車道賢〉他自己默許自己,幻化出許多,不同人格的自己之面向
而已。


22.夢中人物,其實都有許多自己的,不同面向的自己。只是,如似〈車道賢〉的案例,算是比較極端或是比較少見的。畢竟
,只要是在物質幻境之演繹,肯定會有變來又幻去的自己;因為,物質幻境的形成,就是為了攻擊「完美圓滿」的真實存在,
於是在幻境裡的任何展現,理當如此不完美與分裂之樣。


23.於是,你會看見自己的分裂之許多的自己,以及也會看見它人的分裂之許多的自己。其實這是非常正常的;只是,有一些
人可能會選擇,把自己的分裂演繹出來而已。而大多數的人,則選擇把內在的分裂自己之多面向的,全然隱藏起來;但這並不
表示,那些把自己的分裂隱藏起來的人,那些分裂思想就會消失褪去了。


24.這麼說吧,若你內在的「罪咎懼黑暗」,或說「天人分裂之感」都不化解驅除的話;那麼,不論你是選擇把自己的分裂演
繹出來,還是選擇把自己的分裂通通隱藏起來,那其實是無濟於事的。因為,你所欠缺的,其實是處理這個部分;然而,大多
數的夢中人物,並不是去處理這個部分的真實之因;而是,只在外在表相上著墨與轉繞圈圈。因此,這當然毫無真實果效。


25.比如說,若那些夢中人物,把自己的分裂演繹出來,就會像〈車道賢〉那般,也只能繼續體驗著痛苦愁煩。雖說,那一切
根本就只是自己所投射的一場夢而已;但是,對處在夢境的角色自己身上的人來說,那簡直就是個悲劇。


26.再比如說,若夢中人物,它們的選擇是把自己的分裂通通隱藏起來;但是那些分裂並不會消失,而是因著那些分裂之念,
仍會出現許多愁煩或恐怖之事,來干擾攪和它們;以致讓它們把自己體驗得與〈車道賢〉那般痛苦愁煩。只是所體驗的事件看
起來,是不同形式或不同故事的展現而已;然而那個痛苦愁煩,都是一樣的並無差異。


27.在幻境,一個人,可以千變萬化出數不清的不同之樣之表達或演繹。比如說,有些人待它喝了酒之後,它的言談舉止就改
變了;很少人喝了酒之後,都不變化的。待它變化了之後,做什麼呢?當然就是開始演繹「分裂之事」、「罪咎懼之事」,反
正肯定不是與「上主之愛」有關之事;而有的人甚至,會把它自己演繹得淋漓盡致,結果反而是把自己破格且搞砸了,至終只
是再多多增添自己的痛苦愁煩而已。


28.請問,你有看過待它喝了酒之後,它還能有意識地演繹與上主有關的完美聖事嗎?當然幾乎是零;但即使在幻境中,並非
沒有這樣的異類。別忘了,〈J〉說,聖子只是暫時睡得不醒人事而已,但並非是被死亡詛咒的。於是,若幾乎所有的人,都
再演繹無聊的分裂之事,有啥關係呢?因為,那也只是你自己所投射的夢而已;是你自己需要收回自己的黑暗投射,那對你才
是真實且有果效的事。





↓圖〈3組〉:


↑@1.





↑@2.





↑@3.





..............................................................................................................





〈第5集〉你還記得,那天你和她之間發生了什麼?

#韓劇,#變身情人

#多重人格障礙,#多重人格,#DID

#池晟,#黃正音,#朴敘俊,#吳閔碩,#金釉利

#文/風雲海,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