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nslate

Google+ 風雲海

2017/12/23

【奇蹟課程】〈第27章〉療癒的夢境










奇蹟課程】〈第27章〉療癒的夢境





【奇蹟課程】〈第27章〉療癒的夢境
【奇蹟課程】〈第27章〉療癒的夢境




〈壹〉~〈捌〉
..............................................................................................................

〈壹〉十字架的畫像


1.希望自己受到不公的待遇,是一種想要攻擊又想裝無辜的兩全應變措施。但是,有誰能把互不相容之物連結起來,把不可能
結合之物合而為一?唯有踏上溫和善良之路,你才可能不再害怕妖魔鬼怪或夜半魅影。不要在自己的路上設置可怕的標誌,否
則你無異於為自己與弟兄編織了一頂荊棘冠冕。你不可能只把自己釘上十字架。你若受到不公的待遇,他人也會為你所見的不
公而飽受其苦。你不可能獨自犧牲,因犧牲是全面性的。如果真有犧牲的可能,上主的整個造化都會遭到池魚之殃,最後連天
父都不能不犧牲自己的愛子。


2.你若能由犧牲的陰影中脫身,等於為弟兄示範了解脫之道。你所受的每一個苦,都會被你視為他攻擊你的罪證。於是,你自
身便成了他不再無辜的標誌;只要看看你的慘狀,就不難明白他是如何罪孽深重。對你不公的事,臨到他頭上就成了理所當然
。如今輪到他來承受你所遭受的不義之報應了;唯有嫁禍於他,你才算真正解脫。不要讓自己成為他罪有應得的活標誌!你若
判他死罪,自己必也難逃此劫。你只能在他的純潔無罪裡找回自己的純潔無罪。


3.每當你同意受苦、被剝削、遭受不公的待遇,或感到匱乏之時,你其實是在指責弟兄攻擊了上主之子。你在他眼前懸掛了一
幅自己被釘在十字架的畫像,讓他親眼目睹,你已用鮮血和死亡將他的罪狀刻印在天上了;你走在他前面,隨手關起天堂的門
,把他打入地獄。然而,這血債只可能記在地獄的帳冊,而非天堂;因在天堂,你不僅僅永遠凜然不可侵犯,且是他純潔無罪
的最佳明證。你出示給他的自我畫像,其實是給你自己看的,你還對這畫像深信不疑。聖靈則會給你另一幅畫像,畫中的你既
無痛苦也無怨尤,祂要你以此面目出現於弟兄面前。於是,原先為了證明弟兄有罪而不惜「以死明志」的你,如今變成了他純
潔無罪的完美見證。


4.見證的力量超乎信念,因為信念是靠見證激發出來的。人們相信見證,因為見證指向自己之外的另一物。生病與受苦的你所
代表的則是弟兄的罪咎;你送出這類見證不過是在提醒他,勿忘他對你的傷害,你也絕不會輕易讓他脫罪的。只要這幅畫像能
達到懲罰他的效果,你寧願接受自己病懨懨的模樣。病患對身邊每一個人都是無情的,他們隱藏的害人企圖具有感染力。病人
好似在說:「看看我吧,弟兄!我是死在你手中的。」弟兄於是變得死有餘辜。病人之病成了對方最大的罪證,而死亡更證明
了對方所犯的不是錯誤,而是罪過。疾病只是「小」死一番,算是手下留情的報復方式。但它暗地卻毫不含糊地道出了自己真
正要說的話。你出示給弟兄的那張蒼白悲苦的畫像,連自己看了都感到難過。你必然也相信自己呈現出來的模樣,因為它證實
了你一心想在弟兄身上看到的罪咎。


5.如今,聖靈軟化了你的手,在你手中放置了另一幅畫像。那畫像依舊有血有肉,因真實的你既無法被看見,當然就無法入畫
。然而,由於你這幅畫從未淪為攻擊的武器,因此也不曾受過任何痛苦。它不只證明了「你不可能受到傷害」的永恆真相,還
遙遙指向你和弟兄的無罪本質。將這幅畫像顯示給你的弟兄吧!讓他看到你的每個傷痕都已痊癒,每滴眼淚都被歡笑與愛拭去
了。他會在你身上看到自己的寬恕,他痊癒的雙眼還能越過寬恕看到你的純潔無罪。你的無罪成了他同樣不曾犯罪的明證;他
在瘋狂中做出的種種,不僅成不了事,也未曾產生任何後果。他沒有理由自我譴責下去,無情的攻擊再也傷害不了他,再也激
不起一絲椎心的恐懼了。


6.證明他的純潔無罪吧,不要淪為他有罪的見證了。你的療癒成了他的健康與慰藉,因它證實了幻相的虛假不實。推動世界的
力量並非生命之願,而是死亡的願望。世界存在的唯一目的就是證明罪咎真的存在。世上的每一念頭、每一行為,甚至每一感
受,動機都不外乎此。它們都是世界請來的見證,為它們所代表與代言的那一信念體系撐腰。每個見證都會以不同的聲音、不
同的語言向你和弟兄喊話。雖然如此,你們所得到的信息卻完全相同。你對身體的裝飾只不過想把罪咎的證人打扮得動人一點
;你對身體的掛慮也只顯示出生命有多麼脆弱,你之所愛是如何的不堪一擊;你的憂鬱等於在為死亡發言,你的虛榮使你不能
不對每一件事操心。


7.不論疾病以什麼形式呈現,都是生命一無所用最有力的見證,它還會煽動其餘見證,聯手勾勒出一幅人生圖像,證實罪的存
在。每個生病的人對自己的反常欲望與怪異需求都會振振有辭,說道:生命如此短暫,怎能不珍惜轉眼即逝的賞心樂事?有什
麼快樂能歷久不衰?脆弱的生命理所當然認為他所盜取的一點樂趣,正是自己渺小生命應得的補償。不論他們享受到這些利益
與否,到頭來都得以死亡償還。不論你如何度過此生,生命終有結束的一天。何不盡情享受這稍縱即逝的人生!


8.這種想法並不是罪,它只是為「罪咎與死亡真的存在,純潔無罪或罪惡昭彰到頭來一樣都是黃土一坏」那種怪異信念作證而
已。果真如此的話,你確有充分的理由及時行樂了。在這種人生畫像中,身體不可能是中性的,它必然身負重任,就是充當代
罪羔羊,成為罪咎的化身;它們所帶來的結果既然有目共睹,便沒有人能否認它們的起因了。


9.你的任務只是向弟兄顯示「罪沒有存在之因」。而你的自我畫像只會向你證明,你是不可能完成這個任務的,這是多麼令人
喪氣的事!聖靈給你的畫像並非把身體換成另一樣東西。祂只是撤銷了人們投射在身體上的種種責難。這幅身體的畫像若沒有
目的可言,你就無法視它為病態或健康的,也無所謂好壞。沒有人能對它妄置一詞。它沒有生命,但又不是死的。它和你所經
驗到的愛或恐懼毫不相干。此刻的它,無法為任何東西作證,因它的目的尚未開發;必須等到心靈恢復自由之後,才能為它重
新選擇一個目的。此刻的它,並未受到任何詛咒,只等著你賦予它一個存在的目的,它好去完成自己領受的任務。


10.進入這空無一物之地吧!罪的目標已經撤除,你終於能夠自由地憶起天堂了。天堂的平安會降臨此地,完美的療癒也會取
代死亡。對於再也無法忍受死亡惡臭的人,身體逐漸轉為生命的標誌、救恩的許諾、不朽的氣息。讓身體從此以療癒為志吧!
它才能將自己接到的訊息傳揚出去,透過自身的健康與美麗,宣揚它所代表的真理與價值。身體受到了加持,才能成為那延綿
無盡而且凜然不可侵犯的生命之象徵。從此,它只會傳遞給弟兄一個訊息:「看看我吧,弟兄!我好端端的『活』在你的手中
。」


11.若達此目標,最簡單的方法就是:不再接受你過去賦予身體的目的。你以前那麼確定自己知道身體的目的,結果卻為你激
出一堆罪惡感。你深信身體最能代表的,就是你那畸形的自我畫像。它絲毫容不下聖靈所給的另一觀點與另一目的。你根本不
知道身體的目的何在。你其實是為了遮掩此生的真正任務才造出這具身體的,而且還賦予它種種虛妄的目的。原本沒有目的的
身體怎麼隱藏得了聖靈所賜的任務?為此,讓身體的目的與你的任務握手言和吧!它們根本就是同一回事。





..............................................................................................................

〈貳〉害怕療癒


1.療癒會很可怕嗎?對許多人而言,確實如此。控訴的心態等於自絕於愛,而受傷的身體可說是最稱職的控訴者。它頑強地阻
擋信任與平安的到來,聲稱弱者是不能信任任何人的,受傷的人也沒有平安的福分。受到弟兄傷害的人怎麼可能敬愛且信任
那位弟兄?他攻擊過你,當然可能再度攻擊。不要保護他!你受傷的身體一再警告你,需要保護的是你。寬恕雖是一種德行,
但他不配得到。他的罪過也許值得憐憫,但你不能輕易赦免。你若寬恕他的冒犯,只會使他更加罪孽深重罷了。


2.自身尚未療癒的人無法原諒別人。因他們本身證明了寬恕是不公平的。他們可以不計較對方的罪過,卻不能放過它造成的遺
害。沒有人能寬恕自己明明感到百般真實的罪。凡會構成遺害的,必是真的,因為罪證確鑿。寬恕不是憐憫,憐憫只是企圖原
諒自己信以為真的罪。你也不能以德報怨,因為你無法先定對方的罪之後再寬恕他;這不算是寬恕。真正寬恕的人怎麼可能說
:「我的弟兄,你已傷害了我,但因為我比你更好一點,所以我原諒你對我的傷害。」他得到的寬恕與所受的傷害絕不可能並
存。因為兩者相互否定,都想證明對方是錯的。


3.一方面證明罪的存在,一方面又想寬恕它,這種似是而非的觀念與理性完全不符。按理來說,只要他對你造成傷害,就不可
原諒。即使你原諒了他,也不過顯示出你的寬宏大量,但你手中仍緊握著「他不是無辜的」證據。生病的人擺脫不了控訴者的
角色。這表示他們仍然無法寬恕弟兄,因此也難以寬恕自己。真正寬恕的人是不可能受苦的。他不會在弟兄面前緊抓著罪的證
據不放。如此,才算真正放下了別人的罪證,同時也清除了自己的罪過。寬恕不可能只給這人而不給那人。真正寬恕之人必會
獲得療癒。他的療癒也成了他真正原諒對方的明證,表示他心裡已無一絲譴責,不只是對他自己,也是對所有的眾生。


4.除非寬恕能同時療癒你和弟兄,否則這種寬恕就不真實。你必須證明他的罪對你毫無影響,才能顯示罪的虛妄。除此之外,
有誰能活得心安理得?除非他的罪沒有造成足以確立罪咎的任何遺害,否則他如何證明自己是無辜的?罪之所以難以寬恕,正
因它會造出無法一筆勾消或全面化解的遺害。你必須先化解這些遺害,才能證明那只是一個錯誤而已。先療癒自己吧!你才可
能寬恕別人,而為弟兄及自己帶來救恩。


5.病懨懨的身體表示心靈尚未療癒。唯有療癒的奇蹟能證明天人分裂並沒有造成任何後遺症。你向他證明什麼,自己就會相信
什麼。見證的力量源自你的信念。你的所思、所言、所行,在在驗證了你向他示範了什麼。你能把身體當成教具,讓對方知道
你不曾因他而受苦。身體的療癒默默證明了對方的無辜。這種證據遠勝過千言萬語。這是寬恕最好的證明。


6.奇蹟帶給他的恩典,不會少於你的。如此,身體的痊癒才能向你顯示心靈的療癒,表示你已寬恕了對方並未做出的事情。如
此,他才可能相信自己從未失落純潔的本性,而與你一起獲得療癒。奇蹟就這樣化解了世界認為永遠化解不了的問題。在生命
古老而嘹亮的呼喚下,絕望與死亡只好悄然隱退。死亡及罪過的呻吟抵擋不住生命的偉大呼喚。天父對聖子,以及聖子對自己
的創造所發出的千古呼喚,將是世界所聽見的最後一聲號角。弟兄,沒有死亡這一回事。只要你真心向弟兄顯示他沒有傷害到
你,你便會學到這一真相的。只要他還認為自己的手沾有你的血跡,他就得繼續承受罪罰之苦。為此,上天賜給你一個使命,
以你的療癒向對方顯示,他的罪咎不過是一場無謂又無稽的夢而已。


7.奇蹟極其公正。因它賜給你和弟兄同等的禮物,讓你們一起擺脫罪咎的陰影。你的療癒會使你們兩人免受其苦,你也因著對
他的祝福而獲得了療癒。療癒從不著眼於人的特殊性,此乃奇蹟的運作法則。它不是出自憐憫,而是出自愛。愛會為你證明:
所有痛苦不過是無謂的幻想、沒有結果的愚昧願望罷了。只要你真願看到弟兄手中不沾一點兒血腥,他內心就不會為一堆罪證
而飽受罪咎之苦,這就是你健康的保證。不論你想看到什麼,你都會如願以償的。


8.你若想要活得平安,他必須付出平安的代價。聖靈與世界對此「代價」各有不同的詮釋。世界認為這個代價陳述了一個「事
實」:他必須犧牲,你才能得救。聖靈所知道的「代價」卻是:你的療癒證明了他的療癒,卻又離不開他的療癒。只要他同意
受苦,表示你尚未療癒。但你也能幫他看清自己的痛苦既無理由,也無意義。向他顯示你的療癒吧,他就不再自找苦吃了!因
他在你眼中的純潔無罪終於呈現於他自己眼前了。歡笑會取代你們的嘆息,因上主之子憶起了自己真的是上主之子。


9.那麼,還有誰會害怕療癒?唯有那些想看到弟兄備受犧牲之苦,自己才會心安的人。迫害者所感到的無助和無能,成了對方
應該受罰的最大理由。而受害者所承受的罪咎之痛,也無非要證明自己是奴隸之身,加害他的人才有自由可言。至於迫害者所
受的苦則證明了自己是自由的,因為弟兄已被他困住了。生病的願望就是想要平衡這個犧牲的天平。聖靈豈會浪費片刻或一瞬
的光景,跟這類疾病心態爭辯?他豈會駐足聆聽那神智不清之念而延誤了你的療癒?


10.修正不是你的任務,而是聖靈的,唯祂方知公平為何物,因祂對罪咎一無所知。你一旦負起修正的角色,就會失落寬恕的
任務。唯有懂得修正就是寬恕而非譴責之人,才可能真正的寬恕。憑你自己,是無法看出兩者的同一性的,因此修正不是你的
任務。你的身份與任務原是同一回事,你得透過自己的任務明白自己的身份。為此,你若把自己的任務與祂的任務混為一談,
必然也會混淆了自己的真相。分裂是什麼?就是想要否定並剝奪上主任務的那個願望。如果那不是祂的任務,必然也不會是你
的,因為凡是你有意奪走的,你必會失落。


11.分裂的心靈必會帶來分裂的身份。沒有人會把目的矛盾、結局也不同的任務視為一個統一的任務。心靈一旦分裂到這種地
步,修正必然形同懲罰,懲罰你投射在別人身上的罪。對方就這樣淪為你的受害者,不再是你的弟兄了;他變得和你不一樣,
比你罪孽深重一點,需要比較聖潔的你來修正他。從此,他與你便「道不同而不相為謀」了。從此,你們不再是同一生命,負
有同一任務,更不可能共享同一個身份與同一個結局了。


12.你若想修正別人,必會造成分裂,因為那是你賦予自己的任務。你若能看出修正與寬恕原是同一回事,便會知道聖靈與你
擁有同一天心。你就這樣尋回了自己的終極身份。祂只能借用你獻給祂之物來為你服務,問題是你只給了祂一半的心,故祂也
只能代表一半的你,也因此,你才會感到祂的目的好似常與你所愛的目標對立。你們的任務便開始分歧,這一半總是與另一半
嚴陣對峙。這兩個一半正代表了你心目中的兩個自我。


13.想一想,這種自我觀念會衍生出什麼結果?請勿對此掉以輕心:每個念頭都有延伸的能力,那正是它的目的,也是它的本
質。兩個自我觀念必會衍生出兩種不同的任務。問題是你只願修正一半的錯誤,且誤以為那就是全部。你弟兄的罪變成了你修
正的主要對象,你深怕認出自己與他犯了同一錯誤。你認為自己犯的才是錯誤,而他犯的卻是一個罪,兩者不可相提並論。他
的罪應受懲罰,而你的錯,平心而論,無需小題大做。


14.在這種修正心態下,你連自己的錯誤恐怕都看不見了。因為你修正的焦點一直都在身外那個人身上;只要這個知見存在一
天,他是不可能成為你的一部分的。凡是遭受詛咒之人,自然不會投奔他的迫害者,因迫害者不只恨他,還會把他當做恐怖的
標誌而痛恨不已。這位弟兄如今成了你痛恨的對象,當然不配成為你生命的一部分而被你逐出身外;這就是被你否定掉的另一
半。你剔除那一半之後,再把剩餘的部分當成自己的全部。於是,聖靈只好充當剩下的另一半,直到有朝一日你認清祂那一半
原來就是你自己的另一半為止。正是為了這個目標,祂才賦予你和弟兄無二無別的同一任務。


15.修正原本是聖靈賜予你們兩人的任務,不會只給其中一人。也唯有兩人一起完成任務,才可能同時修正雙方的錯誤。這種
修正不可能只釋放一方,而不療癒另一方之錯誤的。否則,它的目的就分歧了,你們也無法共享它了,聖靈絕不可能以此作為
自己的目標。我敢向你保證,祂不會去完成一個祂根本就看不出也不認為屬於祂的任務的。祂就如此保全了你的任務,不論你
們和聖靈對自己任務的觀點如何分歧。祂若支持你分歧的任務,你早就迷失了。幸好,祂不會在你和弟兄的目標之外看到另一
分歧的目標,你才不致沉迷於不屬於你的任務。你與弟兄就這樣獲得了療癒。


16.修正的任務必須交託給聖靈,只有祂知道修正與寬恕是同一回事。失落一半心靈之人,是無法了解這一點的。將修正的任
務交託給天心吧!它不只內在一致,而且運作如一;因為天心內沒有分歧的目的,它心中只有一個任務。那也是上主賜予天心
的唯一任務,它與聖靈的任務無二無別,因為這是他們共享之物。正因聖靈接下了這個任務,你的心靈才得以統一。祂只有這
一個目的,就是將你心目中兩個對立的自我結合起來。每一半都需要寬恕另一半,他才可能接納另一半成為自己的一部分。





..............................................................................................................

〈參〉超越象徵之上


1.能力是沒有對立的。因對立會削弱它的力量,「脆弱的力量」是個自我矛盾的觀念。「無力之力」的說法更是了無意義,削
弱能力等於限制能力。它必然變得有限且無力,而那正是它的目的。能力若要發揮力量,就不能有所對立。無力若侵入了能力
,能力就開始變質。使它無力即是對它設限,等於在它內加入了一個矛盾且敵對之念。換句話說,這觀念被摻入了根本不屬於
它的因素,使它面目全非而難以理解。誰能了解「無力之力」或「可恨的愛」這類自相矛盾的觀念?


2.弟兄在你眼中成了「可恨的愛」、「無力之力」,甚至「活死人」的象徵。難怪他對你失去了意義,因他已成了無意義的象
徵。他代表一個矛盾的概念,這一半否定了另一半,而僅餘的一半又與它否定的那一半相牴觸,於是,雙方就這樣互相抵消掉
了。如今,他什麼意義都沒有了。象徵根本不存在之物,等於代表一個虛無的空位。虛無本身無法構成任何干擾。是你把這虛
無當真的信念才使得你無法覺於真相。


3.弟兄在你眼中的那幅畫像,沒有任何意義,不值得你去攻擊或否認,去愛或去恨,鞏固它或削弱它。那幅畫像早已自相抵消
掉了,因為它象徵一個自我矛盾、相互牴觸的觀念。它成了一幅「無因」之像。有誰看得見「無因」之果?既無存在之因,除
了虛無。還會是什麼?你眼中的那幅弟兄的畫像,其實並不存在,而且壓根兒不曾存在過。願你早日認清它之所在只是一個虛
位;著眼於它,只是浪費時間,虛擲光陰而已。


4.你若不把那虛位看成實物,不把虛擲光陰視為善用時間,你已經默默地邀請了真理且讓它感到賓至如歸。你無法預做準備,
好讓自己的邀請更具吸引力。因為你留下的空位,只有上主才能填滿;祂所到之處,真理必然如影隨形。未經削弱,也沒有對
立的能力,這就是造化的真相。這種境界無需仰賴象徵。因為沒有一物能超越真相之上,也沒有一物象徵得了那超越一切之境
。然而,道地的化解過程仁慈無比。它會先用另一幅畫像來取代你這幅畫像。


5.正如虛無無法入畫,本體境界也無可象徵。你不可能透過形相、圖樣或靠親眼目睹而了解真相。寬恕並沒有這一境界的無限
能力,但它也不受制於你的畫地自限。寬恕只是用來代表真相的一個臨時道具,給聖靈一個與你交換祂的畫面的機會;這一教
學工具等你完成學習時便無存在的必要了。教具的用途無法超越教學預定的範圍。目標一旦達成,任務便不復存在了。但在學
習過程裡,它顯得十分有用;你目前對它還會避之唯恐不及,但你遲早會愛上它的。


6.聖靈賜你的那幅弟兄畫像,正好填補你剛騰出的那個空位,它不需要你任何的保護。你自然會對它愛不釋手,迫不及待把它
訂為人生唯一的目標。它內再也沒有自相矛盾的雙重概念了,縱然它只代表一半的畫像,尚不完整,至少在它的概念裡已達到
一致化。它所代表的另一半雖然不為人知,但並未被抵消掉。如此,上主才有餘地跨出祂最後的一步。到了這一步,你無需任
何畫像或工具來幫助,本來如是的實相自會取代一切學習教具。


7.寬恕識趣而退,象徵也銷聲匿跡,眼之所見、耳之所聞的一切,從此不復存在。圓滿又無限的能力已經來臨,不是為了毀滅
,而是為了迎接一切屬它的人。你再也無需選擇任何任務了。你深恐失去的那種選擇,其實你根本不曾擁有過。如今,只剩下
這個選擇似乎在干擾那無限能力、唯一之念,以及圓滿幸福且毫無對立之境。你對平安的大能一無所知,它超越一切對立。除
它之外,沒有其他能力存在。迎向那超越寬恕、超越象徵與有限世界的大能吧!祂只願如此,故祂必然如此。





..............................................................................................................

〈肆〉寧靜的答覆


1.世間萬物都會靜靜地得到答覆,每個問題也都靜靜地獲得解決。在衝突中,你不可能看到答覆與解決方案,因衝突的目的就
是使問題不得解決,也保證你找不到明確的答案。陷於衝突的問題是不可能有答案的,因為看問題的角度有了分歧。從這個角
度給出的答案,對持有另一看法的人並不算是答案。你始終活在衝突裡。因此,你顯然不可能答覆任何問題,因衝突的後果難
以預料。然而上主若已親自答覆了,你的問題從某一層面來講必已解決了;因祂所願之事,必已完成。


2.為此,祂的答覆必不涉及時間的因素,每個問題方能「當下」得到答覆。但你卻可能持有「這問題永遠解決不了」的心態。
這表示祂的答案必然存在心靈的另一處,而上主也已賜你進入那一處的方法了。那就是神聖的一刻。所有的問題都應該帶到這
一刻,而且留在此地。這才是它們該在的地方,因為答案在此。一旦找到答案,問題就變得單純且容易解決了。你若想在沒有
答案的地方解決問題,必然徒勞無功。反之,你若把問題帶到答案所在之處,則會迎刃而解。


3.切莫妄想在神聖一刻之外解決問題!因問題唯有在此才會得到答覆而獲得解決。在它之外,沒有解決之道,因為他處沒有你
想要的答案。離開這一刻,你連一個簡單的問題都提不出來。世界所提的問題常常別有用意。一個問題若有多種答案,就等於
沒有答案。只因那些答案沒有一個有效。世界提出問題時,並非真想解決問題,往往只是重申自己的看法而已。


4.從世界的觀點提出的問題,全都是表達自己的看法,而非真的在提問。誰能答覆仇恨所提出的問題?因它本身就是一個答覆
。一個別有用意的提問,所問與所答其實只是以不同形式來證明同一觀點而已。世界只會提出一個問題:「所有的幻相裡頭,
哪一個才是真的?哪一個能帶給人平安喜悅?哪一個能使人從苦難世界解脫出來?」不論你以何種形式提出此問,用意只有一
個,就是企圖把罪弄假成真,只接受自己喜歡的那種答覆。「你比較喜歡哪一種罪,就會選擇那一種答覆。其餘的對你都不再
真實。你的身體能為你掙得你最愛之物,它是你的僕役,也是你的朋友。只要告訴它你想要什麼,它就會滿你所願。」這不是
一個問題,它只是告訴你,你想要什麼,以及該向何處追尋。它不給你質問這一信念的餘地,因為它只是假借提問而重申一己
之見而已。


5.言不由衷的問題是沒有答案的。它在問話之際已經預設了答覆。人間所有的問題都屬於這類自我宣傳。正如身體的見證全靠
自己的感官,同理,世界所提的問題不外乎自問自答。答案若只是重申問題,必然了無新意,你無法從中學到任何東西。誠實
的問題才堪稱學習的教具,因它會問自己不知道的事情。它不會預設答覆,只會虛心請教真正的答案。問題是,內心衝突的人
是無法提出這種問題的,因他並不想找到真正的答案來終結內心的衝突。


6.只有在神聖一刻,你才可能真心提出誠實的問題。有意義的問題方能引來有意義的答覆。只有這種答覆才不致受你的私心左
右,你也才可能收到上天所賜的答覆。答案早已給你了,而且無所不在。但你只能在當下此刻聽見它。真正的答覆不會要求你
作任何犧牲,因為它答覆的是人心最真實的問題。世界最喜歡問的是:「誰該為此付出代價?」它不敢質問犧牲本身的意義何
在。因此,除非答案說出一個「誰」來,否則就沒有人能認出或聽見這個答案;於是問題依然故我,因它已經自問自答了。神
聖一刻代表的就是心靈寧靜到足以聽見答案的那一瞬;它所聽到的答案絕不受限於問題本身。這種答案必會令人耳目一新,即
使它可能答非所問。如果答案只是重複問題,還稱得上是答覆嗎?


7.因此,別再企圖從世界的角度解決任何問題了,因世界根本一直在抵制答案來臨。你應將問題帶到慈愛天恩為你準備好答覆
的那個地方。只有那個答案才真正解決得了你的問題,因為它能跳出問題本身,幫你看清什麼才是值得答覆的,也就是什麼才
是真正的問題。世界的答覆方式乃是不斷提出新的問題來搪塞舊的問題。只有在神聖一刻內,你才能將問題帶到答案所在之處
,接受那早已為你備妥的答覆。





..............................................................................................................

〈伍〉療癒的楷模


1.唯一的療癒之道,就是接受療癒。奇蹟無需靠你推恩,它只要你幫它起一個頭。只要你自己接受了療癒的奇蹟,基於奇蹟的
本質,它就會自動向外推恩。也基於奇蹟的天性,它在誕生的一刻便已開始推恩了。奇蹟就誕生於你接受它和給出它的那一刻
。沒有人有權利要求別人接受療癒。他只能讓自己療癒,然後與人分享自己領受到的禮物。誰能給出自己沒有的東西?誰又能
與人分享自己拒而不受之物?聖靈是在向「你」喊話。祂的話不是向別人說的。只要你聆聽,祂的天音便會延伸到別人耳裡,
只因你接納了祂所說的話。


2.唯有健康才能為健康作證。如果無人為它作證,它就無法使人信服。它需要示範才能顯示自身的存在,它需要見證才能令人
口服心服。矛盾的訊息無法療癒任何人。你若一心渴望療癒,就必會獲得療癒。只有一心不二,療癒才可能發生。你若害怕療
癒,它自然不會藉助於你。療癒只要求一個條件,便是放下恐懼。心懷恐懼的人尚未痊癒,當然不可能療癒別人。但這並不表
示,你的心靈必須修到永無衝突的程度才算療癒。你若已從衝突徹底解脫,根本就無需療癒了。它只要求你放下攻擊,發出片
刻的愛心。這一刻便已綽綽有餘。因奇蹟無需仰賴時間。


3.神聖一刻是奇蹟的寄身之處。每個奇蹟都是由這一刻降臨人間的,為超越衝突的平安心境作證。它會由平安之境為人間戰場
帶來撫慰,證明那些戰爭並未造成任何遺害。它無比溫柔地扶起傷殘的軀體,慰撫臨死的哀鳴與沈默的亡者,撫平戰爭企圖製
造的一切傷害。


4.奇蹟前來療癒之地,哀傷必然無以立足。你只需放下攻擊,發出片刻的愛心,奇蹟便會來臨。你便在這一刻療癒了,而所有
的療癒也在這短短一刻大功告成。接納神聖一刻祝福的人,還會欠缺什麼?別再害怕祝福了,祝福你的「那一位」深愛整個世
界,祂不會在世間留下任何可怕之物的。然而,你若存心躲避祂的祝福,世界便會顯得萬分可怕,因那表示你拒絕給予世界平
安和慰藉,任它奄奄一息,坐以待斃。


5.你本來可以拯救世界的,卻因害怕療癒而退縮了,使這飽受剝削的世界顯得好似一種天譴。所有瀕死之人都帶著譴責的眼神
,痛苦地低聲問你:「你究竟在怕什麼?」好好深思這個反問吧!這是為你好而質問你的。這瀕死的世界不過要求你停止自我
攻擊片刻,它就會痊癒的。


6.接受神聖一刻的療癒吧!當你重返世界時,絕不會失去那一刻所賜你的禮物。蒙受祝福的你必會帶給別人祝福的。上天賜你
生命,是要你把這生命帶給瀕死的世界。受苦的眼睛從此不帶譴責的眼光,而是以充滿感激的眼神望著你,感謝你為世界帶來
了祝福。神聖一刻的光輝必會照亮你的眼睛,將你的目光提升到一切苦難之上,看到基督的聖容。療癒便如此取代了人間的苦
痛。你只要著眼於其中一個,就不會看見另一個,因兩者不可能同時出現。你看到什麼,世界也會看到什麼,而且成了它的見
證。


7.世界指望著你的療癒,如此,它才可能獲得療癒。它需要有人完美地學習這一功課。為此,當你遺忘時,世界便會溫柔地提
醒你曾教它的一切。唯有你接受療癒,世界才有生存的餘地,故它必會懷著感恩之情大力支援你。它會召集當初因你的指點而
成為基督見證之人,向你顯示基督的聖容。一個嶄新的世界開始取代先前充滿譴責的世界,所有的目光都會仰慕這位解救眾生
的「道友」。你的弟兄終會欣然醒悟,往昔心目中的仇敵原來是真正的朋友。


8.人生問題通常不是具體的問題,但呈現出來的形式卻很具體,整個世界就是由這些具體的形式構成的。沒有人了解自己問題
的真相。倘若了解,根本就不會在意這些問題了。因問題的真相即是:它根本沒有問題。為此,當他著眼於那些表面問題,是
不可能看出問題的真相的。但療癒卻必須靠具體事件才能呈現,它的普遍原則即是「放諸四海皆準」。儘管事件的外形有別,
骨子裡全是同一回事。你需要學習的就是如何將此一原則落實於所有的事件;只要你能在兩個事件或不同處境看出它們原是同
一回事,或是看出它們的共通之處,你的學習才算圓滿完成。然而,只有聖靈才能真正達此境界,因為祂從不著眼於你眼中那
些相異性。你自己是無法做到「放諸四海皆準」的。只有祂能藉由你眼中的相異性慢慢調教你,讓你相信它們確實虛假不實。


9.你的療癒具有推恩能力,它會延伸到所有的問題上頭,即使你不認為那些是你的問題。只要你能由一個問題脫身,便會親眼
目睹林林總總的問題都迎刃而解了。這可不是靠問題的差異性而達到的成果,因為你無法從不同甚至對立的事件中東學西學,
而學到同一的結果。所有的療癒必須合乎人間的遊戲規則,不能違反知見世界的運作法則才行。但你也不必害怕自己對這些法
則的看法。你的看法必然有誤,而你心裡的「那一位」永遠正確無誤。


10.因此,將那「放諸四海皆準」的課題,交給真正了解世界運作法則的聖靈吧!唯有祂能保證那些法則不受任何侵犯及限制
。你的責任只是把祂教給你的一切用在自己身上,其餘的事,祂自會為你打點的。此後,你在學習路上會出現種種不同的見證
,處處為你證明學習的偉大力量。在所有的見證中,你最先看到的就是那位弟兄,在他身後還有成千上萬的人,而這些人後面
又有成千上萬的人。每一個人都好似懷有與眾不同的問題。但是,所有的問題都會同時解決的。這共同的答案證明了那些問題
並非什麼個別又獨特的問題。


11.療癒已降臨於你了,平安必與你同在。你終會看出,平安就在你接受療癒之際降臨了。療癒的整個價值不是你能妄置一詞
的,但你絕對能深受其惠。那毫不傷人的愛進入你心裡時,那一刻的經驗必會令你永誌不忘。你的療癒只是其中一個效果而已
,無數的弟兄會與你一起獲得痊癒。不論你到哪裡,都會看到神聖一刻的效果不斷成倍地增長。真正受惠的人必然遠超過你親
眼目睹的見證。你是無法靠計數每一部分而了解那無限的整體。上主由衷感謝你接受了療癒,因祂知道這是你對聖子的愛,也
是你獻給上主的禮物。





..............................................................................................................

〈陸〉罪的見證


1.痛苦證明了身體的真實性。那是一種嘈雜、含糊而又刺耳的聲音,讓你覺察不出聖靈對你說的話。痛苦使人無法專注,意識
不到聖靈的存在,它會把你整個注意力都集中在自己身上。它的目的與你尋求的快感一樣,兩者都是想把身體弄假成真的手段
。凡是目的相同之物必屬同類。這是目的的運作法則,它會把所有懷此目的之人都拉到這個目的本身。身體的快感和痛苦同樣
的虛幻,因為它們永遠無法達成目的。因此,這些工具一無所用,只因它們的目標毫無意義。為此,它們的作用自然也與目的
一樣了無意義。


2.罪會不斷由痛苦轉為快感,而後又轉回痛苦。不論是苦是樂,它只見證了一事,也只給你一個訊息:「你活在世上,活在這
具身體裡頭,你會受到傷害,你也能享受快感,但必須付出痛苦的代價。」這類見證有不少狐群狗黨。每一個看起來都不一樣
,各有不同的名稱,答覆著不同的聲音。除了外觀的不同,罪的見證其實全是同一回事。若把快感稱作痛苦,就含有殺傷力。
反之,若稱痛苦為快感,你便感覺不到它背後的痛苦。罪的見證只會不斷改名換姓,這個見證上前一步,那個便自行退下。然
而,不論哪一個走在前面,毫無差別。罪的見證只會答覆死亡的呼喚。


3.這具身體只是儲藏你所有的願望與記憶而已,並沒有自身的目的。你用它的眼睛來看,用它的耳朵來聽,被它的感覺所控制
。其實它什麼也不知道。它告訴你的種種名字都是你賦予它的,是你為了證明身體的真實性而請來的見證。你無法從這類見證
裡頭決定哪個才是真的,因不論你選哪一個,和其他的全無兩樣。你選擇的不過是這個名字或那個名字而已。某一個見證不會
因為你稱他為真理,他就變成真的。如果他所代表的是真理,你只能在他內找到真理。否則他就是在撒謊,即使你以上主的聖
名來稱呼他,也一樣無濟於事。


4.上主的偉大「見證」不會去看任何對身體不利的證據。祂也不會去聽那些頂著其他名字或以他種方式證明身體真實的見證。
聖靈知道身體不是真的。它其實並沒有你認為它擁有之物。它也不可能命令屬於上主的你該有什麼感覺,又該負什麼任務。然
而聖靈必會憐惜你所珍愛之物。祂會針對每個死亡的見證,為你指派一位生命的見證,證明你其實活在上主內;而上主對死亡
一無所知。聖靈帶來的每個奇蹟都會為你證明身體是虛幻的。祂會撤換罪的一切見證,治癒身體的快感與痛苦,因兩者對祂全
是同一回事。


5.罪的見證不論化名為何物,奇蹟對它們一視同仁。奇蹟會向你證明,那些名字所代表之物沒有任何作用與後果。它證明的方
式就是以奇蹟之果取代罪的後遺症。你把自己的痛苦稱作什麼,並不重要。反正它已不復存在。那些痛苦在帶給你奇蹟的「那
一位」眼中都是同一回事,祂一律稱之為恐懼。正如恐懼會為死亡作證,奇蹟則成了生命的見證。沒有人否定得了這個見證,
因它帶來了種種生命的跡象。瀕死之人活下來了,亡者復生了,痛苦也消逝了。然而,奇蹟不是為自己發言,它只會為自己所
代表的「那一位」發言。


6.愛在罪的世界中也有屬於自己的一群象徵。奇蹟之所以有寬恕效果,正因它足以代表那超越寬恕且真實無比的愛。你若認為
奇蹟會受制於它所致力化解的罪之法則,沒有比這更瘋狂的想法了。罪的勢力另有一堆見證,而且各有專長。他們各為不同的
痛苦作證。這一點刺痛、那一點歡樂,乃至垂死之痛,對賜予奇蹟來祝福世界的聖靈而言,都是同一種聲音,那是呼求療癒的
禱聲,是這苦難世界所發出的哀號。奇蹟驗證了所有問題都是同一回事。它是為證明這一相同性而來的。它就這樣解除了世界
賦予各種問題不同名稱的遊戲,使世間法則從此一蹶不振。這是奇蹟所要完成的目標。上主還會親自為奇蹟的見證力量作保。


7.去為奇蹟作證吧!不要為罪的法則作證。你實在沒有繼續受苦的必要。你只有療癒的需要,因為痛苦與哀傷使世界無法聽見
救恩與解脫的呼喚。


8.世界有待你的療癒及幸福才能重生,你也才能向人證明世界已經療癒了。只要你能展現一點神聖一刻的效果,便足以取代世
間的一切罪惡。人們就不會繼續自找苦吃了。除了這個任務以外,人間還有什麼事情值得你獻身?讓自己療癒吧!你才能療癒
別人,且再也不受罪的法則所操控。只要你決心讓愛的象徵取代罪的見證,真理必會向你啟示的。





..............................................................................................................

〈柒〉作夢之人


1.受苦,不過是在宣告世界傷害了你。由此可見,世界眼中的救恩觀是多麼畸形。它像一場懲罰的噩夢,夢者意識不到究竟什
麼東西在攻擊自己,只看到各種不公的打擊落在自己頭上。他是這「外來攻擊」的受害者,怎麼可能為此事負責?他是無辜的
,因為他不知道自己究竟做了什麼,只知道別人對他做了什麼。攻擊他的其實是他自己,深受其苦的也是他自己。但他無路可
逃,因為他以為痛苦是由外而來的。


2.現在,你已看到了,你是有路可退的。你只需面對問題的真相,不再去看你希望它成為的樣子。你不需要其他的解決辦法,
問題本來很簡單,只因你不想解決,才把它搞得如此曖昧複雜。撤除了重重煙幕之後,問題就會呈現出它原始的單純。這選擇
一點也不難,只要你看清問題,便會發覺其間的荒謬。任何人只要認出那問題對自己有害而且不難解決,這麼簡單的事怎麼會
下不了決心?


3.構成世界及其運轉的「邏輯」動力即是:「你是我行為的原因;你的出現是我憤怒的理由;你人雖在此,卻與我形同陌路,
挑釁的既然是你,表示我必是無辜的;你的攻擊才是我今日受苦的緣由。」凡是敢誠實正視這個「邏輯」的人,不難看出這些
理由實在難以自圓其說。但乍聽之下卻好像言之成理,因世界看起來確實像在害你,你似乎沒有必要去深究這些理由的虛實。


4.絕對有此必要,擺脫罪罰或天譴的命運是世人共同的需求。雖然他們未必認出這一共同需求。每一個人都很容易這麼以為,
一旦他善盡了自己的份內之責,世界的詛咒反而會落在他頭上。而這就是他誤以為上天要他拯救世界的任務。但報應總該有個
對象,否則,報復者手中的利刃就會指向自己。如果他想要成為無辜的受害者,就必須看到那利刃是握在別人手中才行。如此
,他才可以成為別人的刀下冤魂。


5.這是世界在他眼中的目的。他也會在世上看到,世界為了完成此目的所提供的必備工具。工具只是為了目的效力,它自身並
非原因。即使你把原因與它的後果分為兩回事,也改變不了原因。原因形成結果,結果又為原因作證,而非為自己作證。為此
,把目光越過外在的後果而看吧!罪的苦因絕不會藏身於此。你也無需逗留在罪與苦上頭,因兩者不過是真正原因的一個倒影
而已。


6.你為解除世界所受的天譴而承擔的那一點任務,成了你自己的解脫之道。請你記住,邪惡世界的見證只能代那認為不能沒有
邪惡的世界發言。你第一個罪咎終於在此露面了。而你與弟兄的分裂,則是你對自己發動的第一次攻擊。你在世上看到的都不
外乎這類見證。不要再尋找其他理由了,也不要期待世界那聲勢浩大的見證團能幫你化解這個世界。它們只會與世界沆瀣一氣
,要你死心塌地效忠於它。你怎麼可能從企圖掩飾真相的世界找到真理?


7.罪的見證都擠在這個小小的空間裡。你會在此找到眼前世界的起因。世界似乎未經你同意或邀請就把一切強加於你,你始終
想不透原因何在。但你十分肯定,在那些使你痛不欲生的各種原因當中,你從不把自己的罪咎計算在內。你也十分確定,那一
切痛苦不可能是你自己求來的。整個幻相世界就是這樣形成的。製造幻相的人看不出那是自己打造的,也看不出那些幻相是藉
著他自己才維繫下去的。幻相的起因不論是什麼,一概與他無關,他所見到的外界與他內心的想法是兩回事。他絲毫不懷疑夢
境的真實性,由於他根本看不見自己是夢境的製作者,夢境對他才會顯得如此真實。


8.如果是世界在為他做夢,他就不可能由這個夢中清醒過來。他變成了別人夢境的一部分。他無法從一個不是自己的夢裡醒來
。他在那兒一籌莫展,只能在別人的心靈所想出而且喜愛的夢中飽受折磨。那個心靈毫不顧慮他的死活,從不以他的平安與幸
福為念,就像對天氣或時間一樣漫不經心。那個心靈一點也不愛他,只是為了夢境的需要而隨意拋給他一個角色。他本身無足
輕重,好似皮影戲裡的傀儡,根據世界無聊夢境的荒謬劇情活蹦亂跳一番而已。


9.這就是你目前所看到的人生處境:那既不是你所做的夢,你便無選擇的餘地,你的痛苦必然另有起因。你若否定痛苦之因起
於你的心中,那就是你所選擇的人生。其實你該慶幸自己才是一切之肇因,如此你才有主宰自己命運的餘地。在沉睡的死亡、
邪惡的夢境、幸福的覺醒與生命的喜悅之間,選擇的主權始終操之於你。


10.在生命與死亡,清醒與昏睡,和平與戰爭,夢境與真相之間,你有什麼選擇的餘地?但你極可能誤把死亡當成平安,因為
世界已把身體當成上主所創造的真正的你了。然而,一物絕不可能同時成為自己的反面。死亡是平安的反面,因為它是生命的
反面。生命才是平安。覺醒吧!忘卻一切死亡之念,你就會發現自己早已擁有上主的平安。既然天賦予你選擇的能力,不論選
擇昏睡還是覺醒之境,你必須看清自己所選之物背後的真正起因,以及你是從何處作出這個選擇的。


11.在兩種狀態中,如果你只認識其一,你能作何選擇?在兩種後果之間,如果你只能選擇一種,你哪裡有選擇的自由?你若
得在渺小的你與巨大的世界之間作個選擇,而兩者都在為真實的你作著不同的夢,這稱得上選擇嗎?世界的夢與你個人的夢不
能視為真相與夢境之別。世界與你在作同樣的夢。世界大夢只是你投射出去的夢境的一小部分而已,但你卻把世界之夢當成自
己夢境的起點與終點。其實,世界大夢出自你個人的私夢,你自己看不清這個事實,才會把你在世上看到的一切當真,從不懷
疑它的真實性。好夢方酣的你,正暗自夢到世界的起因真實不虛,如此,你怎麼可能對世界起疑?


12.你夢到了:與你分裂的弟兄成了你的累世冤家,他陰魂不散,明明企圖置你於死地,卻故意慢慢折磨你。但這夢底下還隱
藏了一個更陰森的夢,你在那個夢裡搖身一變成了兇手,隱形的敵人,是你弟兄與世界的掠奪者與毀滅者。這才是你真正的痛
苦之因,它隱藏在你那小小夢境與你的真相之間的縫隙裡。這個肉眼看不見的小小間隙,成了一切幻相與恐懼的溫床,所有恐
怖的時間、千古的宿怨,以及眼前的災難,全都由此醞釀而成。這兒是「非真相」的起源,故它也必須在此化解。


13.「你」,才是世界大夢的夢者。除你以外,世界沒有其他的起因,而且永遠都不會有。你那無聊的夢把上主之子嚇得六神
無主,以為自己失去了純潔無罪,害他不只否定了天父,還與自己交戰不已。這夢如此的可怕,看起來又如此真實,你此刻若
喚醒他,他一定會受到驚嚇,冷汗涔涔。你應在喚醒他之前將他領到比較溫柔的夢中,安撫一下他的心靈,他才可能心無畏懼
地迎向愛的呼喚。他需要一個溫柔之夢,與弟兄重歸於好,如此才能療癒他的痛苦。上主願他安詳喜悅地甦醒過來,故給了他
一條無需恐懼的覺醒途徑。


14.放下自己的舊夢,接納祂賜你的夢境吧!一旦認清了夢者是誰,你就不難轉變自己的夢境了。安息於聖靈吧!讓祂溫柔的
夢取代你那恐怖的死亡之夢。在祂給你的寬恕之夢中,再也沒有誰是兇手或誰是受害者的問題。在祂賜你的夢裡,既沒有謀殺
,也沒有死亡。雖然你仍閉著雙眼,但罪咎之夢已逐漸由你眼前消逝。微笑開始在你沉睡的臉龐綻放。你終於能夠安心入眠了
,此後,你只會作幸福的夢。


15.你會溫柔地夢見自己的無罪弟兄!他會與你結合於神聖純潔之境。天堂之主會親自進入這個夢喚醒祂的愛子。夢見你弟兄
的仁慈吧!不要在夢中計較他的過錯了。只去夢他體貼的一面,別再追究他對你的傷害。寬恕他所有的幻相,感謝他為你帶來
的所有益處。不要因為他在你夢中顯得不夠完美而不把他的禮物當一回事。他是天父的代表,而你卻把天父視為賜你生命也賜
你死亡的神明。


16.我的弟兄!天父只可能賜給你生命。你在夢中看到弟兄給你什麼,那便成了天父對你的恩賜。願你能由弟兄的愛心與善行
中看清他給你的禮物。衷心感謝他的饋贈,別讓任何苦惱騷擾了你的美夢。





..............................................................................................................

〈捌〉夢中「英雄」


1.在夢的世界裡,身體是主角。沒有任何一個夢缺少得了它,離開了夢境,它便無法生存。它在夢中扮演一個有模有樣、如假
包換的人。身體在所有夢裡都扮演著核心角色;每個夢境都在述說自己如何被其他身體塑造出來的故事,它如何被生到身外的
世界,度過一段光陰便離世而去,與其他可朽的身體同歸塵土。在它分配到的短暫歲月裡,開始尋找其他身體,不是交友,就
是結仇。自身安全是它最關切的事,活得舒適是它的人生指標;它盡其所能地避苦求樂,躲開一切有害之物;最重要的,它企
圖教自己如何在人間的苦樂之中分別取捨。


2.世界所作的夢五花八門,因為身體會使出渾身解數,證明自己的獨立性與真實性。它用世人眼中最真實也最可愛的銅錢紙幣
購買東西,裝飾自己。它用無聊的工作換取鈔票之後,又將它們虛擲在根本不需要甚至不想要的無聊物品上。它還會僱用其他
的身體來保護自己,繼續搜集更多無聊的東西,積累更大的資產。它四處尋找對它而言具有特殊性的身體來分享自己的夢。有
些夢中,它成了征服其他弱小身體的勝利者。但在另一段夢中,它則可能淪為奴隸,飽受其他身體的傷害與折磨。


3.身體由生到死一連串的歷險故事,構成了人間大夢的同一主題。夢中的「英雄」從未改變過,它的目的也一成未變。只有夢
境千變萬化,為它的「英雄」提供各式各樣的題材與舞台;夢的目的雖然只有一個,表達的方式卻多到令人目不暇給。它一而
再、再而三要傳授你的,只有「身體是因,而非果」這一課題。你是身體形成之果,故不可能成為它存在的原因。


4.換句話說,你是夢,而非夢者。從此,你只好漫無目的地遊蕩於它自編自導的情節與場景之中。身體的能耐確實僅止於此,
因它只是夢中的一個角色而已。只有誤把這些角色當真的人,才會與它們殷勤互動。他一旦看清了它們的真相,它們對他便一
籌莫展,因為他明白,那些角色所有的能耐都是自己賦予的;他不只是它們的起因,還把它們打造得像真的一樣。


5.你究竟多想擺脫世界大夢的種種後遺症?你真的不想讓夢境操控你的所作所為嗎?那麼,好好正視夢境的起因吧!因你眼前
的這個世界屬於夢境的第二部分,它真正的肇因藏在第一部分。仍在世界昏睡而且好夢方酣的人,不會記得他當初是怎麼打擊
自己的。也沒有人會相信,曾幾何時,他確實不知身體這一回事,也絕不可能把世界當真。他原本能夠當下看出那念頭只是一
個荒誕不經的幻覺,他若一笑置之,所有幻相便會一逝不返。如今這些念頭顯得多麼嚴重!他們再也想不起當初是可以一笑置
之而不予理會的。如今,只要我們放膽正視它的起因,便會憶起這一真相。還會看到當初大可一笑置之而且無需畏懼的原因所
在。


6.夢者已把夢中情景當成外界加諸於他的事件。現在,讓我們把他投射出去的夢境歸還給他吧!在「一切是一」的永恆境內,
悄然潛入了一個小小的瘋狂念頭,而上主之子竟然忘了對它一笑置之。因著他的遺忘,這個念頭變為一個無比嚴重的觀念,成
了一種能夠實現並產生真實後果的可能性。只要我們攜手同行,便不難對此一笑置之了;我們知道時間是無法侵入永恆的。永
恆否定了時間的存在。認為時間能干擾永恆的念頭,實在可笑之至。


7.時間潛入了超時空之境,上主的一部分竟能攻擊自己,分裂的弟兄反目成仇,心靈被困在身體裡頭;這些現象接二連三地出
現,構成了因果循環,於是,起點成了終點,而終點又成了起點。你眼中所見的世界不過如實呈現你認定是自己所犯的滔天之
罪。現在你反咬世界一口,認為你所做的那些事其實是外界加之於你的。你再把那個念頭所引發的罪咎投射到自身之外,構成
了一個有罪的世界;是它在作你的夢,想你的念頭;你絕不是造出這一切的元兇。是它在報復,不是你在報復。是它將你囚禁
於小小五尺之軀,是它在懲罰身體在夢中所犯的一切罪行。你沒有能力製止身體的惡行,因它不是你造的,它的行為、動機,
甚至它的命運,都不是你操控得了的。


8.世界不過反映這一千古不變的真理:你認為自己是如何待人的,必相信他人也會同樣地對待你。不過,你若掉入了譴責別人
的陷阱,就無法看到他們行為背後真正的原因,只因你要他們為你背負內心的罪咎。你為了保全自己的純潔無罪,一邊把罪咎
推到身外,一邊又緊抓著不放,這是多麼笨拙而幼稚的手法!如果你眼前所見都是至為嚴重的後果,而你又看不見那微不足道
的起因,你便無法把它當作一個玩笑看待了。不明原因的後果,顯得特別悲哀而且嚴重。其實,它們只是延伸出來的後果。那
個毫無來由的起因,才是真正的玩笑。


9.聖靈看得見真正的起因,祂只會輕輕一笑,毫不在意那些後果。除此之外,祂還能如何為存心罔顧起因的你修正這一錯誤?
祂要你把每一個可怕的後果都帶到祂面前,與祂一起看看那可笑的起因,再與祂會心一笑即可。你最愛評判後果,祂只評判問
題的起因。祂的評判能為你解除一切後果。你也許會垂淚而來,但一聽見祂說:「我的弟兄,上主的聖子,看看你這無聊的夢
吧!這一切只可能發生於夢中。」你就會破涕為笑,並且與弟兄和祂一起笑著走出那神聖的一刻。


10.救恩的秘訣即在於此:你所做的一切全都是對你自己做的。不論你以何種形式發動攻擊,此言不虛。不論哪一方扮演壞人
或兇手,此言不虛。不論什麼表面原因使你飽受痛苦,此言不虛。你若知道自己在作夢,自然不會跟著夢中角色起舞。你一旦
認清了那原是你自己作的夢,不論夢中角色顯得何等可恨或何等兇暴,都再也影響不到你了。


11.不論你學什麼課程,只要學會了這一課,你便能由苦海脫身。不論你承受哪一類痛苦,聖靈都會不斷向你耳提面命,教你
最徹底的解脫法門,直到你心領神會為止。不論你交託給祂什麼傷心事,祂都會以這極其單純的真相答覆你。只有這個答覆能
斬除所有悲傷與痛苦之根。任何外在因素都干擾不了祂的答覆,因祂會教你看出所有問題的唯一起因,不論它們化身為何種形
式。於是你明白了,奇蹟不過重申一個事實:「這是我做出來的事,也是我必須化解之事。」


12.為此,把各式各樣的痛苦都帶到祂跟前來吧!只有祂知道所有痛苦全是同一回事。那些根本不存在之物在祂眼裡毫無差別
,祂要教你認出每一種苦究竟是怎樣產生的。沒有一種苦因與眾不同,你一旦學會了這一課,所有的痛苦便會化解於無形。救
恩是你內心深處一直在排斥的秘密。整個宇宙都在宣揚它的真理。你對它的見證卻不聞不問。因他們所證實的正是你不想知道
的事。表面看來,是他們故意向你隱瞞這一秘密。但願你能明白,那是因為你自己決心不聽、決心不看之故。


13.一旦認清了這個事實,你對世界的心態會產生多大的轉變!你為自己的罪咎而寬恕了世界之後,你就由世界解脫了。它的
純潔無罪無需你的有罪來抵償,你的清白無罪也不靠它的有罪來促成。這麼顯而易見的「秘密」,只有你蒙在鼓裡。就是這一
無知,使你跟世界、跟弟兄繼續分裂下去。如今,你只需懂得,你們兩個若非一樣純潔無罪,就都是有罪的。你們兩個絕不可
能有所不同,你們兩個也不可能同時有罪又是純潔無罪的。這是唯一有待你學習的秘密。從此,「你已療癒」就不再是個秘密
了。





..............................................................................................................





#奇蹟課程#奇蹟課程練習手冊


.(_.^._)√•*´ 圖‧文字/風雲海
❤´:)¸.☆¸.❤¸.•°*”˜.❤❤❤˜”*°•.•.¸❤¸☆¸.❤
http://smart88798879.blogspot.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