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6.27【奇蹟造句】與「笨拙我執」的「卑微渺小」認同的話,
它一定得展現出「虛假不實的自信」、「軟弱無能的自大」、「神智瘋狂的傲慢」於它自己,於別人,於醜惡世界。

2017.6.26【奇蹟造句】請問,你的「一成不變」是去營造「罪咎懼黑暗的劇本」於你;
還是,你的「一成不變」是去創造、推恩、延伸、祝福「真實喜悅的劇本」於你!?

2017.6.25【奇蹟造句】與笨拙我執「一丘之貉」之你融我融,
而能夠為你帶來你想要的幸福喜悅的「一帆風順」,這才叫做「一場春夢」了無痕。


2017.6.27【賽斯書】《個人實相的本質》〈塗鴉筆記〉
請問,若只是「解一小部分的綁」,或在你身上,仍然有「一大部分的綑繩」,這也能算「解綁」嗎?

2017.6.26【賽斯書】《個人實相的本質》〈塗鴉筆記〉
上主從未創造過一具身體;所以,你體內的原子不停地來回穿梭,乃是「分裂心靈」的夢境傑作。

2017.6.24【賽斯書】《個人實相的本質》〈塗鴉筆記〉
難道,「上主的聖念之全然愛」真的不比「分裂心靈」、「我執限制」之一具身體,更是「蔚為奇觀的架構」嗎!?


❤【告別娑婆】「真寬恕」思維過程的範本。
★╬((Email:smart88798879@gmail.com))❤❤ 。Welcome friends from all over the world,please take advantage of 「Translate」。。。。「Translate」「Translate」「Translate」

Translate

Google+ 風雲海

2017/01/05

【真寬恕的奇蹟】〈第17章〉「正義」與合一的目標








真寬恕的奇蹟】〈第17章〉「正義」與合一的目標





【真寬恕的奇蹟】〈第17章〉「正義」與合一的目標。【真寬恕的奇蹟】〈第17章〉「正義」與合一的目標
【真寬恕的奇蹟】〈第17章〉「正義」與合一的目標。【真寬恕的奇蹟】〈第17章〉「正義」與合一的目標
【真寬恕的奇蹟】〈第17章〉「正義」與合一的目標。【真寬恕的奇蹟】〈第17章〉「正義」與合一的目標





1.如果我們仍然覺得,有必要抓緊內疚,追求分離,那麼就沒有任何東西可以改變我們的知見,療癒世界。而自我對於「內疚
和分離」的不懈操練,正好是顯現在它對於「正義系統」的努力追求中。


2.「正義」,在一個看似有著好壞善惡的世界中,是一種必需品,用於維繫某種標準,以保護清白者不受罪人的侵襲。這個標
準被反覆地權衡,以確保懲罰的力度,恰好等同於罪犯施加於受害者身上的殘暴與傷害。我們相信這樣一來,就可以防止更多
的人淪為受害者。在自我的世界中,這種形式的「正義」,在所有的「文明」國家中都是至關重要的,可謂是文明國家的基本
屬性。但因為它從不致力於,探尋我們的行為與衝突之源,所以它無法帶來任何實質上的改變。我們目前所使用的「正義體系
」,不過是由於我們相信外面真的有「壞人」,並且他們正在故意做著「邪惡的」事情,從而作出的一種反應。


3.我們對於「正義」的需求,如同我們定義它的那樣,堅定地否認了我們應當對自己人生中的一切負全責。同時也否認了,我
們其實是具有控制人生當中的一切境遇的能力的。它同時,也明確地斷言我們「有權」成為一個受害者,並為我們的評​​判需求
背書,對於一切人或事物的評判。它使我們找到了理由來自我護衛,並「證明」了我們自己的罪咎真實不虛。


4.從自我知見中,冒出來的每一個念頭,都是對某物的評判。這是真的,因為自我存在的基礎,就在於自我評判。無論是評判
別人,還是期待著被別人評判,總之「自我」就是以此為生的,所以我們在這個娑婆世界裡,總是能看見評判滿天飛。然而,
當我們在打造與裝飾我們的「正義體系」時,並沒有有意識地去「覺察真相」,也就是說我們忘了,是自己妄造出了這個充滿
「衝突與苦難的世界」。並且我們在這個世界上,就是有著刻骨銘心的需求,想要找到替罪羊,來承受我們妄想出的「內疚的
指責」。我們不允許自己,去認出我們其實是結合在彼此的關係中。我們每個人,都在根據別人的信念系統,跳出完美的「回
應之舞」。


5.我們不想要看見,我們其實是在利用別人的所作所為,來讓自己的「內疚」處於隱形狀態。無論,那是一場種族滅絕的大屠
殺,還是一個吵鬧的鄰居。總之我們必須,得找出一個比自己更壞的人,來關注與評判。我們以弟兄之名,將自己釘在了十字
架上,同時又疑惑為何這樣的「威懾」,卻無法防止更多的犯罪與戰爭。


6.當我們意識到,自己對於眼前的世界,其實是有選擇的時候,我們就需要重新審視一下,我們的「正義制度」究竟將我們引
向何方。如果它的目的,不是為了把我們結合在一起,或者教會我們「如何去愛」,那麼它終將一事無成。無論,我們如何加
強防衛,投入多大的軍費,修建多高的獄牆,希望以此能夠把自己,跟那些「戰爭販子」和「罪犯」隔離開來,我們註定都不
可能成功,註定找不到安全感。我們都是同一個集體意識當中的一部分,這個集體意識「自己向自己宣戰」,因為一個古老的
名為「原罪」的理念。於是,「正義」就演變成為另一種形式的報復。


7.歸根結底,我們好像遭受的所有衝突,都源於我們相信不同,並由此體驗到了不同,這種「不同感」看似將我們彼此分離。
那麼我們如何療癒這份錯誤的知見呢?療癒源於結合的願心,源於不再滿足「自我的分離」需求,不再聽從自我而把自己跟其
他人〈任何人〉進一步地分開,甚至隔離。如果「真療癒」,是讓「真理」回復心靈之中,那麼「正義」就必須以回復合一為
己任。在回復合一的路上,我們將會發現,沒有任何人可以佔他人的便宜,並從中真正獲益。只有當你知曉一人獲益則全體獲
益、一人受損則全體受損之時,你才有可能,感受到合一之真意。


8.從「分裂的心靈」角度來看,完全無法理解,為何以「結合之願」取代防衛,卻能讓對方也放下攻擊之心。然而,從「分享
的人類集體覺識」的角度來看,這卻顯然是唯一的必然結果。


9.當你明白「是你自己創造了自己的現實」時,你就會清楚明瞭,你對某事的願心提前,就預定了它的結果。既然我們本是「
同一個心靈」,那麼我們與其他同伴的集體共舞,就會一直不斷地確保,為某人的目的服務,也同時為所有相關者的目的服務
。我們目前關於「罪咎與救贖」、「罪犯與處罰」之道,從來都沒有為我們帶來過真正的和平。它也從未真正地保護過我們不
受「罪犯」之害,對於「消滅犯罪」亦是毫無貢獻可言。而且,如果依然按照目前的方式運作的話,它永遠都不可能「消滅犯
罪」。恰恰相反,它的運行之道,完美地保證了我們真正賦予它的目標實現:「保持罪咎的神聖性」,「維護分離之願」。


10.為了知曉合一的平安與和諧,我們必須以和平作為自己的目標,並且這必須是每個人的願心與目標,否則你就無法自由地
享有它。任何你感覺難以寬恕、無法寬恕的事情,都是直接與「你隱藏的罪咎感」相關的。「寬恕」必須無視任何罪咎感展現
自己的形式。如果我們還抱持著老套的思想,覺得某人可以從他人的失落中獲得些好處,那我們就根本不可能理解合一為何物



11.當我們看著這世上層出不窮的問題,看著各種目標之間,強烈的現實利益衝突的時候,我們會感覺和平不可能被實現。衝
突各方的願望與信念,似乎完全無法調和。但它們之所以會看上去是這個樣子,是因為我們暗地裡,希望它就是這個樣子。「
攻擊與防衛」其實從來都不是真的關於文化、政治、社會與宗教的差異。它們的真正原因是,在於我們普遍分享的自我信念中
「刻骨銘心的罪咎感」:我們內在肯定有什麼地方出了錯。自我的思想全是關於「罪咎」,而由「罪咎」所衍生出的「內疚感
」,無時無刻不在噬咬著我們每個人的內心,所以我們才會想要躲起來,躲到「對別人的指責與攻擊」之中。


12.我們對於自己的攻擊,其實並不想要一個「和平的解決方案」,因為這樣會妨礙我們,賦予攻擊的真實目的。同時,因為
「防衛」,不過是另一種形式的攻擊,是從另一個視角來看待與定義的攻擊,所以「防衛」所涉及的原則與攻擊相同。「防衛
」其實從來都不想尋得一個「和平的解決方案」,因為這樣的話,就再也沒有「壞人」可供責難了。


13.對於任何形式的衝突而言,實施一個「和平的解決方案」的難易程度,等同於「我們寬恕自己」的難易程度。當我們不再
需要「投射內疚」時,當我們不再想要責備別人時,我們自己想要得到的,就會正是我們想要自己的弟兄得到的。於是所有的
衝突都會煙消雲散,因為「衝突的根基」已經被消除了。如果這幅場景,對於我們來說實在是太難以想像的話,那只能表明,
我們尚無法想像:自己有可能完全解除「內疚的束縛」。


14.自我的第一道防衛,「拒絕放下防衛手段」的藉口,就是說對方不會放下防衛,所以我們單方面放下的話,肯定會遭受損
失。沒有辦法用邏輯,來說服「自我知見」放棄它的這個觀點,因為它根本不相信,我們的心靈與意識其實是結合在一起的。
它沒法看見,我們的渴望與恐懼,跟其他人的渴望與恐懼,其實是同一個。它無法認同,我們每個人其實是在走向同一個目標
,無論我們彼此的知見,是如何不同!


15.要了解這一點,需要我們邁出信任這一步。寬恕你自己吧,放下那些「自我表面」上對於你弟兄的譴責,因為它們其實全
都是「自責」。起願「讓自己看清」弟兄真心想要的,其實也是你真心想要的,感受一下彼此之間的聯結,以之取代你曾經誤
以為是的、不可調和的委屈與怨尤。


16.寬恕你自己,就意味著,你願意「讓自己看清」你自以為發生過的那些事情,那些完全有理由,讓你譴責與釘死自己的事
情,其實從來都沒有發生過。你並不是一個身體,你並不是那個看上去,彷彿在遭受痛苦與死亡折磨的身體。而且你也根本不
受那些恐懼信念的製約與束縛。那些信念,一直讓你辛苦防備著你的弟兄。


17.寬恕你自己,意味著,你願意「讓自己找到」那和平與充滿愛意的自性,他現在就住在你的心靈裡,他從來都沒有改變過
,你只是與他失去了連接而已。寬恕你自己,意味著,你放下那些譴責的思想,不再讓這些思想把你與弟兄分割開,於是你們
倆同時獲得了自由。由我們非愛之念而生的整個世界,此刻也獲得了自由。


18.無論,是在個人的層面還是全球的層面上,道理其實都一樣。一個小孩拿了另一個小孩的玩具,一個成人偷竊了一筆錢,
或者虐待了自己的伴侶,甚至於殺害了自己的弟兄,其中都有一個共同點。那個玩具被別人拿走的小孩,那個錢被別人偷竊的
受害者,或者那個被攻擊的受害人,他們都分享著一份共同的聯結。所有這些人,施虐者與受虐者,都是在跳著「一場集體意
識之舞」。


19.每個人「都感覺自己」有某處不對勁。每個人「都拒不承認」他們分享著聖愛之源。「拒絕承認」這份愛的源泉,能夠讓
他們每個人都感受到完全與完整。在他們自己選擇的分裂與分離感中,他們拼命向外尋,想找到某物或某人,來讓自己感覺完
整。他們每個人,都有著一個自我認定的形象,而打磨這個自我形象的,則是他們賦予「在共同的信念系統中」的不同意義。
所有人,絕無例外,都相信自己是孤獨的、不被愛的。


20.他們看上去像是一群陌生人,在戰場上相遇,為「對立的信念」而戰。有些人代表著「邪惡」的那一方,而另一些人則代
表著「正義」的那一面。然而所有的人,都在跳「一場集體舞」。每個人都與其他人的信念系統完美調諧,以讓自己與眾不同
的故事,看上去真實無比。「受害者」必須得有一個「加害者」,以否認自己,應當「對自己的無助之夢」負全責。而「加害
者」並不知道自己,其實是在與「自我憎恨的心魔」苦苦抗爭,所以他們必須找個人來攻擊,以疏通「自己的怒氣與內疚」。
這場「雙人舞」永遠都是完美的。此外根本沒有其他的辦法,因為真實存在的只有一個心靈和意識,它就是那個舞台,我們所
有人的故事都在那兒上演。


21.幾年前,我們在紐約舉辦了一次工作坊,在那之前一年,我們也舉辦過一次。在第一次工作坊期間,我們就提到了這場「
雙人舞」,無論是親密關係中的「雙人舞」,還是平常偶遇中的「雙人舞」。我們注意觀照我們每一個人,是如何不自覺地,
同時卻非常直接地「接納並適應」別人的恐懼與信念系統的。我們聚焦在如何讓自己敞開心扉,朝向結合,而方法就是選擇在
弟兄身上看見「基督的聖容」,並且只關注於這份神聖的交流,取代「自我之念」。


22.第二年,一位年輕護士講了自己的一個親身經歷,說她在地方醫院裡上夜班,每天都要搭乘幾乎無人的地鐵回家。她說她
每次都很害怕,「知道」自己某一天會被侵害。一天晚上,她最大的恐懼看上去像是要「實現」了。地鐵上跟她同車廂的只有
一個人,一個男人,而她非常肯定他在盯著她看。她說在極度驚恐之中,她想起我們的工作坊中提到的內容,於是儘管她非常
恐懼,但她也真的是想要換個角度看這個男人,並祈求聖靈的幫助,讓她能夠這樣做。


23.她下了地鐵,他也跟著她下了車,然後她「看見她自己」,如她所形容的那樣,轉向這位男士,告訴他,她的內心好害怕
,問他是否願意陪伴她短短的一程回到家。


24.她說他倆只是簡短地交談,就像陌生人之間那樣的交談,但她很快就不再感覺受到威脅了。當她走上台階,到自己門前時
,她感覺很內疚,因為她先前曾在心裡「指責」過他。她轉向這位男士,向他表達感激,並坦白說她最初以為他心裡在打主意
要侵害她。她說「他看了她一會兒」,臉上有種迷惑的表情,輕輕地聳了聳肩,笑了笑,溫和地說,「我先前是有這個打算」
,然後他轉身離開了。


25.對我們當中的許多人而言,要像這位女士那樣有勇氣,在那種情境下做出她那樣的舉動,還真是不太容易,需要一段時間
的沉澱。但他倆之間的互動,精彩地詮釋了我們在自己的生命旅程中,其實一直是並肩同行的。而正因為他倆做到了,所以我
們其他人在做同樣的事情的時候,就會感覺更容易了。


26.任何問題,都不可能通過「讓某人失落或承受損失」的方式,來獲得真正的解決。因為這樣的話,有些人的心裡就會不和
平,而不和平無法永恆,除非每個人都享有和平。任何以報復的方式解決,或者以其他方式解決的問題,都會讓某人感覺犧牲
與失落,這些問題必會再度重演。重演的形式或許不同,但結果卻總是會繼續讓我們彼此分離,漸行漸遠。問題之所以會產生
,是因為我們相信自己是與眾不同的,差異性是可能存在的。


27.任何解決之道,若非著眼於解決「與眾不同的幻覺與差異性的幻覺」,那麼它註定會失敗,不可能帶來真正意義上的解決
。你和你的行為之間是不同的〈你並不是你的行為〉。理解這個區別是至關重要的。你所認定的自我形象,也就是我們所謂的
「自我」,它是從過去的點滴體驗中,逐步塑造起來的。而這些體驗,不過是「你的信念系統」的外在顯化,你的信念系統其
實早已註定了你的行為。相信自我就是真實的你,結果就是你越發分不清「自己的真我」與自我〈假我〉。


28.你的自我〈假我〉只是一個形象,象徵著你認為自己是誰。你的行為,全都被用於最佳地表達這個形像,對你所具的意義
。如果你自認「有罪、不值得被愛」,那麼你的行為就會如此表現,讓他人好像確實無法愛上你。如果你認為自己「清白無罪
、非常可愛」,那麼世界就會愛上你。


29.我們用來保護自己免受「不義」行為傷害的那些防衛措施,恰恰使得「不義之舉」永世長存。無論那表面的問題是什麼,
可以是鄰里不和,可以是保護小孩免遭虐待,或者也可以是世界和平受到威脅。我們的解決之道,全都是著眼於如何把「對的
一方」與「錯的一方」分開,結果必然就是問題與衝突愈演愈烈。因為我們其實是一邊在「解決問題」,一邊在「餵養問題」
。這些問題本身,就是從區分與分離中衍生而來的。


30.相互理解,始於真誠的愛的願望。我們是用思想在溝通交流,而不是語言;充滿愛意的交流,將會破除,一切因不信任而
聳立的防衛。


31.那些選擇,讓自己被不公正對待的人們,好像在為自己的過錯贖罪。但他們將從那些「不評判他們的人」身上學到,「愛
」原來從不譴責。他們將會發現,「寬恕」並不是一種犧牲,而「攻擊」終究一事無成。於是現在,他們開始懷疑自己曾經的
信念系統,開始覺得自己可能並不「壞」吧。然後他們的心靈中,就會出現更大的自由空間,可以選擇用另一種眼光,來看自
己和世界。修正與改變的可能性呈現出來了,因為「此刻寬恕」已經搭起一座橋,連通原告與被告。


32.我們改變自己行為的第一步,是要改變「自己的價值取向」。我們可以「修正錯誤」,卻無需「定罪與折磨」。那些心甘
情願,選擇「讓寬恕」在前引路之人,將會釋放自己,看見上主從來都沒有評判過他。「雙人舞」現在可以改變了,因為沒有
了「受害者」,攻擊頓顯無謂。攻防雙方現在可以攜起手來,共同接受「上主的正義」,把愛平等地延伸至​​每一個人。愛的力
量此刻盡情綻放,保證了合一景象的到來。療癒也發生了,因為現在每個人都享有了和平。


33.上主的每一個孩子,都是「上主正義」的證明。因為他們中的每一個,都被賜予了上主所擁有的一切,不偏不倚,不多不
少。沒有人會被忽略,因為凡是完整的,就無法被減損。這份完美合一之中,所彰顯的純然和諧與和平,正是我們所知的「上
主之愛」。我們若想讓「正義」遍布人間,那麼我們的目標必須與上主一致:平等地給予愛,一視同仁,沒有偏頗。





..............................................................................................................





#真寬恕的奇蹟

#釋放自己,#自由去愛

#正義與合一的目標





22.第二年,一位年輕護士講了自己的一個親身經歷,說她在地方醫院裡上夜班,每天都要搭乘幾乎無人的地鐵回家。她說她
每次都很害怕,「知道」自己某一天會被侵害。一天晚上,她最大的恐懼看上去像是要「實現」了。地鐵上跟她同車廂的只有
一個人,一個男人,而她非常肯定他在盯著她看。她說在極度驚恐之中,她想起我們的工作坊中提到的內容,於是儘管她非常
恐懼,但她也真的是想要換個角度看這個男人,並祈求聖靈的幫助,讓她能夠這樣做。


23.她下了地鐵,他也跟著她下了車,然後她「看見她自己」,如她所形容的那樣,轉向這位男士,告訴他,她的內心好害怕
,問他是否願意陪伴她短短的一程回到家。


24.她說他倆只是簡短地交談,就像陌生人之間那樣的交談,但她很快就不再感覺受到威脅了。當她走上台階,到自己門前時
,她感覺很內疚,因為她先前曾在心裡「指責」過他。她轉向這位男士,向他表達感激,並坦白說她最初以為他心裡在打主意
要侵害她。她說「他看了她一會兒」,臉上有種迷惑的表情,輕輕地聳了聳肩,笑了笑,溫和地說,「我先前是有這個打算」
,然後他轉身離開了。





.(_.^._)√•*´ 圖‧文字/風雲海
❤´:)¸.☆¸.❤¸.•°*”˜.❤❤❤˜”*°•.•.¸❤¸☆¸.❤
http://smart88798879.blogspot.tw









#告別娑婆,5/31

【告別娑婆】〈第4章〉人類存在的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