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nslate

Google+ 風雲海

2016/12/26

【尼羅河女兒】〈閱讀筆記〉凱羅爾的下體已經被曼菲士用過了,然而,故事裡面的那些男配角們,個個也不覺得她是一個罪身或污穢之身。








【尼羅河女兒】〈閱讀筆記〉凱羅爾的下體已經被曼菲士用過了,然而,故事裡面的那些男配角們,個個也不覺得她是一個罪身或污穢之身。





閱讀筆記。閱讀筆記。閱讀筆記。閱讀筆記。閱讀筆記。閱讀筆記。閱讀筆記。閱讀筆記。閱讀筆記。閱讀筆記。閱讀筆記。
閱讀筆記。閱讀筆記。閱讀筆記。閱讀筆記。閱讀筆記。閱讀筆記。閱讀筆記。閱讀筆記。閱讀筆記。閱讀筆記。閱讀筆記。





@1.


11.「不好意思,我現在並沒有打算要交女朋友。」〈賴安〉的回答是在〈羅迪〉意料之中,但卻不是〈尤娜〉要的結果。


12.「為什麼?我不漂亮嗎?而且,〈賴安〉你現在不是也沒有女朋友嗎?我們可以先試試呀!如果不試的話,你怎麼知道我
不合適呢?」〈尤娜〉對自己很有自信,沒有哪個男人會拒絕她的。「而且,我和〈凱羅爾〉很合得來。
〈凱羅爾〉一定也....」。





《風雲海的回應》:小我戲劇,真的很怪異!你有沒有發現,若有人喜愛去搞個「曖昧的愛情」,或是「摸不著是頭還是尾的

愛情」,你已經可以想像,這樣的愛情觀,肯定會讓自己走得魅影幻夢的坎坷。而像〈賴安〉如此肯定的光明磊落,去表明自

己的想法,外界就是仍會有人提起它所謂的勇氣與自信,去要求是否能彼此一起玩遊戲!?而對方,那個充滿著無比勇氣與自

信的人,卻反而得體驗「你的勇氣與自信」相當的錯誤!?





反正,不管是男方,還是女方,似乎得在渾沌裡面混濁一下自己!當然,以小我的思維,它才不會就此罷休呢!這要是沒有以

「合一的眼光」去觀看外界事件的話,很顯然地,不管是自己還是對方,總是可以把它體驗得「支離破碎、分裂對立、綑綁詛

咒、不爽不滿」。





本來其實,大家或彼此,或每一個人,都只不過在表達自己內在的那份「愛與喜悅」。並且也想藉由表達,去與它人分享自己

內在的「愛與喜悅」,就如似繪畫創作的喜悅之表達與分享那般。只是所表達出來的,似乎得在溝裡「混沌混濁一下」,然後

讓自己與它人沾滿了渾身是臭味的薰氣,且還不肯罷停!?於是,什麼是戲劇呢!?這就是戲劇的可悲。試問,在夢世界裡又

有幾個人,願意看出那些「無聊戲劇」的端倪,然後只想重新看見除了「愛與喜悅」之外,不可能還會有什麼其他。





小我的拿手絕活,就是:不論你怎麼表達你自己,反正,你都得去體驗「在溝裡混沌混濁一下」之痛苦的悲哀。所以,真實是

,那根本無關乎「表達的對與錯」,或哪一種表達才是最好與最棒的。而是,你是選擇以「小我的50%喜悅+50%恐懼」之源頭

,還是以「聖靈的100%喜悅」之源頭,去做任何事,去表達任何想法,去任何遊戲與活動。





小我之律則,就是,請你以「小我的50%喜悅+50%恐懼」之源頭,去做任何事,去表達任何想法,去任何遊戲與活動。於是,

這就是你的圓滿幸福之泉源!?這就是你的天堂國度之鑽石!?這就是你的完美任務之學習!?問題是,裡面竟然有50%的恐

懼,請問,那還是圓滿的嗎!?而裡面卻只有50%的喜悅,請問那還是圓滿的嗎!?小我它肯定會與你說,是的,你所要體驗

的圓滿,就是這樣!?





..............................................................................................................

@2.


13.「你想....〈尤娜〉小姐會錯我的意了。」〈賴安〉有些無奈,他都說明了自己並不想交女朋友的意願,還一個勁的纏上
來,居然還扯上〈凱羅爾〉,對於〈賴安〉來說,他並不喜歡這樣的女人,所以也不打算再客氣了。「不管是不是有女朋友或
是說,我想不想找都好,〈尤娜〉小姐一定不會是我喜歡的那個人。另外,〈尤娜〉小姐你最好搞清楚一件事情,請你最好不
要利用〈凱羅爾〉的關係來說什麼,我選女朋友的條件中,沒有說不管對方是什麼樣難看,而我會因為她是〈凱羅爾〉的朋友
而選擇她。」





《風雲海的回應》:不是說你展現「你的勇氣與自信」,是好與不好,而是,「你的勇氣與自信」是放在小我身上,還是在聖

靈身上。若你把焦點放在小我身上,那麼,你的體驗,就有可能會淪為「莽撞、輕浮、無聊、無趣、自以為是、沒有智慧、醜

陋的表達」。當然,這是「小我之虛幻不實」在與你說的。





若你把焦點放在聖靈身上,那麼,你的體驗,乃是肯定的:喜悅、歡呼、溫和、柔順、光明、豐富、活生生的淡然。當然,這

是「聖靈之真實不虛」在與你說的。





..............................................................................................................

@3.


25.「我並不覺得〈賴安〉哥哥有做錯哦。」〈羅迪〉開口道。「〈凱羅爾〉,〈賴安〉哥哥有選擇自己情人的權利,他拒絕
〈尤娜〉是沒有錯的呀!」


26.「可是,他說話太難聽了,他怎麼可以這麼對待〈尤娜〉?!」


27.「〈凱羅爾〉,〈賴安〉哥哥這麼做才是對她的仁慈,如果真的沒有意思,殘酷無情的話,更能讓她早日對〈賴安〉死心
。這樣對她,對〈賴安〉都是一件好事,記住,〈凱羅爾〉,你以後也會長大,如果真的不喜歡一個人的話,那麼就要直接的
拒絕他,必要的時候,傷害他也好,一時的傷害,才能讓對方死心,而不會造成兩個人的痛苦。」〈羅迪〉在說這句話的時候
,眼神是很認真的。「如果你對那個人真的沒有意思,一時的心軟只會讓他更加迷戀你,就像是〈尤娜〉一樣,如果〈賴安〉
不對她說狠一點的話,〈尤娜〉還會一直纏著〈賴安〉哥哥的。這樣,〈尤娜〉不會找到屬於她的情人,而〈賴安〉哥哥也會
更加難過。」





《風雲海的回應》:「拒絕」是小我最喜愛玩的遊戲之一,它有時候,還會把「拒絕」說得挺冠冕堂皇的。小我說,你不與我

一起玩遊戲,那就是拒絕。聖靈說,你無法拒絕每一個人「內在之愛」的源頭,因為神的愛在裡頭。但在夢世界裡,你可以選

擇任何適合你自己的遊戲與活動。於是,至終,只有合適,或者不合適「你與他人的遊戲與框架」,這裡面沒有對與錯,只有

什麼是最合適自己的。但你們仍是在一體本質裡面,那麼,分離與拒絕就是不可能的事。





但小我,它怎麼可能,會告訴你「真實真相」是什麼!它只會直截了當的與你說,有事沒事,你去「拒絕、否定」對方,就對

了!?有事沒事,你去大方的鼓起「你的勇氣與自信」,然後再享受你的被「拒絕、否定」,這就對了!?





真實是,〈賴安〉只是想說,自己並不想玩那個遊戲,自己對那個真的沒有興趣。他並沒有要拒絕、與否定、或傷害〈尤娜〉

本人的思言行之意圖。〈賴安〉只是想讓自己「喜悅與自由」,然後讓她也有「喜悅與自由」。但以小我之見,肯定會扭曲〈

賴安〉的話語,認為且相信那就是一種可惡的攻擊行為。





〈尤娜〉只是想說,請你與我一起玩那個遊戲,請你加入我,請你接納我,與我一起完成那個遊戲任務。但她並不想接受,被

拒絕的那個非常「具體化的話語與行為」。因為,她非常確定,那就是一種非常可惡的攻擊行為。當然,痛苦的乃是〈尤娜〉

自己。對自己充滿著勇氣與信心,是很棒的,不過,那是指全然放在「聖靈的愛與喜悅」上。否則,你肯定會像〈尤娜〉那般

去詮釋夢世界的事件。而體驗著,根本是無需如此的「痛苦的感受、卑微的感受、憤怒的感受、受傷的感受」。





..............................................................................................................

@4.


39.哪怕她說自己是〈曼菲士〉的妻子,絕對不可能會嫁給他時,他就用暴力來讓她沒有辦法反抗他。說真的,自己對於王子
,真的有些害怕了。無論是為了讓她換上〈比泰多〉的衣服,還是強迫她嫁給他,一直以來都是用強硬的手段來執行的。





《風雲海的回應》:以強迫的方式,以強硬的手段,去脅迫要求某人,與你一起完成某一項任務,那是毫無意義的。然而,小

我仍然非常喜愛運用這種方式,來讓它繼續存在為「一副卑微不堪的樣子」,且仍不肯善罷干休中!





小我,都認為,且冠冕堂皇地與你說:「你」只要與「我」一起完成任務,「你」肯定會得著天堂國度的圓滿幸福。事實上小

我的「真實意思」是:「我」非常想要得著天堂國度的圓滿幸福,且還非得要「你」加入「我」的計畫不可,否則「我」就不

能得著天堂國度的圓滿幸福。不知,你是否願意看見「小我的超級瘋狂」!?





〈伊茲密〉為何非得得著〈凱羅爾〉!?〈凱羅爾〉對〈伊茲密〉來說,就是象徵著「完美無瑕、純潔無罪、百害不侵、圓滿

幸福」。好吧,可以這麼說,對故事裡面的那些男配角們,其實〈凱羅爾〉對他們來說,就是如此!即便是〈凱羅爾〉已經是

〈曼菲士〉的妻子、已經是埃及王妃,都沒有關係,都無所謂,因為只要得著〈凱羅爾〉,他們就能享受「完美無瑕、純潔無

罪、百害不侵、圓滿幸福」!?





從這裡,不知你是否願意看見,〈凱羅爾〉的下體已經被〈曼菲士〉用過了〈因為在古老的時代,綑綁的信念與價值觀,就是

這樣啊!〉,然而,故事裡面的那些男配角們,個個也不覺得〈凱羅爾〉是一個「罪」身,或「污穢」之身,且一點兒也不覺

得自己想要強奪〈凱羅爾〉擁為己有,是犯了一個「罪」想。事實上,他們只是想要「盡速」療癒自己,讓自己充滿愛與喜悅

,以致錯誤地以為,那就是對〈凱羅爾〉的愛。這就是小我最喜愛用的戲劇手法。





在故事中,其實,這也是在暗隱著,〈凱羅爾〉不是一具身體,且藉由賦予〈凱羅爾〉的完美象徵,就能讓他們「肯定得著」

愛與喜悅之療癒,這是以在內在的深層面而言。然而,他們的肉眼〈表意識完全不知道自己是誰〉,其實仍只是看見〈凱羅爾

〉真的只是一具身體之完美的形象,於是他們只能是一具身體了。這就是小我的矛盾手法,讓他們活得充滿著矛盾與衝突。





..............................................................................................................

@5.


47.「你是誰?」〈凱羅爾〉看了看眼前的這個侍女,總覺得有些面熟。


48.「我叫〈貝絲特〉,是王家護衛隊的成員,是來救您回去的。」〈貝絲特〉行了一個埃及的貴族禮,「時間比較緊迫。請
跟我離開再說吧!」





《風雲海的回應》:有時候,在周遭的環境中,你有可能會感到「某個人」很面熟,就如似〈凱羅爾〉面對眼前的侍女那般。

它有可能是從「未來的世界」,來到你的肉眼之前幫助你〈在故事中,那位侍女貝絲特,是凱羅爾未來的女兒〉。它有可能是

從「過去的世界」,來到你的肉眼之前幫助你的〈在故事中,凱羅爾飛到過去的世界中駐足,仍然幫助了與她有任何接觸的人

〉。所以,根本之真實上,每一個人,確實都是你的貴人,或是指導者的化身,或說除了「愛與喜悅的幫助」之外,不可能還

有啥怪異的詛咒,不論它化身為哪一種形式。





所以,你肉眼之前的人,在夢時空的世界裡,它有可能是「你未來的較親近的人」,或是,它有可能是來自「你過去的較親近

的人」。它也有可能是「你未來的自己」,不管它是否披上一具身體〈像是葛瑞的未來世自己,跑來現代傳達訊息〉,或是「

你過去的自己」,也不管它是否披上一具身體〈像是J,跑到現代的時空傳達訊息〉。但真實的,除了展現表達「愛與喜悅」之

外,小我的罪咎懼之種種化身,是無法維持太久的,因為小我不存在。





夢世界之所以是夢世界,理所當然地,以「較高合一心靈意識」當然可以在夢時空中,跑來跑去啊!只是你的頭腦之自我表意

識,就是不信那一套而已。但不代表它不存在。那麼,你無法阻礙「心靈的表達方式」之投射或推恩,不論心靈是否披上一具

身體。





..............................................................................................................





以上,所回應的資料來源:
【尼羅河女兒】《千年夢醒》〈第2章‧貝絲特〉王子,尼羅河女兒跑了!
http://smart88798879.blogspot.tw/2016/12/2.html





#《尼羅河女兒,閱讀筆記》

#尼羅河女兒,#千年夢醒,#尼羅河女兒小說版

#王家的紋章,#曼菲士,#凱羅爾





#凱羅爾的下體已經被曼菲士用過了

#那些男配角的分裂是,#有時候凱羅爾不是一具身體,#有時候凱羅爾是一具身體





.(_.^._)√•*´ 圖‧文字/風雲海
❤´:)¸.☆¸.❤¸.•°*”˜.❤❤❤˜”*°•.•.¸❤¸☆¸.❤
http://smart88798879.blogspot.tw









#奇蹟課程,8/7

【奇蹟課程】〈第16章〉寬恕的幻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