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nslate

2018/07/02

【光明與醜陋】裡面的內容,完全與「偷情」沒有任何關係;但是,「白癡小我」卻可以下那種慫恿與誘惑的無聊詞句。










【光明與醜陋】裡面的內容,完全與「偷情」沒有任何關係;但是,「白癡小我」卻可以下那種慫恿與誘惑的無聊詞句。





【光明與醜陋】裡面的內容,完全與「偷情」沒有任何關係;但是,「白癡小我」卻可以下那種慫恿與誘惑的無聊詞句。
【光明與醜陋】裡面的內容,完全與「偷情」沒有任何關係;但是,「白癡小我」卻可以下那種慫恿與誘惑的無聊詞句。




1~21
..............................................................................................................





1.〈光明〉:你也是,表面上來說,「你的醜陋」是無可救藥到「我的光明」這兒來。然而,「我的光明」是來自上主天賜,
這個部分你也是一同擁有,且一直都是擁有的;只是,在幻境中,當你選擇「你的醜陋」的當下,便會無法看見一直都與你同
在的「你的光明」罷了。


2.〈醜陋〉:對於「偷情」,你覺得如何呢?我覺得「偷情」是件非常不容易的事。


3.〈光明〉:嗯,你傳給我的影片,我剛看過了。覺得影片所下的標題,只不過是想吸引更多的「笨拙小我」去觀覽而已;但
只要觀覽過一次的人,它肯定不會再去觀覽第二次。為什麼?因為,那毫無意義可言,且也無法啟發人心、激勵人心。


4.比如說:「某某與外星人的偷情事件」,結果入內瞧一瞧,根本與「偷情」絲毫扯不上任何關係啊!好,裡面的內容,完全
與「偷情」沒有任何關係;但是,「白癡小我」卻可以下那種慫恿與誘惑的無聊詞句,去吸引那些甘願受騙的小我來觀覽。


5.怪異的是,我不知道,為何你觀覽完之後,卻會覺得:「偷情」是件非常不容易的事?我的納悶是,那影片,完全與「偷情
」扯不上任何關係,只是被下了「偷情」的文字標題罷了!影片的重點是,那個某某人類,與某某女外星人的一個會晤而已。
然而,我想,大家會入內去觀覽,肯定是衝著它們是如何完成「偷情事件」的呢!


6.我想說的是,在「物質幻境」裡的諸多訊息,它們是不可能告訴你有關「你的真實真相」的;當然,即便你非常想看那些「
醜陋醜陋」之「偷情事件」,或者是「比較美麗一點兒」的「偷情事件」,甚或者說,想看那些「它們的虛無幻相」有多麼地
醜陋與虛無,而它們也不會真的想要全盤托出,以致讓你真看個夠本。那麼真實是,唯有「奇蹟之言」,可以讓你看個夠本,
且肯定讓你百看不厭膩。


7.好吧,即使真的有哪些影片,可以讓你看得夠本;即使你真的能看見「醜陋醜陋」之「偷情事件」,或者是「比較美麗一點
兒」的「偷情事件」,以及那些「它們的虛無幻相」有多麼地醜陋與虛無;但是,你覺得,你賺得了什麼呢?我可以告訴你,
你其實完全沒有賺得任何什麼!


8.因為,當你給出你的「虛無醜陋」,你只會回收「虛無醜陋」;且因著你想要看見「虛無醜陋」,你肯定會看見「虛無醜陋
」。而你確實會如願以償的。那麼,你想想,當你總是如此,你怎可能會看見「神聖光明」與「幸福喜悅」呢?於是,你的痛
苦之悲哀,確實就是你自己非常珍愛的東西;雖說,你一天到晚,總是在嚷嚷著你是多麼地痛苦痛苦與醜陋醜陋。


9.好,再繞回來「偷情」這字眼。我知道,你其實就只想聽聽「我的光明」如何看待與解讀「偷情」。那麼,為何需要「偷情
」?如若它是處在「幸福喜悅」與「完美圓滿」的那地方,它為何需要去「偷情」呢?可見,當它非常需要去「偷情」,這表
示,它是處在「分裂攻擊」與「痛苦匱乏」,或是「矛盾衝突」的那地方。


10.於是,要處理的地方,絕對不是「要去偷情」與「不要去偷情」的那個動作;而是,「它的心靈」必須重新看見自己與真實
源頭的真實真相之因。然而,在物質幻境,只有「奇蹟之言」方能解答,它與真實源頭的真實真相之因;於是,若它肯接納「
奇蹟之言」所闡述的真理,如此肯定是能化解因著「黑暗匱乏之念」所導致的「偷情」行為。這才是有真實果效的改變。


11.若你的「天人分裂之念」都被「奇蹟之言」化解了;如此,你將不再把物質幻境,所以為所謂的「偷情」,再次賦予它力
量視為「偷情」的。因為,你很清楚,對方是因著自己的黑暗之念的投射,正在妄造著它自己的人生大頭夢,但所妄造的一切
卻沒有一個是真實的;但對你而言,上主從未創造過與祂的完美圓滿之物截然相反的那種不神聖的東西;於是,你的焦點只會
著眼於上主世界,如此,那些被冠上無聊字眼的「偷情」,將從你肉眼與肉耳之前消逝無蹤。


12.好,我也知道你想聽這個:若不去化解自己內在的黑暗之念的投射,就只想要繼續,自己想要妄造的「偷情」,那又如何
呢?我剛已經說了:「對方,是因著自己的黑暗之念的投射,正在妄造著它自己的人生大頭夢;但所妄造的一切卻沒有一個是
真實的。」於是,即便它妄造了,它正在與某人「偷情」,當然這不管那是男還是女,待它體驗完所謂的「偷情」之後,它仍
得繼續它的痛苦之悲哀的感受。因為,它的真實本性就是「完美之愛」;然而,即便它妄造了「偷情故事」,卻無法體驗到「
完美之愛」。你說說,這能不痛苦嗎?


13.當然「偷情」也可以有些不同的定義,比如說,第一種、也可以是與某人「吃飯喝咖啡」而已;因為,它其實只是想要聊
一聊自己的痛苦之悲哀,或想要說說表達它自己的「醜陋醜陋」有多麼地醜陋而已。目的是,想要找著關注「它的醜陋」,與
認同「它的醜陋」的夢中人物;然而,既然它是在給出它的「虛無醜陋」,如此所回收到的就是它的「虛無醜陋」。但這不管
,那個對方之夢中人物,所回應給它的是什麼,都無關緊要了;因為,是它自己給出「虛無醜陋」,如此回到它身上的就是「
虛無醜陋」。


14.為什麼?因為,它只邀請「虛無醜陋」,它只期待「虛無醜陋」,它只想看見「虛無醜陋」;如此它必然體驗與經歷「虛
無醜陋」。這就是為什麼,你必須要為自己所選擇的念頭與想法負責;因為除非,你願意轉向,你願意重新選擇與之截然相反
的想法;否則,你如何是能看見「完美之愛」,並體驗「完美之愛」呢?雖然,你原本就是「完美之愛」的本質,這是毋庸置
疑的。


15.第二種、就是直接是以肉體碰撞肉體的遊戲;因為,它覺得或許能透過「偷情」,尤其是以那種偷偷摸摸的更為刺激,藉
此來滿足它渾身上下飢渴的肉慾、色慾、邪慾、惡慾。然而,即便不管那是不是以「偷情」的方式去達到肉慾,或者是,雙方
都願意直接表達純粹的肉慾。但當它們彼此體驗完「肉慾之事」之後,那又如何呢?請問,「它的痛苦之悲哀」挪去了嗎?從
此之後,「它的痛苦之悲哀」就不見了嗎?請問,「它對完美之愛的匱乏」挪去了嗎?從此之後,「它對完美之愛的匱乏」就
不見了嗎?


16.第三種、在網路上,談上「夢幻泡影」的演繹愛情故事。當然,不論是否是以「偷情」的方式。這個部分「你的醜陋」肯
定是知道的。你覺得,這樣的談上「夢幻泡影」的演繹愛情故事,可以為你帶來什麼?只能說終將,把你導向什麼都沒有那兒
去;好吧,即便你談上得愈來愈好似的,但也終將因著「你們的謊言」、「你們的偽裝」實在太多太多了;而這導致,可能無
法在物質幻境的具體化上,繼續遊戲下去。於是,你們只能繼續你們的謊言與偽裝下去,直到你們彼此都感到膩了為止。


17.我想說的是,若你內在的「天人分裂之念」尚未化解,只是一昧地想方設法以其他稀奇古怪的方式與花招,來達到療癒與
喜悅的效果,那是不可能的事。因為,即便你透過那些方式,「你的痛苦之悲哀」還是在那兒,以及「你對完美之愛的匱乏」
還是在那兒。雖說,那些黑暗與痛苦,並不是真實的;但是對處在幻境中的你來說,就是個悲劇。


18.〈醜陋〉:你知道的,「你的光明」所說的,「醜陋的自己」根本無法聽得進去。


19.〈光明〉:其實,「我的光明」並不在意。卻是「你的醜陋」看起來好像非常在意自己的聽不進去。我之前已說了,即便
我們兩個繼續「雞同鴨講」,那是可以的。因為,我真的一點兒也不在意,「你的醜陋」是否願意接納「奇蹟之言」。因為,
「你的醜陋」是否願意接納「奇蹟之言」,那根本不是我的任務。而我純粹,只完成我該完成的聖靈的目的與任務。


20.更何況,那些夢中人物,若它們是能接納「奇蹟之言」,這表示,它們已經準備好接納:「它們與上主之愛之間」確實從
未分裂過的真實真相了。因此,你當然可以繼續表達說說畫畫「你的醜陋」有多麼地醜陋;對我而言,「你的醜陋」根本就
不存在;好,即便我看見了「你的醜陋」,我也不可能把「你的醜陋」當真。就是如此。


21.〈醜陋〉:嗯,可以繼續說說畫畫「我的醜陋」有多麼地醜陋;這讓我感到輕鬆多了呢!或許,以後我的觀眾會比你多喔
!雖然,你的說說畫畫「你的光明」挺多的。





..............................................................................................................





#光明與醜陋


.(_.^._)√•*´ 圖‧文字/風雲海
❤´:)¸.☆¸.❤¸.•°*”˜.❤❤❤˜”*°•.•.¸❤¸☆¸.❤
https://smart88798879.blogspo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