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nslate

Google+ 風雲海

2017/06/02

【時間的女兒】〈第3章〉理查三世,一個非常不快樂的傢伙。










時間的女兒】〈第3章〉理查三世,一個非常不快樂的傢伙。





【時間的女兒】〈第3章〉理查三世,一個非常不快樂的傢伙。
【時間的女兒】〈第3章〉理查三世,一個非常不快樂的傢伙。




1~130
..............................................................................................................





1.「你就不能找點比這快活的玩意研究嗎?」第二天早上〈朱儒〉問他,她指的是〈葛蘭特〉靠在床邊書堆的〈理查〉畫像。


2.「妳不覺得這張面孔很有意思嗎?」


3.「有意思!他讓我毛骨悚然,就像隻悽慘的落水狗。」


4.「歷史書上說他是個厲害的強人。」


5.「藍鬍子也是。」


6.「似乎相當有名。」


7.「藍鬍子也是。」


8.「而且還是個好戰士,」〈葛蘭特〉壞心地說,等她回答。「怎麼,藍鬍子不是嗎?」


9.「你幹嘛要研究這張臉?這到底是誰啊?」


10.「理查三世。」


11.「看吧,算我白問了。」


12.「妳是說妳知道他會長這個樣子?」


13.「正是。」


14.「為什麼?」


15.「他不是個冷血兇手嗎?」


16.「妳好像對歷史滿熟的嘛。」


17.「這每個人都知道吧。他謀殺了兩個小姪子,可憐的小鬼頭。把他們悶死了。」


18.「悶死?」〈葛蘭特〉興味盎然地問,「這我不知道。」


19.「用枕頭悶死的。」她用小拳頭用力捶他的枕頭,快速精準地換掉。


20.「為什麼要悶死?為什麼不用毒藥?」〈葛蘭特〉問。


21.「不要問我,又不是我策劃的。」


22.「誰說他們是被悶死的?」


23.「我學校的課本上說的。」


24.「是,但歷史課本上是引用誰說的?」


25.「引用?課本沒有引用,只陳述事實。」


26.「課本上有說誰悶死他們嗎?」


27.「一個叫做〈泰瑞爾〉的人。你上學的時候沒唸過歷史嗎?」


28.「我上歷史課,但那不等於唸過歷史。〈泰瑞爾〉是誰?」


29.「我完全不知道。〈理查〉的朋友吧。」


30.「大家怎麼知道是〈泰瑞爾〉幹的?」


31.「他招供了。」


32.「招供?」


33.「當然是在他被判有罪之後,被吊死之前。」


34.「妳是說這個〈泰瑞爾〉真的是因為謀殺兩個小王子被吊死的?」


35.「當然啦。要不要我把這張晦氣的臉拿走,換成比較愉快的畫像?〈哈拉德〉小姐昨天帶來的那一疊裡有很多滿好看的面
孔。」


36.「我對好看的面孔沒興趣,我只對晦氣的臉有興趣,對『厲害的冷血殺手』有興趣。」


37.「個人口味不同。」〈朱儒〉不出所料地這麼說。「反正我不用看,感謝老天。但我覺得這足以妨礙骨頭癒合了,幫幫忙
吧。」


38.「要是我的骨頭不癒合,那妳可以怪在〈理查三世〉頭上。我覺得他的惡名再加上這一條也無所謂。」


39.〈瑪塔〉下次來探病的時候,他一定要問她知不知道這個〈泰瑞爾〉是何許人也。她的常識並不特別豐富,但她在名校受
過非常昂貴的教育,或許多少還能記得一點。


40.但第一個從外界出現的人是〈威廉斯〉巡佐,高大粗獷滿面紅光;〈葛蘭特〉一時之間忘記了古時的戰役,只想著今日的
好漢們。〈威廉斯〉坐在小而硬的訪客用椅子上,雙膝敞開,淺藍色的眼睛在窗戶的光線下像滿足的貓咪一樣瞇起來。〈葛蘭
特〉慈愛地望著他。能跟同行用繞著彎子的行話聊公事,聽聽本行的流言蜚語,八卦一下圈內的角力,知道誰表現好誰表現差
,甚為愉快。


41.「警司要我慰問你,」〈威廉斯〉起身離開時說,「他說如果有什麼他幫得上忙的你儘管說。」他的視線不再避著光線,
轉而落在書堆旁的畫像上。他歪著頭打量。「這傢伙是什麼人?」


42.〈葛蘭特〉正要告訴他,又轉念一想他也是警察,跟他一樣因為職業關係習於判別各種面孔,對他而言人臉在日常生活中
有其重要性。


43.「一個十五世紀的無名畫家畫的。」他說,「你覺得如何?」


44.「我完全不懂畫。」


45.「我不是問那個。我是說你覺得畫裡的人怎樣?」


46.「喔,喔,我明白了。」〈威廉斯〉彎身皺起眉毛,仔細打量。「你說『怎樣』是什麼意思?」


47.「你覺得他是怎樣的人?法官還是被告?」


48.〈威廉斯〉考慮了一會兒,然後充滿信心的說:「法官。」


49.「你這麼覺得嗎?」


50.「當然。怎麼了?你不同意嗎?」


51.「我同意。但奇怪的是我們都錯了。他是被告。」


52.「這還真沒想到,」〈威廉斯〉再度仔細打量。「所以你知道這是誰囉?」


53.「知道,〈理查三世〉。」


54.〈威廉斯〉吹了一聲口哨。


55.「原來是他啊!唉喲,真是的。塔裡的小王子之類的。壞叔叔的原型。我猜你知道答案的話就看得出來了,但猛然看去就
不覺得。我的意思是,看出他是個壞蛋。這麼說來他跟〈郝斯伯利〉長得真像,要是硬說〈郝斯伯利〉有什麼缺點,那就是他
對被告太好了。他在結辯的時候會刻意偏向他們。」


56.「你知道小王子是怎麼被謀殺的嗎?」


57.「我對〈理查三世〉一無所知,只知道他媽媽懷了他兩年才把他生下來。」


58.「什麼你從哪聽來的?」


59.「應該是學校課本吧。」


60.「你的學校一定非常特別。我的歷史課本完全沒有提到懷孕的事。所以〈莎士比亞〉和《聖經》才有新鮮感,裡面總有現
實生活描寫。你聽說過一個叫做〈泰瑞爾〉的人嗎?」


61.「聽過,他在『半島與東方』的船上行騙,在埃及號船難時淹死了。」


62.「不是,我是說歷史上的人物。」


63.「跟你說,除了一O六六年和一六O三年之外,我對歷史一無所知。」


64.「一六O三年發生了什麼事?」〈葛蘭特〉問,他的心思還在〈泰瑞爾〉身上。


65.「我們永遠都得尾大不掉地拖著〈蘇格蘭人〉了。」


66.「總比他們每分鐘就要割我們的喉嚨要好。據說謀害小王子的人是〈泰瑞爾〉。」


67.「那兩個姪子嗎?不,這名字我不熟。好了,我得走了。我能幫你什麼忙嗎?」


68.「你是不是要去查令十字路?」


69.「對,我要去鳳凰戲院。」


70.「那你可以幫我一個忙。」


71.「說吧。」


72.「去書店幫我買一本英國歷史。大人看的。如果有〈理查三世〉生平的話也買一本。」


73.「好,沒問題。」


74.他出去的時候碰到了〈亞瑪遜〉女戰士,看見一個身材跟他不相上下的護士讓他吃了一驚。他不知所措地喃喃道了聲早安
,疑惑地瞥了〈葛蘭特〉一眼,消失在走廊上。


75.〈亞瑪遜〉女戰士說她應該要替四號病人擦澡,但她要先來看看他是不是相信了。


76.「相信了?」


77.相信〈獅心王理查〉是個高貴的騎士。


78.「我還沒看到〈理查一世〉呢。但還是讓四號等一會兒好了。跟我講講妳對〈理查三世〉的認識吧。」


79.「喔,那兩隻可憐的小羊!」她說,巨大的銅鈴眼裡充滿了憐憫。


80.「誰?」


81.「那兩個小男孩啊。我小時候會做惡夢,夢到有人在我睡覺的時候用枕頭蒙住我的臉。」


82.「兇手是這麼幹的嗎?」


83.「是啊,你不知道嗎?國王一行人〈沃里克〉的時候,〈詹姆斯‧泰瑞爾〉爵士騎馬回〈倫敦〉,叫〈戴頓〉和〈佛瑞斯
特〉殺了他們,然後把小王子埋在樓梯下面的石堆裡。」


84.「但妳借我的書裡沒寫這個啊。」


85.「喔,那本是考試用的,如果你知道我在說什麼的話。那種書裡沒有真正有趣的歷史。」


86.「我能問問妳是從哪裡聽到〈泰瑞爾〉的謠言嗎?」


87.「那不是謠言,」她用受傷的語氣說,「〈湯瑪士‧摩爾爵士〉的歷史記載裡就有提到。英國歷史上沒有比〈湯瑪士‧摩
爾爵士〉更受人尊敬、更值得信任的人了。不是嗎?」


88.「是。反駁〈湯瑪士爵士〉太不禮貌了。」


89.「這可是〈湯瑪士爵士〉說的,他真的認識當時的那些人。」


90.「〈戴頓〉和〈佛瑞斯特〉嗎?」


91.「不是,當然不是,但是他認識〈理查〉,還有可憐的皇后跟其他人。」


92.「王后?〈理查〉的王后?」


93.「對。」


94.「為什麼可憐?」


95.「他讓她的日子過得糟透了。他們說他給王后下毒。他想娶自己的姪女。」


96.「為什麼?」


97.「因為她是王位繼承人。」


98.「原來如此。他除掉了兩個小男孩,然後想娶他們的姊姊。」


99.「對。他不能取小男孩啊。」


100.「的確,我想〈理查三世〉從沒起過那種念頭。」


101.「所以他想娶〈伊莉莎白〉,鞏固王位。事實上她嫁給了推翻他王位的繼任者。她是〈伊莉莎白〉的祖母。我很高興〈伊
莉莎白〉有一點金雀花王室的血統,我不太喜歡都鐸王室。我得走了,要不然我還沒替四號擦完澡,護士長就要來查房了。」


102.「那就等於世界末日啦。」


103.「那等於我的末日啦。」她說著離開了。


104.〈葛蘭特〉再度從書堆上拿起她借給他的那本書,試圖釐清〈玫瑰戰爭〉到底是怎麼回事。他失敗了。軍隊進攻又反攻。
〈約克〉和〈蘭開斯特〉輪流打勝仗,讓人混亂不已。這簡直跟看遊樂場的碰碰車迴轉相撞一樣毫無意義。


105.但他覺得這場騷動的根源是在將近百年前,直系血脈在〈理查二世〉下台時斷絕後,就開始醞釀了。這段歷史他很清楚,
因為他年輕時在新戲院看過〈波爾多的理查〉,看了四次。篡位的〈蘭開斯特〉家族統治了〈英格蘭〉三個世代:〈波爾多的
理查〉裡面的〈亨利〉並不快樂,但治國有方;〈莎士比亞〉的〈哈爾王子〉在〈阿金庫爾〉大獲全勝:他愚蠢兒子的統治則
失敗透頂。人民眼見可憐的〈亨利六世〉的一票損友虛擲了在法國的勝仗,〈亨利〉自己則在籌畫「伊頓公學」,同時懇求宮
廷裡的仕女把胸口遮起來。怪不得人民再度渴望正統血脈。


106.三代的〈蘭開斯特〉君王,都有一種討人厭的狂熱,和隨著〈理查二世〉之死消逝的宮廷,自由主義成強烈對比。〈理查
〉不干涉他人的執政方式,幾乎在一夜之間助長了焚燒異教徒的聲勢。異教徒在這三個世代中持續慘遭火刑。怪不得街頭人群
的心裡也開始悶燒起不滿的火苗。


107.特別是人民面前就有著〈約克公爵〉:一個有能力、有天賦、理智又深具影響力的偉大貴族,在血緣關係上也是〈理查二
世〉的繼承人。他們或許並不希望〈約克〉取代可憐的蠢〈亨利〉的位子,但他們確實希望他接管國政,釐清這一團糟。


108.〈約克〉試過了,在努力過程中戰死沙場,他的親族則因此流放或隱居。


109.但當一切塵埃落定時,〈英格蘭〉王座上坐的是和他並肩作戰的兒子,這個國家愉快地臣服在高大金髮,英俊萬分,風流
倜儻且聰明異常的〈愛德華四世〉之下。


110.〈葛蘭特〉對〈玫瑰戰爭〉的了解就僅限於此了。


111.他從書頁上抬起頭來,看見護士長站在房中央。


112.「我敲過門了。」她說,「但你看書看得太專心了。」


113.她站在那裡,苗條而疏遠,跟〈瑪塔〉一般優雅;白袖口下露出的雙手輕輕地在纖腰前交握,莊嚴地披著白色的頭巾,唯
一的裝飾品是代表學歷的銀徽章。〈葛蘭特〉想知道這世界上是否有比這所大醫院的護士長更堅不可摧的姿態。


114.「我喜歡上了歷史。」他說,「雖然有點晚。」


115.「非常值得欽佩的選擇,」她說,「這讓人能客觀起來。」她的視線落在那張畫像上。她說:「你是〈約克派〉還是〈蘭
開斯特派〉?」


116.「所以妳知道這是誰?」


117.「知道。我在還是實習護士的時候常常去國家畫廊。那時我沒錢又很累,畫廊裡又安靜又溫暖,而且有很多坐椅。」她微
微笑了一下,回憶那個年輕、疲累又認真的自己。「我最喜歡人像畫廊,因為那裡給人的感覺和研讀歷史一樣。那些在過去叱
吒風雲的人物,他們全都只是在帆布和顏料下的名字。那時我看過很多人像。」她把注意力轉回畫像上。「一個非常不快樂的
傢伙」她說。


118.「我的外科醫生覺得是急性骨髓炎白質炎。」


119.「小兒麻痺嗎?」她思索一下。「或許吧。我沒這麼想過。但我一直覺得他似乎非常不快樂。這是我所見過最悽慘最難過
的面孔,而且我看過的面孔可不少。」


120.「所以妳覺得這是在謀殺案之後畫的囉?」


121.「喔是的,顯然是。他不是那種會輕率行事的人。他有那種才幹。他一定知道這是多麼可怕的罪行。」


122.「妳覺得他是那種事後無法忍耐自己的類型。」


123.「你說得沒錯!對,他非常想要某個東西,但是到手之後發現付出的代價太大了。」


124.「所以妳不認為他是真正的壞人?」


125.「不是,絕對不是。壞人不會難過的。那張臉上充滿了深刻的痛苦。」


126.他們沉默地一起打量了畫像一會兒。


127.「你知道嗎,在那之後不久他的獨生子就死了,他一定覺得像是報應。還有他妻子的死。在那麼短的時間裡失去了最親近
的人,簡直像是天罰吧。」


128.「他在乎他太太嗎?」


129.「他太太是他的表親,他們是青梅竹馬。所以不管他愛不愛她,兩人總是可以作伴的。我猜當你坐在王座上的時候,有人
相伴一定是一種難得的福氣。我得去巡房了。我甚至還沒問我想問的問題呢。你今天早上覺得怎麼樣?但你有心情關心一個死
了四百年的人,這是非常健康的表現。」


130.自從他第一眼看到她之後,她就一直沒有移動過。她微微內斂地笑了一下,走向門口,雙手仍舊輕輕交握在腰帶前。她有
一種超然的姿態。像是修女。像是女王。





..............................................................................................................





#時間的女兒,#推理小說

#作者約瑟芬鐵伊,#JosephineTey,#譯著丁世佳

#出版社漫遊者,#2014年6月


.(_.^._)√•*´ 圖‧文字/風雲海
❤´:)¸.☆¸.❤¸.•°*”˜.❤❤❤˜”*°•.•.¸❤¸☆¸.❤
http://smart88798879.blogspot.tw









#何謂死亡,10/1

【奇蹟課程】《教師指南》〈第27章〉何謂死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