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nslate

Google+ 風雲海

2016/07/26

【閱讀筆記】《艾莉絲‧孟若》若你能以聖靈的慧見且居高臨下去觀看,你覺得你還會「花一生都在了解事物」上嗎!?










閱讀筆記】《艾莉絲‧孟若》若你能以聖靈的慧見且居高臨下去觀看,你覺得你還會「花一生都在了解事物」上嗎!?





【閱讀筆記】《艾莉絲‧孟若》若你能以聖靈的慧見且居高臨下去觀看,你覺得你還會「花一生都在了解事物」上嗎!?
【閱讀筆記】《艾莉絲‧孟若》若你能以聖靈的慧見且居高臨下去觀看,你覺得你還會「花一生都在了解事物」上嗎!?





@1.


加拿大作家艾莉絲‧孟若(Alice Munro)今年7月10日剛滿八十五歲。孟若寫作近五十年,贏得多項成就,包括三次加拿大總
督文學獎(Governor General’s Literary Awards)、美國國家書評獎(American National Book Critics Circle Award)
、2009年的曼布克獎(Man Booker Prize),以及2013年的諾貝爾文學獎,成為加拿大首位獲得諾貝爾獎項的女性,更有「當
代短篇小說大師」的讚譽。

為了慶祝這位大師的85歲生日,flavorwire精選二十五則孟若曾經說過的寫作相關語錄,我們從中精選十則譯成中文,與讀者
分享。





《風雲海的回應》:風雲海對於那些身為「作家」本身,如何看待自己的「寫作」,有一種莫名的感興趣。想要回應這份資料

,最重要的初衷,仍是風雲海自己如何看待「寫作」這件事,以及再一次重新整合自己的美麗機會。當然,一方面也想仔細閱

讀〈艾莉絲‧孟若〉的狀態。也就是透過文字回應的過程之創作性手法的展現,去重新看見〈艾莉絲‧孟若〉。





《奇蹟課程》T7.11.5:1~2
心靈如果僅僅存在著光明,那麼它只可能知道光明。它的光輝遍照寰宇,且會延伸到其他心靈的黑暗角落,將它們轉化得莊嚴
無比。





..............................................................................................................

@2.


1.故事並不是一條可辨識的路……比較像是一間房子。你走進屋裡待上一陣子,前前後後遊蕩,然後在你喜歡的地方安頓下來
,接著發現房間與走廊彼此如何互相關聯,而從這些不同的窗戶看出去,世界又會發生變化。而你,這位訪客,這位讀者,處
在這個封閉的空間裡,不管這個空間是既寬敞又極簡,或處處是詭異轉折,或者家徒四壁,還是擺滿家具,你也一樣會跟著變
化。你可以一次又一次回來,而這間房子,這則故事,每次你進來看到的內容都比上一次更多。而房子本身也有一種出於必要
而建造的堅實本意,並非只是為了保護你或取悅你。





《風雲海的回應》:故事的走向是可以辨識的。它有兩個方向:不是「小我的罪咎懼」,就是「聖靈的愛與喜悅平安」。當然

,你所能閱讀得到的那些故事,以及那些電影戲劇情節,百分之百都是以「小我的罪咎懼」為發起思維的,否則你根本沒有任

何故事戲劇可看。





故事也不像是一間房子。故事根本就是如何以「分裂」出去,然後又如何以「合一」回來。有的故事,甚至是有頭沒尾的。從

頭「分裂」出去,至尾巴還是以「分裂」來作為結束的故事。而這是風雲海最不能認同的地方。





風雲海其實並不喜歡「以故事就像房子」的比喻。與其讓自己去住在那些分裂的故事裡,倒不如讓自己住在真相裡,然後以「

住在真相的源頭」裡,去「賞析、賞閱、賞文、玩耍」那些分裂的故事。這個部分,是讓自己明白「以小我為軸心的營造力」

和「以聖靈為軸心的創造力」它們之間的你肉眼看不出來的細微差異,以及,你自己到底想要以什麼樣的眼光顏色,去解讀、

詮釋那些分裂的故事。





《奇蹟課程》T8.8.8:2~3
當你渴望某物時,那種令你癡心妄想而又欲罷不能的魔力何其驚人(縱然那東西根本不存在)?你一定也多次經驗過,自己的知
見如何受到想要之物的扭曲。





..............................................................................................................

@3.


2.我從不寫日記。我只是記得住更多,且比多數人更加自我中心罷了。





《風雲海的回應》:還滿喜愛〈艾莉絲‧孟若〉承認自己可能是比大多數人「更加自我中心」的。其實,每個人幾本上都是非

常以自我為中心的。只是有些人勇於承認這個部分,而有些人會選擇把它隱藏起來。但那些愈想要把它隱藏起來的人,自己就

會露出破綻更多。





風雲海幾乎每天都在寫文或寫作,或者說以目前風雲海在部落格裡的塗鴉文字,所展現出來的風格可以說,那就是風雲海的日

記型風格。風雲海的紀律風文字之主軸,其實非常簡單只有一個:凡事真實的不受任何威脅,凡是不真實的根本不存在。風雲

海的所有塗鴉文字,就是如此以它為主軸而繞著圈圈,簡單到文字可以重複三百億遍,然而,你根本看不出來到底那些文字,

哪裡有變舊了!?





自我中心分為兩種:一種是以「小我罪咎懼的思維」去更加自我中心;另一種是以「聖靈愛與平安的思維」去肯定不疑的自我

中心。一個是在展現自己的軟弱無能與卑微渺小,也就是展現自己是個虛無且只與罪咎懼為伍。另一個是在展現自己的純潔力

量與光明奇蹟,這是在展現自己的真實存在之象徵性的表達且只與愛與喜悅平安為伍。





於是,你的「更加自我中心」是非常正常的。只是在夢世界裡,有兩個截然相反的走向讓你選擇罷了。至終,若你有意護衛小

我的罪咎懼建議,那麼你肯定會為「罪咎懼就是真理」而辯護。反之,若你有意效忠聖靈愛的體系,那麼你也肯定會為「完美

的愛就是真理」而站穩你的腳步。你只是看見你自己,都在以哪一個方向在自我為中心。





《奇蹟課程》T8.8.4:4
凡是有意護衛小我的人,必會為疾病辯護的。





..............................................................................................................

@4.


3.虛耗我的不是家務事或孩子。我一輩子都在做家務事。虛耗我的是某種可供議論的公開規則:試圖從事諸如寫作這類怪事的
女性,似乎總格格不入般卻又好像無可厚非地漫不經心。





《風雲海的回應》:你只是看見,一個很怪異的信念,就有可能把你搞得「虛耗無力」。覺得〈艾莉絲‧孟若〉對於她自己的

寫作,其實那個過程並不是肯定不疑的。她認為寫作是個「怪事一類」,尤其又是個「女性」!?所以,你能想像嗎!?一個

諾貝爾獎得主,竟然會有那種怪異想法,確實令人感到不可思議。那麼,請問哪一種領域才是「正常一類」,且還得必須是位

「男性」才行!?





〈艾莉絲‧孟若〉她還想要格格入般什麼呢!?她還想要漫不經心什麼呢!?從這裡就可以看出,她的主軸中心(對於她所創

作的故事之信心),其實並沒有想像中那樣如此扎根不搖。就以她寫小說的強項,她並不認為小說與生活是緊密連結不分開的

。但她又非常渴望「寫小說的自己」與「生活的自己」是可以格格入般的!?其實,她也可以把格格不入般什麼,以及漫不經

心什麼,融入編入另一本小說故事裡。也就是說,她並沒有把她的強項發揮得夠淋漓盡致。若有的話,那肯定會有一種深度喜

悅的滿足感。





《奇蹟課程》T9.7.6:1~3
你無法從一個神智失常的信仰體系作出正確評價的。它本身的限度排除了這種可能性。你唯有把自己提昇到神智清明之境,俯
視這一切,才可能看清兩者的鮮明對比。





..............................................................................................................

@5.


4.我有成疊的筆記本,裡頭寫著些可怕的粗糙文字,我只是把事情草草寫下來。每當看著這些草稿時,我常常疑惑做這件事是
否有任何意義。有一種作家能快速發揮天分,你知道,馬上能讓事情接軌的那種人,而我則是反面。我就是完全無法準備好掌
握事情,這個「事情」指的是不論我想做什麼事情。我常常會先偏離正軌,然後再把自己拉回來。





《風雲海的回應》:每個人都會以它自己最合適的方式去運用工具。你去運用某些工具,讓自己可以更加暢順地完成你想要完

成的許多事。比如說,以簡單的幾個關鍵字寫下來,這當然是有意義的。風雲海的方式是,直接寫在電腦上的筆記本裡,或其

他草搞夾隨手記裡,若是在外面的話,就直接寫在手機裡的筆記本上。這是在幫助自己,以那些關鍵字句,可以更加快速地連

結整合自己想要完成的事情,或者是有關寫作的議題。





「事情」的完成,並不一定得照著「夢世界裡的價值觀」之既定方式去完成。於是,你當然可以先偏離正軌,再把自己拉回來

,不論那「事情」是什麼事情。為什麼呢!?因為並沒有所謂的偏離正軌,那一回事。你會偏離正軌,是不可能的事!只有你

是否充滿著「喜悅與熱忱」去完成那些「事情」,而這才是最重要的正軌。或者是你想以「痛苦與消沉」去完成那些「事情」

,而這才是偏離正軌。然而,這個所謂的偏離正軌,卻是「真實的你」不會去做的事情。只有「虛無的你」才覺得自己非常需

要去偏離正軌。可以這麼說,即使你多麼地堅持,你正在偏離正軌,但那也不是真實的。於是,一個圓圈完成了。





《奇蹟課程》T6.2.4:2~4
我們能夠善用小我的每一種本事,因為不論哪一種能力都得聽從心靈的指示,而你的心內還有另一個更神聖的聲音。聖靈推恩
,小我投射。兩者各行其是,結果自當不同。





..............................................................................................................

@6.


5.我可能會某天寫得盡興,覺得自己寫得很夠,因為我今天寫得比平常都多。然後隔天早上醒來,卻發現自己根本不想再寫下
去了。每當我內心產生可怕的不情願,不想再靠近作品,我就知道一定是哪裡大大出錯了。通常的狀況是,我寫到大約四分之
三,寫到某個地步,差不多開始覺得想放棄這篇故事。我會歷經一到兩天情緒低潮,四處嘟嚷,然後想起其他可以寫的題材。
這就好比一場愛情:你為了甩開所有失望與悲痛,於是和一個自己一點都不喜歡的男人約會,只是你還沒發現。最後,我的心
中會突然浮起某件被我拋棄那則故事有關的事物,突然了解如何寫下去了。不過這件事只會在我說了「不了,這樣寫不對,放
棄吧」之後才會發生。





《風雲海的回應》:關於這個部分,〈艾莉絲‧孟若〉以一場「了無靈氣」的愛情來比喻寫作至一個地步時,可能會引發的低

潮與瓶頸。感覺她的比喻還不錯。每個人對於生命,若是時常處在「了無靈氣」裡,最後它也會很自然地醒悟,自己該去做些

什麼了。而不是老是在做著自己並不是真實喜愛的事情。





風雲海的寫作方式,是比較覺知「內在聖靈的催動」是什麼,為主。風雲海的主軸中心是非常清楚的,就是以奇蹟思維為出發

點。但在透過「許多議題」去重新整合與創作的時候,這個時候一定是覺知「內在聖靈的催動之強烈」為主。





於是,這就會變成風雲海在那個時候,可能有許多的不同議題可以寫作。但必須有一個先後順序的完成,可能有些必須先行完

成,而有些可能必須先行延後。也有一個可能性,可能在最初感覺「非常有靈感」想要完成一篇議題,但待等一些時候過去了

,發現那個議題不一定得在這個時候完成,於是,它有可能必須重新累積更多的能量,然後才有可能被完成。雖然心內已經有

一個雛形,但那並不足以讓風雲海以在最迅速的時間裡去完成它。





也有另一種可能,就是寫了一小部分,之後,就擱著。然後,會有一個時候,有一個重要「關鍵字句」的聯想、連結,於是重

新觸發了,或重新憶起了,該是把某一篇幅文字完成的時候了。





《奇蹟課程》T6.2.5:1
聖靈的出發點乃是把你視為完美的生命。





..............................................................................................................

@7.


6.我現在的日常慣例是早上起床喝杯咖啡,就開始寫。過一會兒後,可能會休息一下,找點東西吃再繼續寫。認真要寫的部分
我會在早上完成。我不認為自己能一天開始就要用掉大量時間,我可能只能寫三個小時。我經常重寫,一再重寫,然後覺得差
不多了,就把東西交出去。但之後我又想要再重寫一部份了。有時我就是還會想到幾個非常重要的字詞,因此我會要求把稿子
拿回來,把這些字擺進去。





《風雲海的回應》:非常喜愛〈艾莉絲‧孟若〉對於自己的完美要求,是認真且毫不懷疑的樣子。從起床開始,風雲海第一件

事,就是咖啡早餐,然後閱讀寫文。讓自己享受在神的愛與喜悅平安之中環繞著。





風雲海很少碰到自己「已寫好的文字」,然後一再地在那兒「重寫」。當自己在完成一篇幅文字之後,一定會再仔細重新閱讀

,看看有哪些可能有打錯字的、可能必須把文字增添一些或刪減一些的。但幾乎不可能都在「經常重寫,一再重寫」。所以,

這就是〈艾莉絲‧孟若〉她寫小說的強項,與風雲海寫靈性訊息的強項,之間最大的差異。





你能想像「風雲海寫小說的自己」嗎!?那肯定不好看。那麼,你是否也能想像「J寫小說的自己」呢!?它可能寫有關靈性訊

息的小說,會有很棒的回響。





《奇蹟課程》T7.5.7:5~6
真實的學習隨時都在進行,它的轉變力量所向無敵,上主之子一旦認出這一能力,便能在轉瞬之間改變整個世界。那是因為只
要他能改變自己的心念,就等於改善了上天賦予他最有力的轉變工具。





..............................................................................................................

@8.


7.你絕不會知道自己會對什麼事產生興趣。你不能事前決定的。你總是在突然間才會明白,這就是你想寫的題材。





《風雲海的回應》:自我表意識的思想層面,它確實什麼都不知道。所以,這也就是為何風雲海一定會遵循「內在聖靈的催動

」而寫。否則,肯定會時常讓自己陷入小我的罪咎懼陷阱裡,而時常把自己弄得欲振乏力,或中槍受傷。





這也就是為何風雲海的下筆信心,總是可以如此肯定且一副歡欣鼓舞的樣子之展現。因為風雲海所選擇的焦點,簡單到不行。

根本沒有什麼複雜之事,可以攔阻風雲海下筆的信心。





你對什麼事情「產生興趣」或感到有點兒的興趣,這完全與你自己所選擇「相信的信念」有關,而與事件無關。是你自己的信

念,引發了你對那件事的關注或賦予能量。





當某一作品,呈現在你的肉眼之前,你會因著了解而以欣賞的角度去看待它,你也會因著了解而充滿著激動之情。於是,你自

然會認同它、認同那個作品。你會認同那個作品,是因為它的某個地方,與你在內心深處有所共鳴。但這完全是因著你所選擇

的信念是小我的信念,還是聖靈的信念,然後就會把你帶到你想去的地方。切莫忘記,那是兩個相當不同的地方。





那麼,一般都是以小我的信念,在那兒衝突迭起,但至終卻無法把你帶到「你的真實意願」那裡去。只是一時地,讓你在愛恨

情仇之美妙的情緒裡繞繞圈子,之後再過些時日,你不再記得自己曾經閱讀過那些故事。為何!?因為你閱讀了太過多的故事

了。那麼,除非你願意「運用、應用、啟用、利用」那些故事,把你自己的美麗與喜悅展現了,否則那些故事一瞬即過。





不論,那些故事編造得多麼地精湛,或是故事文字編寫得多麼地神入,都是一樣的。為何如此說!?因為,你不可能每天24小

時,把自己所有的能量都在關注「某一作品」不放。而你會繼續以小我的信念,去閱讀其他的故事,或觀看其他的戲劇。但你

還是在夢中夢裡面,並沒有任何差異。除非,你願意透過那些作品,把你自己的美麗本質展現出來,否則,你閱讀觀賞了如此

之多的作品,根本是在浪費你的能量。





《奇蹟課程》T7.5.9:4~5
了解即是欣賞感激之意,唯有了解,你才可能認同它;唯有視它為自己的一部分,才表示你在愛中接納了它。上主當初就是這
樣以了解、欣賞和愛創造出你的。





..............................................................................................................

@9.


8.我的故事理所當然都關於女人──畢竟我是女人。我不知道該用什麼詞彙套在那些專寫男人的男人身上。我也不太確定「女
性主義者」是什麼意思。以前我會說,沒錯,我當然是女性主義者。但如果這表示我追隨某種女性主義理論,或對這套理論有
所見解,那我就不是女性主義者。我身為女性主義者的部分,最多只有認為女性經驗非常重要。這才是女性主義的根本。





《風雲海的回應》:有什麼信念,自然就會有什麼經驗。你不可能選擇一個「痛苦悲哀」的信念,而還能讓自己處在「喜悅平

安」裡面。你也不可能選擇一個「苦難犧牲」的信念,而還能讓自己體驗到「純潔力量、光明奇蹟」的經驗。這並不分是男或

是女。那麼,你想要體驗到什麼美妙的經驗呢!?那也行,就只是去看見自己,都在選擇「小我罪咎懼的美妙信念」,還是都

在選擇「聖靈愛與喜悅的美妙信念」。而你肯定會得著你所選擇的。





《奇蹟課程》T7.5.6:1~7
恐懼不可能帶來快樂。唯有療癒能夠。恐懼善於製造例外。療癒從不如此。恐懼導致關係破裂,因為它製造分裂。療癒永遠帶
來和諧,因為它出自整合之境。這是天經地義的事,因為它可靠無比。





..............................................................................................................

@10.


9.如果你是作家,你絕對就跟他人有所不同──你從事的工作他人無法了解,而你也無法解釋,真的,你只能在祕密的世界裡
找尋自己的道路,然後把其他事情放在「正常」的世界裡做。





《風雲海的回應》:不論你從事哪一種領域的工作,你無需它人的了解,而是你是否肯定地了解你自己。你也無需非得向它人

解釋什麼,而是你是否能肯定地對你自己解釋你自己。為何呢!?因為聖靈其實一直與你同在,且非常關注你對於真實面向的

詮釋。你不是獨自一人,處在一個祕密的世界裡在找尋其他的道路或出路。因為聖靈一直在幫助你且在你之前引導著你,你是

不可能迷路的,你也不可能失落,你更加不可能是「不正常」的。





你所以為的那個「正常」的世界,其實你實際上非常明白,那根本與「神智失常」無異。你只是想要讓外在的世界「看見你是

正常的」。但事實上,外在的世界是最不正常的世界。然而,你自己卻想讓「一個不正常的世界」去看見你是正常的,你覺得

那是可能的嗎!?





《奇蹟課程》T8.7.5:1~2
任何失落只可能出自你自己的誤解。其實,你是不可能失落任何東西的。





..............................................................................................................

@11.


10.如果你是作家,你某程度就是花一生在了解事物,然後把自己的理解寫在紙上,讓他人閱讀。這真的是一件很怪的事。你
一生都在做這件事,但你又知道實際上你根本沒做到。不是說你從頭到尾都沒做到,或完成任何事,寫作仍是一件值得一做的
事──至少我認為值得一做。但這種事說起來就好像你只能緊緊抓牢某些你有能耐處理的事,這個說法聽起來好絕望。但我一
點都不覺得絕望。





《風雲海的回應》:或許吧,作家們可能必須把自己搞得分裂非常,而如此才能繼續寫作的輝煌生命。〈艾莉絲‧孟若〉其實

她的內在充滿著衝突與疑惑。雖然她是諾貝爾獎得主,不過對於內在真實的本質根本無法聲息互通。只停留在表意識的疑惑想

法,但那些「表意識的疑惑想法」,卻無法帶領她邁向究竟的答案。





好,從這裡就可以看出,即便你在夢世界裡的成就,是多麼地輝煌燦爛,你有可能也會陷入像〈艾莉絲‧孟若〉的狀態那樣。

也就是表意識的思維永遠不知道,為何會如此!?但內在就是有一股非常強烈的、神聖性的不滿足感。是啊,不肯面對「一體

靈性的真相」,那麼,你就得繼續你那莫名的「痛苦的悲哀與愁煩」,而它們總是可以把你弄得「了無靈氣」。





若你能以聖靈的慧見且居高臨下,去觀看那些在夢世界裡的人事物境,你覺得你還會「花一生都在了解事物」上嗎!?請問,

你會虛耗自己關注的能量,去了解體驗「小我的虛無」是什麼嗎!?請問,「真實的你」會讓自己處在沒有愛與喜悅平安之中

嗎!?請問,「真實的你」會讓自己處在「猶疑、疑惑、夢幻、無常、不幸、痛苦、與神沒有任何關係」的裡面嗎!?





所以,不論你是哪一種族的人,或不論你的領域成就「比神還要高」,若你不以「一體靈性觀」去重新解讀與詮釋夢世界的話

,那麼,在你心內深處那個偉大的意義,就會透過許多的什麼,一再地催促你,你並沒有去完成你的真實意願。是啊,就是如

此!





《奇蹟課程》T8.7.6:1~3
你該感到慶幸,憑自己你什麼也作不成。你無法靠自己而活。賜你真實生命的祂,願你擁有祂的能力和榮耀;只要你願意接受
,僅憑祂的願力,你便足以圓滿完成祂的神聖旨意。





..............................................................................................................





#閱讀筆記,#艾莉絲孟若,#諾貝爾文學獎

#奇蹟課程#奇蹟課程練習手冊





.(_.^._)√•*´ 圖‧文字/風雲海
❤´:)¸.☆¸.❤¸.•°*”˜.❤❤❤˜”*°•.•.¸❤¸☆¸.❤
http://smart88798879.blogspot.tw






以上,所回應的資料來源:
(非常感謝《閱讀‧最前線》https://news.readmoo.com)

《作家的工作沒人能夠了解,連作家自己也無法解釋──艾莉絲‧孟若談寫作》
https://news.readmoo.com/2016/07/25/160725-alice-munro-on-writing
非常感謝編譯者:〈白之衡〉





分享,書籍訊息:

金石堂網路書店:《作者:艾莉絲孟若,出版社:木馬文化》
http://www.kingstone.com.tw/search/result.asp?c_name=%25E8%2589%25BE%25E8%258E%2589%25E7%25B5%25B2%25E2%2580%25A7%25E5%25AD%259F%25E8%258B%25A5&se_type=4








#奇蹟課程,7/25

【奇蹟課程】〈第9章〉接受救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