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nslate

Google+ 風雲海

2017/08/06

【韓劇】《治癒者》〈第5集〉〈Healer〉只需順個手稍微一轉,就把〈蔡英信〉的頭部,往內向自己胸膛下壓點兒並順手抱在懷中了;這有保護與不捨她受苦的意思。










【韓劇】《治癒者》〈第5集〉〈Healer〉只需順個手稍微一轉,就把〈蔡英信〉的頭部,往內向自己胸膛下壓點兒並順手抱在懷中了;這有保護與不捨她受苦的意思。





【韓劇】《治癒者》〈第5集〉〈Healer〉只需順個手稍微一轉,就把〈蔡英信〉的頭部,往內向自己胸膛下壓點兒並順手抱在懷中了;這有保護與不捨她受苦的意思。
【韓劇】《治癒者》〈第5集〉〈Healer〉只需順個手稍微一轉,就把〈蔡英信〉的頭部,往內向自己胸膛下壓點兒並順手抱在懷中了;這有保護與不捨她受苦的意思。




1~55,〈圖~6組〉
..............................................................................................................

@1.


1.從2016.10.5到現在,這將近一年的時間裡,只完成到〈第4集〉的筆記。原本一直以為自己,會慢慢陸續去完成「所有集數

共20集」的筆記,原本以為自己會以慢慢的方式去完成這筆記任務;但又不想把焦點太過耽溺於《治癒者》的完成筆記,因為

,點閱率升高了太多,並不想讓自己陷於黑暗夢境裡虛無點閱率的幻想裡面模糊了焦點;也不想太過高調,因為,感覺那一陣

子《治癒者》這一部韓劇滿火紅的;也感覺飾演〈Healer〉的〈池昌旭〉火紅到竟有「男神」的美名號稱。




2.最近也不知怎地,常有人點閱《治癒者》的文章進來,這又讓自己想起了《治癒者》現在倒是可以重新去完成它了。而當自

己重新進入之前的點上〈第5集〉時,雖然所有劇情之前已經都看過了;不過,感覺自己幾乎忘光光了,只記得〈Healer〉與

〈蔡英信〉的一些浪漫美麗的鏡頭。所以囉,千萬不要太過相信自己的記憶,也別太過追「新劇」;因為,只要是進入有關「

劇」,就是「虛無之不存在」,而這樣的你自己其實不大容易去記得「虛無之不存在」,只有有關你與上主一體不分之「完美

的真實記憶」,你才會永遠記得。與其去追「新劇」,倒不如好好完成目前這一部「劇」的真寬恕任務,如此肯定實實在在。





3.其實所有的「劇」,都是如出一轍。都是從「分裂的狀況」再回到「合一的狀況」,從「罪咎懼黑暗」再回到「全然愛與喜

悅平安」,從「恐怖夢魘」再回到「幸福美夢」,從「黑暗憤怒」再回到「光明喜悅」,從「黑暗復仇者」再回到「光明勝利

者」,從「綑綁轄制」再回到「解綁障礙」。





4.所有的「劇」,就如〈J〉所說的,根本就是來自同一源頭。從定罪仇恨它,回到復仇或者釋放它。從恐懼,回到喜悅。從

痛苦的悲哀,回到喜悅的平安。從憎恨,回到愛與寧靜。從不打不相識,回到打完之後再合一,當然也再次分裂,然後再回到

合一。從一開始的分裂對立的狀態,如何回到合一幸福的狀態,之種種的過程。每一部戲劇,確實如出一轍。只是飾演的人、

故事的東西南北向、場景的變化、編劇作者、導演者、整體的製作團隊,讓它感覺起來好似不同。





5.當然,有些「劇」,它的內容會比較呈現往「罪咎懼黑暗」的面向,那更是血腥與痛苦的面向去展現。不過,說真格的,〈

風雲海〉比較不喜愛觀看那種非常「罪咎懼黑暗」的戲劇故事,每當愈是觀看到那種地步的局勢時,這會讓自己有一種看不下

去的感覺。若是如此的話,可能中斷的次數就會很多,或者也可能會重新選擇其他的「劇」吧。





6.《治癒者》這一部「劇」,會想要以它來完成筆記任務,是因為,在那裡面「罪咎懼黑暗」的這個部分之呈現,感覺起來比

較沒有那麼黑暗;而且裡面有許多「美麗感人」的部分,那些都是〈風雲海〉滿喜愛的。所以囉,想藉著《治癒者》這一部劇

,來完成自己心靈肌肉的運動與操練,感覺它是合適的。





..............................................................................................................

@2.


7.《風雲海的回應》:一開始的畫面是,〈Healer〉想要拯救被〈斐尚守〉那一群人所挾制的〈蔡英信〉。當然,這時候的〈

Healer〉仍是〈朴峰秀〉的假身分,而現在的他必須回到他真實的身分,以〈Healer〉的身分,才能拯救得了目前受困的〈蔡

英信〉。





8.相信大多數的人,都非常喜愛看〈Healer〉在與那些「敵對者」打鬥的場面。連〈風雲海〉也喜愛看呢!〈Healer〉整體的

身手,乾淨俐落,輕輕鬆鬆,且再加上帥氣神秘,魅惑神迷,炫目眼耳,耀眼光芒,搭配著超好聽的配樂。雖身在黑暗裡,實

則是以光明之身象徵也。當然那種虛假黑暗,根本無法掩飾得了〈Healer〉的光芒。當他,如此地俐落揮灑之後,肯定地能把

那些「敵對者」收拾了結了。





..............................................................................................................

@3.


9.這時,〈Healer〉幫〈蔡英信〉拿了兩顆藥丸,〈蔡英信〉卻想一轉身看看那到底是誰!?誰知,〈Healer〉自我防衛的敏

銳度是非常強的,只需順個手稍微一轉,就把〈蔡英信〉的頭部,往內向自己胸膛下壓點兒並順手抱在懷中了。這有保護的意

思,有喜愛的意思,也有不捨她受苦的意思。這一畫面,確實拍得非常美,且又搭配著超好聽的音樂,嗯,確實很享受。





10.再次地,很美麗的一段歌詞:「這是種美妙的感覺,從我們心中感受到,愛之火會燃燒到永遠。你和我在一起,你相信永

恆之愛的力量嗎?只要我們同心協力就能戰勝。只要有我們的愛就足夠了。請答應我,永永遠遠,我們永遠不會改變,一直到

時間的盡頭。我們可以重新再來,噢,我的愛,我屬於你!再也找不到另一個。」





11.想順道回應一下「美麗的歌詞」:「是的,那是一種美妙的感覺,從我們的心中肯定是能感受得到,且是如此地深而又深

,壓根兒不再摻雜與之截然相反的任何東西;因為我們如此之滿溢的愛之感受,再也裝不進那些毫無意義的東西。是的,愛之

火會燃燒至永遠永遠;不只是如此,就連星星之微光,也要再被燃點起來。因為,愛與平安的旨意在覺醒心靈上,早已被定局

之完美了。」





12.繼續回應:「你和我在一起,我相信永恆愛的力量;我和你在一起,我相信那愛之火會燃燒至永恆的力量。是的,我們會

戰勝黑暗,只要我們攜手並進,因為只有永恆之愛的力量是為一切之所是與所有,也就是來自上主的愛之力量。只要我們同心

協力,因為只有一體合一之愛是為真實存在。只要我們全然焦點以滿溢的愛,就足夠讓我們活得圓滿幸福。」





13.繼續回應:「來自上主的我們,顯然地,不論在幻相夢境幻化為何模樣,我們永遠都會回到愛中。我們在上主之內,早已

被創造為一個生命,我們是不可能分離的。直到時間結束,我們仍是上主所創造的聖子身分,如此完美與神聖。愛,從不以彼

去取代此;愛,根本無法被取代。你,是無法被取代的。」





14.〈蔡英信〉只要被懷抱在〈Healer〉的胸膛,她就能感到安全無虞與寧靜和諧。似乎她從小就與〈Healer〉是一起的玩伴

,對於這樣美好的記憶,感覺她的身體記憶還是能夠記得的。〈蔡英信〉在劇中,她不喜歡她在睡覺時,旁邊還有其他人;但

是卻唯獨對〈Healer〉完全沒有排斥感。





..............................................................................................................

@4.


15.〈金文浩〉目前已經找著姊姊〈崔明姬〉的女兒〈吳智安〉了。〈蔡英信〉就是〈吳智安〉。每當只要提起有關〈吳智安

〉的事,〈崔明姬〉就會發病。所以,〈金文植〉與〈金文浩〉盡量不去談論,有關20年前,過去的那一段慘痛的記憶,以及

女兒〈吳智安〉的事。





16.這一次,藉著晚飯過後,〈金文浩〉試著向姊姊提起〈吳智安〉的事;然而,姊姊還是禁不住內在心靈的痛苦,以致又導

致身體的痛苦與發病了。請記住,身體的生病,乃是心靈生病了,心靈分裂了;乃是心靈只以一具身體的眼光,來看待它自己

與它人就只是一具身體。身體的生病,乃是心靈選擇,把自己困在過去的那段記憶裡面,不願意釋放自己走出來,當然也不想

釋放它人從那兒走出來。





17.對自己的過去無法「真寬恕」,所累積的「罪惡感」之種種黑暗之念;即便是在物質層面看起來生活過得很好,什麼都不

缺乏,然而因著「罪惡感」的緣故,唯獨無法處在喜悅平安之中;這樣的人心靈怎可能不生病,於是怎可能不導致一具身體的

生病之呈現與具體。





18.外在物質夢世界,不論它呈現什麼模樣,其實都是在象徵你與上主的分裂,之潛意識的投射;然而,只要願意重新看見只

有「全然愛」存在,而「黑暗邪惡」並不存在,以致願意「真寬恕」自己投射出來的夢魘,也願意「真寬恕」夢出夢魘的自己

,如此恐怖夢魘肯定會消失。平安來自上主的全然愛;於是,平安以及一具身體的健康狀態,絕對無法以黑暗之念來呈現於你







..............................................................................................................

@5.


19.〈金文浩〉與〈蔡英信〉所說的話語,就是要把她目前所備受關注的採訪新聞〈黃在國、朱延熙、金燦義議員〉,挪移到

〈金文浩〉身上,這其實是為了保護她。但以〈蔡英信〉的視角來看,根本不是那一回事。她覺得在與〈金文浩〉的接觸相處

中,頗受到傷害,與她當初所夢想的,如何與自己所崇拜的偶像之間的互動,怎可能是如此之醜樣!?〈金文浩〉最後也不想

為自己辯解,只是拿了張名片給她,若是真的她無法承受壓力的時候,或許可以與他聯繫。





20.當眼前的事件,激起〈蔡英信〉的憤怒時,她所能為自己與它人做的是「真寬恕理念的思維過程」:你〈金文浩〉並非真

的存在那兒,你〈金文浩〉只是我〈蔡英信〉營造出來的形象而已。如果我〈蔡英信〉為你定罪,視你為我問題的肇因,那麼

,我認定的那個罪咎與恐懼,必然存於我內。既然上主與我〈蔡英信〉,不曾分裂過,我〈蔡英信〉理當,寬恕我們兩人,實

際上並沒有作出的事情。於是,這兒只有純潔無罪,我〈蔡英信〉已與聖靈,結合於平安之境。如此,就無需把那「虛幻不實

的憤怒」帶在身上了。





..............................................................................................................

@6.


21.〈金文植〉想把〈金文浩〉一起拖下水,自己弄髒了衣服,也要把它人的衣服一起弄髒了;還可以冠冕堂皇地說,你與我

根本就是一國的,你無法把自己絕於此事件之外。因為,實際上,不論〈金文浩〉你知道或不知道事情的整體真相,你其實,

無法做什麼。縱然你在我的書房裡,挑選了「凱旋門」那一本書上,安放錄影設備,縱然你一清二楚所有在這房間裡所發生的

故事,但你還是無法做什麼,不是嗎!?所以,〈金文浩〉你為何要如此固執呢!





22.其實〈金文植〉,對〈金文浩〉的兄弟之愛,真的是毋庸置疑的;當然,那也包括了對〈崔明姬〉的男女之情愛,是如此

地包容。即便是〈崔明姬〉那一具身體的生病,下半身癱瘓必須坐以輪椅,但是,〈金文植〉的要求只是:〈崔明姬〉只要你

好好活著,陪伴在我身邊,那麼,我就能以此為滿足了。而這樣的故事情節,並不是一般所謂正常人可以接受的呢!然而,〈

金文植〉對〈崔明姬〉的那份愛與包容,就是如此執著。一走,就是23年呢!





..............................................................................................................

@7.


23.〈Healer〉是這樣形容〈蔡英信〉的:「曾經在紀錄片中,看到的「豹」,當時腿已經骨折的那隻「豹」,遇到了一群「

獵狗」,牠不旦受傷了而且數量上也不是對手,但是那隻「豹」卻先展開攻擊,完全沒有退縮。那女人也是如此,不是什麼都

不懂所以不害怕,而是明明就很害怕,卻很勇敢。」〈Healer〉繼續對自己說:「看完那隻『豹』的紀錄片,我真的哭得好慘

!現在想到還會悲從中來。」





24.你可以表達「恐懼的自己」之面向,但那絕對不是「真實的你」。陷入「恐懼」,肯定會再回到「愛與喜悅」中;陷入「

虛無」,肯定會再回到「真實」之中。因為,「恐懼與虛無」都不是真實的存在,所以,當你陷入其中時,你還是會再回到「

愛與喜悅、真實」之中的。只是有些人選擇,寧可讓自己繼續沉浸在「恐懼與虛無」裡面,重複把自己黑暗與詛咒了,看看是

否能藉此得著「黃金國度」!?





..............................................................................................................

@8.


25.此時的〈蔡英信〉對〈Healer〉愈發感到好奇了。在自個兒房間裡面,一直對著〈Healer〉那張貼在牆壁上的照片,似乎

她再怎麼把那張照片瞧個東西南北轉向,也無法解答內心的充滿疑問。到底〈Healer〉為何要救助她解困!?還幫她拿了兩顆

藥丸子。也一起把那一天早晨,〈Healer〉偷拿她的包包往洗手間裡的過程,再想一遍。為何〈Healer〉要偷拿她的包包?為

何〈Healer〉要剪她的指甲?為何是對她?





26.表意識頭腦,它永遠只會偽裝出它什麼都不知道;然而,那也確實是如此啦!所以,當你對什麼事件感到充滿疑惑的時候

,最好是不要聽信那來自頭腦的理性。因為,你永遠不會得著讓你滿意的答案。所有的故事,其實已經定下了它自己的結局,

就像那些已經錄製好的影片一樣,而你只是一再重播、重走一回,那已經觀看過的影片而已。





27.劇本分為兩種:不是小我,就是聖靈。但因著「小我之劇本」不是真實的,所以是能轉換到「聖靈之劇本」。是啊,故事

的結局已定;不過,請問你是在走已定局的「小我之劇」,還是在走已定局的「聖靈之劇」!?





..............................................................................................................

@9.


28.〈蔡治修〉雖然對〈Healer〉,表現出一副好像在故意找他麻煩似的,但其實〈蔡治修〉的內心乃是充滿著愛的柔軟呢!

一瞧見〈Healer〉右手上的傷,心中的那份不捨已然從他的問話中,一覽無疑了。〈Healer〉右手上的傷,是因為昨晚為了要

幫〈蔡英信〉的頭部,不去碰觸到堅實厚硬的牆壁,免得〈蔡英信〉的頭部受了傷。在那種緊急情況下,且當自己的身分還是

〈朴峰秀〉的時候,當然不能表現出一副很〈Healer〉的樣子吧!把自己弄得一點點兒的傷,旁邊的人肯定不會知道他就是〈

Healer〉。





29.不過,一個很有能力的人,當你硬要把自己的能力隱藏起來,偽裝成一副「軟弱無能」的樣子,那其實是無法讓你隱藏得

太過久的。這就如似,與上主充滿著一體無間之強大能力的聖子身分,而你卻硬要他偽裝成一副「軟弱無能」的樣子,然後只

能處在沒有平安之中,你覺得那能偽裝多久呢!?這也好比說,若你要上主不要去成為上主,若你要上主不要去做上主該去做

的事,你覺得那行得通嗎!?當然,大多數的人,認為他自己若是如此這般過著矛盾生活,那肯定行得通;然而,他卻也把生

活體驗得痛苦非常不是嗎?





..............................................................................................................

@10.


30.現在的畫面是,〈蔡英信〉為〈Healer〉在受傷的右手背上擦藥。當然,對〈Healer〉來說,那是非常不習慣的!從八年

前就與師父〈奇英才〉分開了,已經習慣以一個人的方式去生活。〈Healer〉的生活中,除了〈大嬸駭客〉之外,就是〈小跟

班〉妹妹。





31.在餐桌上,〈Healer〉看見自己最喜愛吃的「滷馬鈴薯」,頓時之間讓自己回到了小時候的自己。那時,他的母親決定離

開他去過自己的生活,離開的最後那時,他的母親為他準備了最愛吃的「滷馬鈴薯」。此時,在眼眶裡的周遭,小小淚液似乎

在打轉著,其實那種感覺是幸福喜悅的,但卻又不知怎地眼眶裡的周遭之打轉,似乎不大如此認為。





32.只要是夾雜著複雜的情緒,不論裡面是什麼,是有一些幸福喜悅的感受,再加上痛苦悲哀的感受;切莫忘記,那肯定是在

「劇」中,那肯定是在「幻相夢境」中,沒有一個是真實的。而你所能做的,就是把來到你肉眼之前的事件與畫面,運用「真

寬恕思維」的理路,把那些象徵潛意識裡的黑暗與分裂,全部洗滌出去。因為,在上主的全然愛裡面,不可能會摻雜任何黑暗

,這才是真實真相。





..............................................................................................................

@11.


33.〈姜敏在〉其實是非常愛〈金文浩〉的。但以目前來說,〈姜敏在〉是新聞部的部長,而〈金文浩〉是她的下屬;如此他

們的想法怎麼可能是相同的呢!?〈姜敏在〉她必須以她目前的視野,去做任何與公司有益處的決定,以及一方面要保護自己

的位置,又一方面也要同時保護〈金文浩〉。因為,那是她目前必須完成的任務。





34.但〈金文浩〉也有他的任務要去完成。〈姜敏在〉只會攔阻他去完成任務,當然〈金文浩〉也只會攔阻她去完成任務。所

以,你只是看見,只要是在「劇」中,或是在「幻相夢境」中,他們就是彼此在玩那種「分裂與對立」的局勢。然而,非常重

要的一點,雖說縱然如此,但是彼此內在真實本質之全然愛,是不可能因著那種「分裂與對立」的局勢,而改變分毫的。若你

不看見這一點,那你肯定得時常痛苦與糾結了;因為,無論你是在「觀那劇」,還是正在「體驗那劇」,是為如此。





35.感覺〈姜敏在〉她實在是太過理性主義了,以她所運用的方式來對待〈金文浩〉來說,那就是「笨拙我執之頭腦」會使用

的方式,那其實對〈金文浩〉根本起不了任何作用。時常地,〈金文浩〉也得說說一些輕鬆與幽默的語言,或者可以試著讓她

放鬆一點,雖說那對她也根本起不了任何作用。所以,從這兒,你只是看見,人們一再重複使用毫無果效的方式,去做那些它

們認為是正確的事。然而,再繞回來,會使用那「運用的方式」毫無果效,是因為自己心靈本身就已受到黑暗與綑綁的緣故,

所以當顯示於外時,那事件看起來好似在與你自己作對似的。





..............................................................................................................

@12.


36.在〈Someday〉的新聞部長,看起來他好似總是對〈蔡英信〉不客氣,甚至處處是嚴厲的,從不給〈蔡英信〉好臉色看;但

是還好〈蔡英信〉的特質,是屬於比較不記仇的那種,是屬於比較歡呼喜悅,且喜愛搞一點兒怪與有時帶點兒瘋狂的那種,絕

對不是一板一眼的那種,或者是憂憂愁愁與柔弱不堪的那種。否則,說真格的,她的那種日子怎會好過;尤其是當〈蔡英信〉

她藉著酒後的壯膽,闖下大禍的發了一篇「朱延熙被迫與金燦義議員,提供性服務」的新聞稿上。





37.〈Someday〉的這位新聞部長,其實他也挺會說話的,他說:「所謂的獨家,那是別人也願意認同,那才稱得上獨家。自己

一個人不管賣掉了大韓民國,還是在火星上建立了帝國,如果無法引起他人的關注,那就是垃圾。拉完肚子也不能代替衛生紙

來使用的垃圾。」真是好個小我語言的說法!但是風雲海可不這麼認為。




38.風雲海認為,所謂的獨家,只是透過某一種方式去呈現某個議題,但所有「罪咎懼黑暗」的虛無內涵,根本是眾所周知的

,在內在層面上。至於,引起自己所投射出去的那些象徵形象,去關注自己所關注的焦點,那看上去實在是非常可笑。然而,

說也奇怪,只要在「劇」中,似乎你得要去玩耍一下聳動的語言,以及聳動的文字,而目的只是為了引起那些自己投射出去的

象徵形象,回過頭來關注自己所關注的焦點議題!?





39.所以,在這裡,必須要有所劃分為:「小我」與「聖靈」兩個部分。這樣比較清楚。當你焦點在小我的面向,去處理那些

黑暗議題時,等於你是以「寄件者」的身分,把黑暗議題寄出,然而,「收寄者」還是你自己,於是你正在接收自己所寄出的

黑暗議題之問題再回到你身上的那些訊息。而當你焦點在聖靈的面向,去處理那些黑暗議題時,黑暗議題它肯定會銷聲匿跡;

因為你是寄出聖靈的訊息,以致接收回聖靈的訊息。而就在這個過程中,黑暗議題會在那過程中銷聲匿跡的。「劇」是在以「

劇」治「劇」;然而,你的觀看戲劇,不能以劇治劇的方式那一套去看。





40.〈Someday〉的這位新聞部長,他說:「兩者選其一,第一、不是妳辭職,就是第二、認真去完成任務。不管是寫報導,還

是出庭時當作證據,總之去挖出派得上用場的東西。這樣我們才能活命。」那麼,風雲海的詮釋是:第一、選擇喜悅平安地辭

職;第二、以認真完成聖靈的目的,去完成在物質夢世界裡的找著真相的任務。如此,先把自己的「小我黑暗之劇」轉成「聖

靈平安之劇」,以致肯定地,在物質夢世界也是如此回應自己的真實意願之選擇。阿門!





..............................................................................................................

@13.


41.〈大嬸駭客〉不希望〈Healer〉在那裡面攪和迴圈,因為〈Healer〉目前已經被列入殺人嫌疑犯了。是〈金文植〉把〈高

成哲〉的死嫁禍到〈Healer〉的身上。但是,以〈Healer〉的個性,怎可能不去拯救在受困中的〈蔡英信〉呢!?而「劇」的

走向,肯定是這樣走的。





42.其實以旁觀者的角度去看,〈大嬸駭客〉對〈Healer〉是非常喜愛且疼愛的,怎麼可能捨得把〈Healer〉撤換掉呢!?但

是,以「劇」去表現的話,就會變成她對〈奇英才〉的留言,那說起謊來,簡直是頭頭是道,句句是理,文文是框、字字是跡

了。於是,若以這樣的「劇」,套用到你的現實狀況的話,你也未必能解讀出什麼有用的訊息。這就是,為什麼一般人在日常

中的對話,時常有事沒事就會中鏢受傷的原因。因為,老是把焦點放在黑暗之念的猜忌狐疑裡面打轉,而卻沒有辦法以真實慧

見去重新解讀那些無用的訊息,以致把它轉為對自己有用的訊息。





43.那些外在的話語,不論它們在說些什麼,而你的解讀能力操之於你自己,不是以小我去解讀,就是以聖靈去解讀。就是如

此。且也不論是在你所觀看的劇中,還是你自己所陷入的劇中,都是一樣地,你不是以小我去解讀,就是以聖靈去解讀。那麼

,「真實真相」是與你一體且在你的手中,而不是外在的那些話語,或是在哪一種舊款與新款的劇中。





..............................................................................................................

@14.


44.現在是去〈黃在國〉那兒的路上,〈Healer〉在開車中,〈蔡英信〉卻在焦慮害怕地唱著亂一百糟的歌。完全沒有與〈黃

在國〉預約見面的事,乃是直接衝到他的面前,把想問的話,問完了事。你說,這樣好嗎?其實,那也沒啥不好!反正,若不

這樣去做的話,那還是〈蔡英信〉做事的風格嗎?所以,你只是看見,當你會去以某種方式做某事時,一定是有符合你的做事

風格的。其實,那根本沒有啥對與啥錯,但是只要是夢世界裡的人與價值觀,它們肯定會為你所做的那些事,去做許多的分析

,還會為你去判斷出,哪一些姿勢、方式、形式、美式,對你最有利益。而有些人,確實會被那些綑綁制約所逼瘋了。





45.當然,那也是因著有〈Healer〉在旁邊的緣故;因為在內在層面,〈蔡英信〉肯定是感到安全的,她才會看似好像很魯莽

地在行動。所以,你只是看見,當你好似很魯莽地去行動某事時,其實可能並不是你自己所想的那樣。那有可能,會讓你體驗

到另一種無法想像的幸福喜悅的事臨於你呢!那麼,真實真相是,不論你往何處去,反正與你同行的肯定是聖靈與全然愛。所

以,你確實很需要去重新解讀「魯莽地去行動某事」這樣的字眼;因為,大多數的人,都認為且相信「魯莽地去行動某事」是

非常不智之舉。然而,你若以小我去解讀,肯定無解;而若以聖靈去解讀,那肯定有解。





..............................................................................................................

@15.


46.〈Healer〉很聰明,他怎麼可能完全沒有準備一點什麼,就讓自己這樣大辣辣地身陷險境,且還帶著〈蔡英信〉呢!他肯

定會利用他自己的資源啊!切莫忘記,他可是〈Healer〉,而以〈朴峰秀〉的身分是為了完成自己的任務。當然,一邊完成任

務,但也一邊與喜愛的〈蔡英信〉完成戀愛的任務囉!嗯,可謂一舉數得,這風格很像風雲海;因為去完成一件任務,等於一

併完成許多任務了。哈..............





47.〈黃在國〉社長,他是一個喜愛「虐待攻擊女人」的黑暗之人,專門負責以養些沒有名氣的女藝人,提供給那些高官名人

「性服務」的需求。





48.〈蔡英信〉只要一看見「暴力行為」,或是「暴力的眼神、言語」,她就會發病,她就會回到她小時候,被領養時所遭受

到的被虐待的恐怖過程。雖說〈蔡英信〉是一個非常樂觀開朗的人,但是只要一遇到那種場景,她那潛意識的黑暗壓抑就會浮

現至表面上來,以致讓她感到非常痛苦,暈眩的眼目,痛苦的表情,不知所措的情緒,恐怖害怕的感受,而她都是依靠藥物來

作為治療疾病。但是,必須明白,那只是治標不治本。





49.〈蔡英信〉在與〈黃在國〉的問話與互動中,縱然感到百般地厭惡且噁心不堪,但還是鼓起萬足的勇氣,繼續努力著,強

忍著自己的憤怒與就快要咆哮出來的尖叫鬼聲。然而,站在一旁也是很生氣憤怒的〈Healer〉,卻只能暫且按兵不動,必須時

時觀察合適的時機,才能把〈大蓉妹妹,就是那小跟班〉呼叫進來幫忙,那才行得通。





50.好,爛戲開始了,〈黃在國〉正在開始對一位女子施暴,就當著〈蔡英信〉的面上。這時的〈蔡英信〉也只能邊觀看,邊

尖叫著的份兒,然後準備她的發病動作了。〈Healer〉就在這個時候,把身子順個勢來遮掩〈蔡英信〉觀看的目光,以及預備

呼叫〈小跟班大蓉〉快過來幫忙了。





51.〈Healer〉也趁周遭的亂,而試著向〈蔡英信〉說:「我們趕快先走吧!」但此時的〈蔡英信〉已經與神智瘋狂全然相同

了,怎會聽〈Healer〉的勸說呢?嗯,門兒都沒有!於是,〈黃在國〉繼續他的施暴動作,而〈蔡英信〉就繼續她的恐怖的觀

看。其實從這兒,也可以看出〈蔡英信〉的白目;〈黃在國〉的施暴動作其實是針對〈蔡英信〉而表演的,目的就是要讓她快

點兒自動離開;然而那個白目〈蔡英信〉,卻還想繼續在原處觀看〈黃在國〉的施暴表演,完全不明白,她必須先行離開,因

為她的觀看並不能去拯救幫助那被施暴的女人。連自己都在準備發病的人,還想去拯救幫助它人!?喔,風雲海的天啊!





..............................................................................................................

@16.


52.〈大蓉小跟班〉這個小角色,風雲海也挺喜愛的。她總是在〈Healer〉感到危及的時候,就會進來幫助一把。而這一次的

幫助〈Healer〉,那玩耍遊戲的點子之超級瘋狂再加上超級可愛的方式,風雲海也挺喜愛的。你能想像嗎!?就以玩具彩色噴

射槍,以及一大堆的白色麵粉包,就能把〈斐尚守〉那一幫人幾乎一網打盡了。當然,最有意思的是,〈大嬸駭客〉也加入戰

局,讓〈大蓉小跟班〉是能大辣辣地開著〈斐尚守〉的白色跑車,在那兒一下子直衝,一下子又背開,把那一群人甩得團團轉

呢!





53.這時候,當〈大蓉小跟班〉把它們的外面搞得雞飛狗跳之後,〈斐尚守〉自然就得出去收拾殘局,且那輛「白色跑車」可

是他的愛車。於是,自然地,〈Healer〉就有機會大顯身手,而不再被那一幫人所監視與眼目的特定關注。





54.〈Healer〉趁著〈黃在國〉與〈蔡英信〉的對話時間,看準了幾個角落,在心裡面已計算好;只需要一個小小動作,就能

把整個空間,變得天翻地覆難以收拾的局面。而果然地,〈Healer〉輕而易舉地完成這個動作,以致把整個屋子空間變成一個

混亂之場。那簡直是,太符合每個人的內在狀態了。





55.而〈Healer〉為了能帶著〈蔡英信〉快點兒離開現場,只好繼續偽裝扮演他的害怕與軟弱無能的樣子。他與〈蔡英信〉說

:「前輩,拜託救救我!」〈蔡英信〉就回說:「等等,〈峰淑〉看著我,要好好跟著我,你辦得到吧。快過來......」你能

想像嗎?就這樣〈蔡英信〉的右手拉著〈Healer〉的左手,以一副拯救者之姿的快跑姿勢,跑向車子的方向。而這個〈Healer

〉在她的背後一邊假裝很害怕、軟弱無能的在跑著,一邊露出偷偷的微笑,也是甜甜的微笑,或者說也同時是滿足的微笑。嗯

,拍得挺美的!





..............................................................................................................

〈圖~6組〉




@1.↑






@2.↑






@3.↑






@4.↑






@5.↑






@6.↑





..............................................................................................................





風雲海的評分:〈第5集〉7.0


《治癒者》〈第5集〉(全20集)

年份:2014,片長:64分鐘,國別:韓國

類別:偶像劇、愛情、犯罪劇情、偵探、推理、韓國,級別:普遍級,發音:韓語





《總劇情,故事大綱簡介》:
只要錢一到,就能完美地完成任何任務的職業跑腿人徐正厚(池昌旭)代號Healer。為了調查新聞真相,會做出各種瘋狂舉動
的小記者蔡英信(朴敏英)。他們兩人,與擁有很大秘密的明星記者金文浩(劉智泰)相遇後,隱藏在過去的秘密,讓他們的
人生從此天翻地覆。





#韓劇,#治癒者,#Healer

#池昌旭,#朴敏英,#劉智泰,#金美京


.(_.^._)√•*´ 圖‧文字/風雲海
❤´:)¸.☆¸.❤¸.•°*”˜.❤❤❤˜”*°•.•.¸❤¸☆¸.❤
http://smart88798879.blogspot.tw









#何謂死亡,10/1

【奇蹟課程】《教師指南》〈第27章〉何謂死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