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nslate

Google+ 風雲海

2017/05/04

【人生畢業禮】〈第4章〉你是否願意時常對我說「哈囉」,我才有機會回應「哈囉」?











人生畢業禮】〈第4章〉你是否願意時常對我說「哈囉」,我才有機會回應「哈囉」?





【人生畢業禮】〈第4章〉你是否願意時常對我說「哈囉」,我才有機會回應「哈囉」?
【人生畢業禮】〈第4章〉你是否願意時常對我說「哈囉」,我才有機會回應「哈囉」?
【人生畢業禮】〈第4章〉你是否願意時常對我說「哈囉」,我才有機會回應「哈囉」?




1~36
..............................................................................................................


1991年1月15日〈二〉,P41.


1.〈Raj〉:〈保羅〉,我想,你已經開始了解,過去將近九年的時間,我們所做的事都與你息息相關,大部分都屬於一種間
接的教育,間接地將你帶入你存在本質的真實要素中,神不知鬼不覺地藉著我與他人的對話形式,將你紮紮實實地改變過來。
現在,該是讓你看清原委的時候了,我一直在致力於你的覺醒,治癒你過去錯誤的自我認同。


2.如我較早時所說的,我們這類對話,其實是在建構你與實相以及你的清明神智之間的連結,同時你已開始領會,為什麼在夢
境中的人必須主動伸出手來,以及為什麼一個人的指導靈不能一廂情願地強迫被指導者就範。受指導的人已經否定了實相,強
而有力地阻止了它的呈現,沒有人能穿透那種抗拒。事實上,那種抗拒不只是一層外殼而已,它是一種漠視,到死都不願去看
。沒有人能夠穿透那種漠視的行為,你也可以稱之為無知的行為。


3.為此之故,一切操之於你,這與小我的說法當然相互牴觸,小我認為那神聖的存在當然具備了足以穿透幻相的真實力量,如
果有人的指導靈沒有穿透幻相,那表示我們一定不是我們所宣稱的那個真我。這種說法,只是另一種防衛伎倆,在為自己的無
知〈拒絕知道〉辯解而已。


4.因此,你愈持續穩定地與我對話,表示你愈持續穩定地讓實相經驗進入你的生活,這一實相經驗,與你所認定的那種實相大
不相同。這是你的神智開始恢復清明之刻,也就是覺醒的開始!你練習傾聽,等於在練習跨出你故步自封於私密且狹隘的自我
觀與世界觀。


5.此刻及過去的九年裡,你最顯著的變化即是「傾聽」。你對這些有益的談話,所投入的心力雖仍不足,但因著你願意讓我透
過你與別人的對話,你已經與「真實世界」以及實相建立了某種連結。你現在能夠承認這一事實了:真正的實相,就是你所在
之處,你並不是那個敝帚自珍的小我、老搭檔,或「笨拙的保羅」,那個隱私的、個人的自我感,與真正的實相幾乎無關。你
已經能夠不帶恐懼地接納這一概念的真實性了,也許你還有些勉強,有些抗拒,但已少了很多恐懼,而且,現在的你,還帶著
一些積極的好奇心。


6.我得告訴你,不要思考太多,這對你很重要,因為你的思考已成了一種習慣。我的意思是,它缺乏原創性,受限於過去,只
會鞏固舊有的概念與恐懼,因為你對它們太熟稔了,它們隨時都能誤導你,阻礙你進入你的正念之境。


7.人格個性層面的經驗,強而有力地阻擋了一個人經驗到他真正的個體生命,也就是他的真實身分。讓我再強調一次,請牢牢
記住:當你不處在與我「通靈」時,也要跟我保持恆常的聯繫。即使在你跟別人互動或從事日常活動之際,你與我隨時穿插進
來的對話,對我絕不是打擾。


8.我鼓勵你像個小孩一般,初到新環境中,不斷地問:「這是什麼」、「那是什麼」、「這個又是什麼」、「那個又是什麼」
,這些發問大多不會構成父母的困擾,因為他們知道,本來就該傳授給孩子自己所知道的林林總總。同樣的,我的任務也理當
回應你諸多的問題:「這是什麼」、「那是什麼」、「這到底是什麼意思」、「那到底是什麼意思」、「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


9.這些問題不會造成我的負擔,反之,它們會將我們連結在一起,你也能藉此鬆懈你對小我的執著不捨,恢復你對真實身分的
覺知經驗;當然,它有助於我們在永遠如是的真我層面互通。只要你不對我視若無睹,好似我根本不存在於你的生命內,也不
當我似有若無地,扭曲我的訊息,把它變成你想要的樣子,好讓你安安心心地繼續待在無明之中。


10.就像我先前曾說的,唯一持續不變的,是那實相,唯一面對你的,也是那實相。你所經驗的每件事,就實相的角度而言,
都有它的意義。但是你自己對它所下的定義,不過是為了保護你對它真實意義的無知,使得它愈來愈不像實相。同樣的,這使
得你對它的虛妄認知反而變得像真的一樣,值得你繼續珍視下去。


11.在此,我無意給你一堆教誨,好似要你拼命去領會、去理解它,且用在生活上!我只是提供一個經驗,讓你練習不要那麼
百般阻撓我,以至於對我的訊息置若罔聞。要知道,這類的經驗並非發生於無明妄念裡,也非源自〈保羅〉的虛假身分〈你的
老搭檔〉,而是出自正念之境那一小部分的你,你才可能經驗到一小部分的真正實相。


12.我在此要灌輸給你的,是屬於你真我的體驗,而不是一種「理性的知識」。說真的,借用〈蘇珊〉的說法,我坐在這兒說
了一堆「哇啦哇啦哇啦」的廢話,你若聽得專注,沒有漏聽一個「哇啦」,那麼覺醒的內在動力就會出現,因為在你的防衛系
統之內,你是不可能聽到我這套「哇啦哇啦」的說詞的。因此,在你正念之境內的經驗,即使不是全面的,也會相當具體而真
實。這樣,你的焦點才會由狀似真實的虛構搭檔,轉向狀似虛幻的真實朋友那裡,也就是那狀似不存在的真你那裡。


13.無論你到哪兒,攜我同行吧!隨時主動跟我保持「連線」狀態,不論你是否正在傳達我的訊息,或默默地與我對話。請利
用我來把你一直身處其中的實相反映給自己,那是你的天賦權利,無需我的幫助,你也自然能經驗到的。


14.我不會在意如果你問:「你在嗎?」我總是回答:「是的。」即使你半小時問了我三十次,也都歡迎之至,因為當你問我
是否臨在,而我回答「是」時,你會同時意識到你自己的臨在,雖然你還不能領悟它全面的意義。


15.讓我再次重申一下:避免思考!如果你想要慧見的激勵,不要思考,只是傾聽!傾聽我的話語。我們這一類的「對話」及
「連結」會產生更大的效果,而以真知的形式到來,進一步鞏固你所專注的對象,並且進一步將你由〈你自認為是你的〉扭曲
的自我感中解放出來。然而,這些成效是無法經由思考來達成的〈那是不可能的〉。


16.再說一次,如果你想了解,就不要思考,只是傾聽、對話!主動跟我談話、主動與我同在,也就是說,主動地邀請我進來
。因為你允許我進入有多深,就表示你讓自己有多深地融入你的正念之境、你全然清明之境,讓你徹底經驗到那實相、天國、
神的造化,那合一且完整一致的境界。


17.不要作任何預設,就拿你詢問我去赴〈麥可〉的約會是否恰當一事來說,即使你內在的制約告訴你:「當然恰當,時間都
約好了,我必須到那裡,也應該到那裡,去赴約沒什麼不妥。」可是,你並不是「真的」知道前往赴約對你是否恰當。「應該
赴約」只是一個概念,而那概念來自你的教育與訓練,其中少不了一些約定俗成的社會禮節。但在實存的境界,沒有什麼協議
或社會禮節的。不過,確實有一種裡外整合而秩序井然的「絕對恰當」存在,那就是與真神的運作相互呼應,也就是說,你可
能需要,也可能無需去履行你說過要做的事,因為,你的忠誠應放在與天道相合,而不是與人的配合上頭。


18.沒錯,你尚未抵達這種心境,但其實你說這話的真正意思是:你在理智上還無法理解。然而,從我們持續對話的基礎可看
出,你不只願意,還發出了邀請,真心想要經驗到正念之境中的自己〈無論你在理智上是否了解〉,且在可能的範圍內,依你
的正念去行動。小我那一部分的你根本無法跟我說話,是你的本體,在你的真實存在中與我對話、傾聽我。你以這種方式維繫
住你清明的神智,你的整體性,你的實相,不論你是否「理解」,不論你是否允許與〈Raj〉之間的對話。


19.此刻,你無需進入冥想的狀態。只有在溝通的線路開始出現雜音時,冥想多半有其助益,然而,它只是清除線路干擾之「
音」的方法而已。其實,我們的連線品質相當穩定,不論你的小我打不打岔,你都聽得到我的。


20.此刻,你無需進入冥想的狀態。只有在溝通的線路開始出現雜音時,冥想多半有其助益,然而,它只是清除線路干擾之「
音」的方法而已。其實,我們的連線品質相當穩定,不論你的小我打不打岔,你都聽得到我的。


21.記住,這是今天我們談話的關鍵:正是這樣的對話,正是與我的連線〈而不是連線的言詞〉,構成了一座橋樑,讓你能由
小我的自我感轉向真我的覺性去。說真的,要是你害怕聽我講到某些內容,你可以要求我只說「哇啦哇啦」,因為構成你我橋
樑的,並非說出的內容,而是我們的「連結」本身。


22.你了解,從局限於三次元的人生架構,或是從小我狹隘的視角看去,你所經驗到的一切,只是對真相的某種認知而已,那
與真正發生的真相還有很大的差距。對真相的某種認知,是一種概念化的過程,而非直接的體驗。如果那種概念化被視為一個
經驗,誤解便形成了。我以前曾提過,人們對真相難免產生誤解;我也曾說過,你不會靠理解而進入天國的,只因這虛構的伙
伴既非真實存在,故不可能了解真正的實相,而實相正是它存心否定之物。


23.你是智慧的存在,我也是智慧的存在,我們的互動經驗,也應屬於智慧與真義這個層次。但它絕非你心目中所認定的那一
種「了解」,它屬於真知的經驗。你對這種經驗已經不陌生了。


24.當我們交談時,當我們連線時,這經驗是極富智慧性的。但,它充滿了智慧,並不表示你就應該去「理解」它。因為,〈
保羅〉,你並不打算運用這「理解」去加強自己否定實相的能力;換句話說,你也不會利用它去增強老搭檔〈你那虛構的伙伴
,也曾是你所認定的你〉的能耐。其間的區分非常微細,你只能從經驗裡去拿捏,它會讓你益發自願地進入那種心境,在那兒
,你個人性的自我感只會顯得虛幻不實。


25.因此,看起來,我好像在提供訊息要你思考似地,不,你只需與它同在,跟它共處一下,不用思考,但與它共處時,可別
將我們的對話摒除在外。


26.現在,既然你還在傾聽,我想要你做一件事,我要向你提出要求,給你一些指令,但我會說得婉轉一些。你是否願意跟我
保持連線狀態?至少,你是否願意時常對我說「哈囉」,我才有機會回應「哈囉」?你是否願意允許我以朋友的身分出現?你
是否真的想要一個朋友,真心到願意不時探問一下你的朋友是否仍在身邊?因為,你知道,我愛你,我要跟你談論那個深知真
你的你。


27.〈保羅〉:我對自己的遲疑感到驚訝,那是一種不敢確定自己能否持之以恆的感覺,但我會回答你:「好的」。令我驚訝
的是,我好像沒有感受到此事的重要性。


28.〈Raj〉:〈保羅〉,別過份驚訝了,那也算是一次美妙的分心。別去「思考」這個。只問自己願不願意這樣「做」。不要
思考你的回答!你是否願意隨時與我保持連結?


29.〈保羅〉:願意。


30.〈Raj〉:我要你寫張紙條,貼在電腦螢幕上,上頭寫著「你要一個朋友嗎?」〈保羅〉,你要一個朋友嗎?


31.你真能獨自生存到不需要朋友的地步嗎?我不是指那個虛幻朋友,我指的是一個「真實」的朋友。不要思考那個問題,只
是感覺它,然後將紙條貼在螢幕上。


32.〈保羅〉:我會照做。


33.〈Raj〉:現在,我們又回到那個需要喘口氣的感受上頭了,對嗎?〈保羅〉。這只表示,你覺得需要抽身一下。我們可以
在這狀態下告一段落,但是你仍可繼續探問我的臨在,並且傾聽我的回應。你只需覺察到自己有這樣的需求、想退到私密的自
我感就行了。不要批判自己,只是覺知它。告訴你吧,對這種主動連線的狀態,你其實有能力承受更久的時間的。我也要你記
得,我們之所以能夠對話,完全是出自你的選擇,不是我將自己強加於你的。你並不需要由我這兒抽身,那不過是藉口,唯有
當你一時忘了是你主動要求連結的事實,那藉口才會發生作用。


34.事實上,你的抽身並沒有掙脫我對你的擁抱,你退縮到你的私密中,使你感受不到你始終擁抱著一切的事實!你好像想把
我關在門外,其實,要知道,你只是把自己關在門內而已。這種為了安全而自行隔離的自我保護性的退縮,並不會帶給你安全
感的,它其實是在畫地為牢。


35.我們在這兒打住吧!我不打算與你辯論。


36.我知道你會隨時探問我的,我一直都主動且恆常地臨在於你。我可不是一個二十四小時值班的精神科護士!我是你的弟兄






..............................................................................................................





#人生畢業禮,#1991年1月15日〈二〉,#P41.~#P51.

#保羅諾曼圖特,#PaulNormanTuttle

#奇蹟資訊中心,#翻譯者若水,#翻譯者林慧如





.(_.^._)√•*´ 圖‧文字/風雲海
❤´:)¸.☆¸.❤¸.•°*”˜.❤❤❤˜”*°•.•.¸❤¸☆¸.❤
http://smart88798879.blogspot.tw









#奇蹟課程,8/17

【奇蹟課程】〈第17章〉寬恕與神聖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