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nslate

Google+ 風雲海

2018/07/13

【那片星空那片海2】〈第5集〉我滿腦子就想著你,哪顧得上算計那麼多;不過,就算再遭一次匪徒,我也會毫不猶豫地護著你。










【那片星空那片海2】〈第5集〉我滿腦子就想著你,哪顧得上算計那麼多;不過,就算再遭一次匪徒,我也會毫不猶豫地護著你。





【那片星空那片海2】〈第5集〉我滿腦子就想著你,哪顧得上算計那麼多;不過,就算再遭一次匪徒,我也會毫不猶豫地護著你。
【那片星空那片海2】〈第5集〉我滿腦子就想著你,哪顧得上算計那麼多;不過,就算再遭一次匪徒,我也會毫不猶豫地護著你。




1~19
..............................................................................................................





1.此份塗鴉筆記,除了自己想把喜愛的戲劇影片,再重新觀覽一次之外,也想藉此在奇蹟的圈圈裡面轉繞圈圈;這是,風雲海

的享受樂趣與幸福喜悅的方式!因此,焦點不是在講說闡述那些故事如何;而是,只著重在自己想要焦點之看,以及與奇蹟一

樣,繼續我的轉繞奇蹟圈圈。





2.我所看見的「陸漓」不具任何意義;我所看見的「秦浩」不具任何意義。他們倆小時候的青梅竹馬與兩小無猜,不具任何意

義。而我的這些念頭與想法,也不具任何意義;因為,只要與上主聖念無干的,都不具任何意義;因為,只要是能變來換去的

,都不具任何意義。然而,若我能讓「它」、「戲劇故事」、「物質幻境」,來反映幸福喜悅與天堂光明的這個部分;這表示

,我只願直指且看見上主平安,是為該看見與該聽聞的重要之事。





3.過去的那些記憶,不具任何意義;過去的那些罪咎懼記憶,不具任何意義。有意義的是,你能看見它的毫無意義;有意義的

是,你能不緊抓它不放,不論它是好的記憶,還是不好的記憶。你只把「真實喜悅」的焦點擴大再擴大,你眼中只有「真實喜

悅」、「純真光明」;其他的,只要不在這焦點之內,都不具任何意義。我能真平安,那是因為我願真寬恕;於是那些過去的

任何記憶,我對它們便會有不同的看法;當然,它們也會因著我的回到真平安,轉而消逝無蹤,因為它們無法再繼續成為我的

任何意義了。





4.為什麼一個人的眼神,會讓你感到迷人?會讓你感到,它正在與你話語不止?甚至,可能還會讓你感到似乎銷了魂?或者,

心跳加速?或者,意亂情迷?或者,充滿邪惡與黑暗,充滿醜陋醜陋,了無靈氣,了無生趣,死靈死現,恐懼害怕、軟弱無能

?那是因為,它們都不是它們的肉眼之睛;而是心靈在主導肉眼,要如何去看與焦點在哪裡。肉眼之看與見,只不過在反映內

在心靈,所焦點的是什麼而已。所有的心靈,都是一體不分的;因此,你是能收到某人的想法之心電感應於你;或者是,你是

能以心電感應的方式,來與某心靈的傳訊與連結。然而,因著你與「笨拙小我」的認同,以及堅決「分裂傾向」才是最合理之

樣的呈現;如此,你把你該有天賦權利都封閉起來了。





5.你瞧瞧,「陸漓」與「秦浩」對看的眼神,那怎能毫無起波瀾呢?我說的是,那種內在的喜悅與驚豔之震撼,無法言說的那

種,就是如此強烈,不是嗎?若是「陸漓」身邊,完全沒有「吳居藍」的話;那麼,「陸漓」與「秦浩」也肯定會是很美的一

對人兒,且還會過得很幸福喜悅。不過戲劇的編造者,基本上,不大可能會讓它們如此簡單的演繹的。雖說,「陸漓」與「秦

浩」也是很棒的組合;但是,若你再次觀看「陸漓」與「吳居藍」的互動之眼神+言語,你肯定又想要支持他們倆了一票,因

為那才是最佳最美的組合。而比較與評判,是所有故事戲劇之陸續發展,最喜愛的方式之一。





6.不要把「物質幻境」的人物當真,但你卻要去看見它們的真實本質,以致看見你的真實本質。唯有「完美之愛」才是永恆真

實的存在,但那些一具具的形體之變幻無常之樣,你就得不再被它們蒙蔽你只焦點看見真實本質的那個部分;如此你將不再像

「吳居藍」那般,因著「某具形體」的不再那個位置上,讓心靈可能地不斷釋出限制性的念頭與想法,比如說,擔心、有一點

兒的懷疑,或者非得如何又如何,才能讓自己回到喜悅平安那兒去。





7.比如說,「陸漓」既是被家人帶回去的,那有啥好擔心的呢?比如說,「吳居藍」要去偌大的「常樂鎮」找人,但這不是找

自己的麻煩嗎?當然,這是不必要的舉動與細節;但卻是在戲劇故事裡頭,似乎無法避免的「吳居藍」他得在劇中轉繞一圈。

以此表達「吳居藍」他是真心,而不是假心;也藉此他的急躁與繚繞之心,來表達展現戲劇故事的張力。或許許多夢中人物,

會喜歡;但對我來說,「吳居藍」乃是鮫人皇子,他若真要找個人,請問那會是困難的嗎?或許你會說,嘿,風雲海,那你也

太過理性了吧?不,其實我不旦是很奇蹟的,我也是很歡呼的。我的想法是,若「吳居藍」不要有那種愁容與擔心的出現,而

是以一種輕鬆了得之樣的微微笑容,來解決那事;你說說,那不更美呆了!





8.我想說的是,大多數夢中人物,當它們在解決那些難題時,老是忘了它們是上主之子的真實身分。於是,原本也沒啥事,但

只要那些事一到它們的手中,便會變成一副是天大的啥難題的事。就如似那個「吳居藍」那般,他也是忘他的真實身分是誰;

於是把自己搞得一副要死不活得愁容滿面;結果,也等於一併在『預告』~「他的愛情」要搞得愁煩連續集之樣,讓你觀看。





9.「馬大春」與「銀瑚」的對戲,也挺好看的!在劇中的「馬大春」他也挺機警機智的,而且每一次都能為「銀瑚」的難題與

障礙,化險為夷。他的拿手絕活是以誇張手法,而這確實可以障眼那些與「笨拙小我」認同的人;為什麼?因為,「笨拙小我

」它們最喜愛去看見那些,看起來似乎比它們還要笨拙與軟弱無能之人的演繹戲碼。然而,殊不知「馬大春」他的焦點是放在

演繹醜陋小丑之樣,以致讓那些與「笨拙小我」認同之人,是能迅速轉移看與想法的焦點。如此,那看似障礙的牆,就被化解

掉了。





10.經過一番的拉扯之後,〈馬大春〉與〈銀瑚〉說:「其實,我眼睛又不瞎,我早就看出來,妳不是壞人了。」他說得沒錯

,〈銀瑚〉當然不是壞人;然而,事實上,「壞人」根本就不存在;有的只是被錯誤的想法,所誤導如何去看待自己與它人罷

了。也除了在物質幻境裡的那些諸多的故事戲劇,為了戲劇的效果,為了要讓你觀看得張力非常;因此,似乎必須得有人去演

繹「壞人」的角色;否則,你哪來的戲劇影片可看?但你必須得重新去解讀與詮釋那些所謂「壞人」的角色;以致從中認清與

看見,除了「完美之愛」存在之外,除了「上主源頭平安」存在之外,其他與之截然相反的,通通不存在;因為,它們只能在

故事戲劇裡面存在,只能在虛幻不實的幻想中去看似的存在。然而,它們無法真實的存在。





11.「陸漓」在思想春色,「陸漓」在思想著她與「吳居藍」因著行船遊玩,因著暴風雨之故,來到某個海島上避那狂風驟雨

的那天,美麗又浪漫的夜晚,那是個充滿星光燦爛且甜滋滋的夜晚。是的,美極了!那麼,風雲海在幹嘛?風雲海在享受那個

可愛的「陸漓」與「吳居藍」之間的那份純真,且又包含著震撼驚嘆的特殊之愛;風雲海在思想奇蹟,我在思想著如何從奇蹟

之觀,來說說寫寫「陸漓」與「吳居藍」之間的愛情故事。我享受這樣的樂趣。我知道,那些戲劇都不是真實的;但不代表我

不能享受觀劇的樂趣,且還是以奇蹟之觀來觀之。





12.你瞧瞧,那可愛的「陸漓」,滿腦子都是「吳居藍」的世界;如此,那時不時地自個兒就會發笑且甜滋滋的「陸漓」,這

並不怪異啊!相同地,若你滿腦子,或滿心思都是「奇蹟奇蹟」的世界;如此,那時不時地就如似〈J〉所說的,你會一笑置

之的「大笑、發笑、歡笑、愛笑」,這也並不怪異啊!因為,你所焦點的,那兒肯定有你所珍愛的寶貝。不過,若你選擇與「

小我」認同,那個寶貝肯定是假的;但是,若你選擇與「聖靈」或「奇蹟」認同,那個寶貝肯定是真的。





13.「秦浩」想要自己製作個禮輕情意重的「花燈籠」;而這個「花燈籠」,當然是要送給「陸漓」的。這時的「陸漓」,正

好可以藉著「秦浩」的邀約賞燈會,那冠冕堂皇的好理由,讓自己暫時掙脫牢籠可以直飛往「吳居藍」那兒會面去了。這樣的

情節,好看嗎?嗯,當然好看;因為觀看者,當然只想觀看「陸漓」與「吳居藍」的對手戲。更何況編劇者,已無其他辦法能

把「陸漓」解救出去。





14.「陸漓」與「吳居藍」的相見,那肯定是甜滋滋的。「李耿之」與「紫萱」倒是非常識趣,還是先行離開不要硬堵在那兒

。既然是久別重逢,肯定是有話要說的。「李耿之」他對於在管理船場的事務一目了然,且也能頭頭是道地講說許多大道理來

;但是,對於「紫萱」的一再大方示愛,一再提醒他們倆之間可以延伸情與愛了,卻可以全然故意漠視。這倒底是真笨拙呢?

還是他內心其實是全然覺知的?或者是,他其實挺恐懼,去接受一份他一點兒也不覺得配得上的愛與情?或許,他只會覺得,

在工作上的完成任務是安全無虞的;而若是,往男女之間的關係的完成任務,那是不安全的。於是,表意識的自己,確實會起

防衛措施的偽裝謊言之表相,來讓自己感到安全;當然也除非,他感到安全了,如此他便會有全然敞開的可能,來表達真實的

自己。





15.「陸驍」差派手下要把「吳居藍」幹掉,而這怎可能會讓他得逞呢?不旦無法得逞;反倒是,把「吳居藍」與「陸漓」逼

到一個地步,讓他們成為真實的自己,以致彼此表達「純真之愛」的時間與空間之點上的好時機。當一個人,或當心靈,是處

在彼此的享受幸福喜悅的那份兒,那個眼神是溫和的、和諧的、喜悅的、充滿愛的、給予的、延伸的、安全的。





16.那種「篤定感」,那種「肯定不疑」的心思態度,確實相當吸引人;這也難怪「陸漓」會對「吳居藍」死心塌地。這也好

似在象徵著,你與上主之間的全然愛:你是屬於上主的,而上主也是屬於你的。你永遠與上主之愛渾然無間隙,而那些與之截

然相反的陰森魅影,通通無法侵入分毫。然而,在幻境的故事,似乎必須得演繹一番分裂與攻擊的戲碼。雖說如此,但那種無

法言說的「篤定感」~你就是我的,我就是你的;任誰也無法抹滅得了如此肯定不疑的篤定宣言。於是,愛是什麼?就是,對

你永遠肯定不疑:你是我的,我也是你的,之完美圓滿且如此渾然無間隙;任誰之黑暗想侵擾分毫,都不允許。





17.你覺得,「陸驍」是針對「陸漓」與「吳居藍」之間的情愛,在發乎強烈的憤怒嗎?當然不是!那是因為,「陸驍」從小

就對「鮫人」恨之入骨,且懷著強烈的偏見。然而,他的憤怒,對「陸漓」來說,就是個莫名其妙的事兒;因為,她壓根兒不

知道,她的哥哥的回到「常樂鎮」,乃是為了對「鮫人」報仇雪恨。她永遠無法想像,那個對她疼愛有加且呵護備至的哥哥,

竟然還會利用她來殺害「鮫人」,她竟成為她哥哥名副其實的一個報仇雪恨的工具了。




18.收錄「吳居藍」與「陸漓」的對話:

〈吳居藍〉:是曼陀羅。毒液已經清乾淨了。我們恐怕,要在這裡躲一晚。那些人,不會善罷甘休的。

〈‧陸漓〉:剛才那些是誰啊?為什麼要對你下殺手?

〈吳居藍〉:也許他們想劫財吧!〈阿漓〉,妳怎麼那麼傻?妳剛才這麼為我擋一劍,如果傷口再深一些的話,不是連命都搭
上了嗎?

〈‧陸漓〉:我滿腦子就想著你,哪顧得上算計那麼多。不過,就算再遭一次匪徒,我也會毫不猶豫地護著你。

〈吳居藍〉:〈阿漓〉,我一定會報答你的。

〈‧陸漓〉:用什麼?

〈吳居藍〉:用我的一輩子,我會愛你,從怦然心動到耄耄古稀。

下一步,是親親時間.......





19.以下收錄一些喜愛的圖片:



↑@1.







↑@2.





..............................................................................................................





#那片星空那片海2,#陸劇

#馮紹峰,#郭碧婷


.(_.^._)√•*´ 圖‧文字/風雲海
❤´:)¸.☆¸.❤¸.•°*”˜.❤❤❤˜”*°•.•.¸❤¸☆¸.❤
https://smart88798879.blogspo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