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nslate

Google+ 風雲海

2016/07/25

【閱讀筆記】《優秀的綿羊》神從未創造過「失敗者」;「失敗者」是小我亂一百糟的營造。










閱讀筆記】《優秀的綿羊》神從未創造過「失敗者」;「失敗者」是小我亂一百糟的營造。





【閱讀筆記】《優秀的綿羊》神從未創造過「失敗者」;「失敗者」是小我亂一百糟的營造。
【閱讀筆記】《優秀的綿羊》神從未創造過「失敗者」;「失敗者」是小我亂一百糟的營造。





@1.


〈文:威廉.德雷西維茲〉

假如我要為名校的大一新生進行演講,我會告訴臺下的學生:你們也許頭腦好,勤奮用功,但最主要是你們都很幸運;你們是
擊敗了許多同窗才得以擠進這兒來,但與你們同齡的孩子有90%,是打從一開始就被這場比賽排除在外。

實際在這種場合中的演講完全不是這麼回事。〈安德魯.德班科〉筆下的新生歡迎式,是「校長致詞總有幾套標準版本,例如
『你們是歷來最特別的一屆』。」他一點也沒誇張。我的學生數年前就曾在文章中這麼寫道:

「我敢打賭,2012年入學的耶魯生,絕大多數都能講出我們這一屆的錄取率。他們不可能不知道的。我記得迎新週裡,從〈萊
文〉校長到新生輔導員都提到我們這一屆的錄取率打破紀錄——9.9%。他們把這數字搬出來講的用意很明顯:在哈佛的歷屆學
生之中,你們這一屆是最棒的。」





《風雲海的回應》:若你不是「夢世界裡眼中的價值」是最棒了的話,難道你的生命價值就會變得了無意義嗎!?小我它非常

喜愛慫恿你趕快去爭取「全世界最棒的、全世界最了不起的、全世界最優秀的、全世界最美麗又神秘的神話」。然而,當你完

成那些小我的任務之後,你真的是能永遠都能處在「愛與喜悅平安」之中嗎!?你真的是能永保你那些冠冕堂皇的頭銜嗎!?





你最好趕快了悟,在夢世界裡的一切人事物境,並沒有所謂「什麼是最棒的」。只有你正在完美的呈現。只有你正在完美的呈

現「你是虛無的自己」;還是你正在完美的呈現「你是真實的自己」。虛無的自己:就是以「小我的罪咎懼思維」把自己表演

、展現出那愛不釋手的「罪咎懼」,具顯化得淋漓盡致。真實的自己:就是以「聖靈的愛與奇蹟思維」把自己表演、展現出那

與神一樣的「愛與喜悅平安」,具顯化得淋漓盡致。





是啊,你只是看見,你自己非常之多的「痛苦的悲哀與種種的愁煩」,就是因為你正在完美的呈現「你是虛無的自己」。





《奇蹟課程》T8.9.6:5~6
小我輕視軟弱無能,卻不斷削弱你的力量。小我追求的總是自己憎恨之物。





..............................................................................................................

@2.


在WASP意識盛行的年代,學生們聽見的是另一種說詞。一個資深老同事在給我的信裡如此寫道:

不美好的往日時光中仍有一件好事,那就是耶魯曾經「對學生們抱持的懷疑心」。1957年9月上旬,幾次集會之後,我記得學
院長對我們說,我們這一屆的申請者有太多非常優秀的人才,師長們篩選得很辛苦,勉為其難的挑中了我們這些人,所以我們
的使命就是要在今後的這四年好好努力,證明他們的眼光沒有錯,也才對得起那些沒有中選的同學。我在1969年回到耶魯任教
,校園風氣業已改變,當時的學院長每年都告訴新生,說他們是耶魯有史以來招收過最棒的一群人,而他們選擇耶魯,對耶魯
而言又是多麼的美好。

想當然,就是「英才主義」在搞鬼。學校有千百種理由去滿足學生的虛榮心:讓顧客高興,鼓勵捐款。搭配各類典禮儀式,從
始業到結業,班服系服校服到窗貼上的「優良『某校』傳統」,還有象徵團結合作的體育賽事,母校向心力的狂熱——在在都
有助於培養學生的忠誠度,免得他們被課業壓搾得心理失衡。基本上,校方並不是在說謊,他們這麼做也是因為他們相信:你
們「了不起」是因為本校「了不起」。

「教職員」本身畢竟也是這「英才制度」下的產物,是名校裡「自信與自滿」的來源。他們對事物的認知「對世界、社會以及
公正」建立於與學生同樣的方式:你們是憑自己的努力而來到這裡,你們能努力是因為「你們都是最棒的」。

這種想法固然是「菁英心態」的精髓。當你學會用「分數和成績」來衡量自己,就註定會走到這一步。問題不在於這些評量的
不完美(雖然他們的確不完美),而在於我們不斷鼓勵學生去相信「學業優秀代表一切」,在學校表現傑出就意味著「道德和
心智」表現也都傑出,或甚至以為「自己的人性品格」都高人一等。





《風雲海的回應》:〈威廉.德雷西維茲〉把在夢世界裡的那一套變態價值,全然攤開在你的肉眼之前,讓你瞧一瞧,你都在

為你自己做些什麼好事。





你的「菁英與自信」的精隨,若與神沒有任何關係的話,若與「神的真實與生命源頭」沒有任何關係的話,那麼,你肯定得讓

自己陷在「了無生趣、了無靈氣」的生命裡頭,慘不忍睹。不管,你是處在哪一種領域裡,都是一樣的。當你繼續在那兒轉著

無盡的圈圈時,你還以為你是身處在天堂之境裡,其實不然。





你必須明白,那些夢世界裡的那一套神智瘋狂的價值,根本無法說出「真實的你」是誰。可以這麼說,即便你得著了所謂的「

最菁英者」的頭銜,它就是無法說出「真實的你」是誰。因為你怎麼可能只是一個「最菁英者的頭銜」,就能了事得了呢!?

如此,你也太小看你自己了吧!或說,你也太小看「神完美的造化」了吧!那麼,你只是看見你自己,總是被「小我的罪咎懼

建議」給欺騙得團團轉。





《奇蹟課程》T8.9.5:1~2
療癒能消除人對覺醒的恐懼,並且以覺醒的決心取而代之。覺醒的決心反映出愛的願力,因為療癒說穿了,就是以愛取代恐懼
的過程。





..............................................................................................................

@3.


一個人對自己的「知性與成就」感到自豪,這沒什麼錯,錯的是容學生在接到錄取通知單之後的「志得意滿」,以及名校對這
一切的縱容。每個人說話的語調、肢體動作,學生報告裡的每一篇文章,以至於五花八門的校園老傳統,無不流露著這樣的訊
息:你已經抵達,歡迎加入;從今天起,你獲得的一切都是應得,因為你值得。

人們常說名校生有一種「憑權的氣質」,指的就是這種恃寵而驕「自信因為大學入學測驗分數高」,我就值得比別人得到更多
。可你沒想到的是,你的大學入學測驗分數之所以比較高,是因為你早就比別人獲得更多了。





《風雲海的回應》:不,錯誤的是:想要以自己的「知性與成就」去取代「神的愛與真實生命的源頭」。錯誤的是:想要以另

一種「憑權的氣質」去取代「神的喜悅平安與豐盛富足」。





那麼,從中覺醒的關鍵是什麼呢!?你必須真實的明白且看見:你無法在夢世界裡取得更多的什麼,但你也無法是一副匱乏的

樣子。想要以小我罪咎懼的思維模式,去攻擊「自己、它人、夢世界、合一心靈」,然後以為就能取得更多的「神的愛與祝福

」,再一次地,那是不可能的事!





你的所有所有的一切,都是被神所賦予的,否則,你就無法「夢見你自己」正在為你自己幹些啥好事。於是,你只是看見,那

一張張的什麼憑證、那一張張的什麼證書、那一座座的獎盃與偉大的頭銜,都只是在夢世界裡其中的一種遊戲規則罷了。它們

能把你綑綁得痛苦不堪,但它們也能幫助你從裡頭一一釋放解離出來。為何你能從中解離出來呢!?因為,那些遊戲規則,根

本無法限制得了你,除非你自己甘願受到它們的限制。





《奇蹟課程》T11.5.12:9~10
因為只有神智不清的人才會選擇恐懼來取代愛,也只有神智不清的人才會相信攻擊能幫他爭取到愛。反之,只要是神智清明的
人,自然明白攻擊只可能讓人心生恐懼,唯有上主之愛才能全面保護他們不受傷害。





..............................................................................................................

@4.


〈菁英教育,使人孤立,無法和外界溝通〉

在我為菁英教育的缺失撰寫的第一篇文章中,我用一個「水電工」的故事作開頭。當時我35歲,生平頭一遭請「水電工」來給
家裡修繕。看著那名工人站在廚房裡準備開工,我發現自己「完全不知道」要怎麼開口跟他說話。我對他的工作類型、經歷或
價值觀一無所知,他講的每句話在我聽來都很神秘,以至於我根本無法與他攀談,就算只是聊個幾分鐘都不行。

14年的高等教育,讓我傻乎乎的僵杵在那兒,暗地為自己的結巴而傻眼。我懂得用外國話跟來自其他國家的人聊天,卻不懂得
如何跟一個站在我家裡的同胞說話。

對於我用這樣的故事來影射「高教菁英」的窘態,許多讀者投書反對。我在文章中說,當一個人無法和「非我族類」的人談天
,只因為從來沒機會結識那類型的人時,這就是菁英教育的缺點之一。但讀者認為這情況與菁英教育無關,他們自己並沒有這
種困擾。好吧,也許是;也許是我自己在這方面天生拙劣。





《風雲海的回應》:這是一個錯誤的大迷思。其實,你與每一個人,或說不論它是哪一種族的任何人,你與它並沒有任何異同

。是你自己的「分裂、對立、攻擊、定罪」的種種想法,讓你自己與某個它人,看起來好似無法進行任何的溝通與交流。





這裡想說的是,每一個人,或不論它是哪一種族的人,你們根本是來自在神之內的「同一愛與生命本質」。所以,你們之間的

分裂與隔閡,根本不是真實的存在。是你自己的「分裂、對立、攻擊、定罪」的種種想法,讓你自己與某個它人,看起來好似

無法進行「愛與喜悅平安的溝通與交流」之展現。





「高教菁英」與「水電工」的差異,只在於在夢世界裡,你們把你們自己彼此都幻化為,看起來好似溝距差異非常之大。於是

,若你不想看見你們彼此的「同一生命的神聖本質」的話,你也很難不去做出一大堆的自以為是的評斷。之後,那「痛苦的悲

哀與種種的愁煩」,肯定於焉而至且迅速地。





你是合一心靈,它人也是合一心靈。於是,你們的溝通其實早已「是在內在溝通完畢」之後,才具顯於外的。當然,大多數都

是以「小我的面向」在繼續溝通,所以才會總顯示為「有許多的障礙問題」。但若是以「聖靈的面向」在溝通的話,那個問題

根本不存在。只有彼此願意以「愛與喜悅平安」去祝福你們彼此。於是,你們每一個思言行,沒有一個不是在展現仁心善念。





《奇蹟課程》T2.7.5:7
你若把注意力集中在錯誤上,只會讓你愈陷愈深。





..............................................................................................................

@5.


我出生在一個正統猶太家庭,在一個中上流郊區成長,童年大半在教會學校裡度過。但我也知道,「身分和階級」會如何模糊
我們身邊的景物,而人們在這種情況下未必能看清自己;「在別人眼裡,你也許不是自己所想的那副模樣」。

撇開宗教不談,我也知道自己是如何被養大的,而那過程又是如何的普遍。比爾.畢肖(Bill Bishop)曾如此描寫「大排序
(The Big Sort)」:這是人們持續用思維和生活型態來自我隔離的過程。社會流動的停滯,富者更富的圈地遷移,以及富二
代的私校直升,都在保障上流階級的孤立性,而這種孤立不是從大學才開始,卻是從出生就開始。那種狹隘、保護性的教養過
程,我自己也曾經歷過,但對今天的頂尖名校生來說,幾與常態無異,他們同樣沒什麼機會結識「水電工」。

問題不單是孤立,也在於我們對「更好」的定義已經偏狹。「菁英教育」無法教導你如何去跟一個完全不同類型的人相處;它
教你別管這回事,別浪費時間跟那些沒讀過名校的人打交道,因為你進了名校「就是最棒且最聰明的」,所以其他人就是次等
的,可說是比不上你。





《風雲海的回應》:你不用在意「它人眼中的你」是什麼樣子的。為何!?因為詮釋者就是你自己。是你自己在解讀、詮釋「

它人眼中的你」是什麼樣子的。而這只與「你選擇如何看待你自己」有關,而不是與「它人選擇如何看待你」有關。





它人自有它的信念,去解讀詮釋你。於是若它選擇以「小我罪咎懼的信念」,它肯定是以「罪咎、定罪、恐懼、匱乏、嫉妒、

分別、高低、貴賤、攻擊、怨怒」,去看待、解讀、詮釋是你什麼樣子的人。那麼反之若它選擇以「聖靈愛的思維信念」,它

肯定是以「愛、喜悅平安、豐盛富足、光明奇蹟、純潔力量、幸福圓滿」,去看待、解讀、詮釋是你什麼樣子的人。





所以囉!你為何總是,要把你肉眼之見的焦點,放在某個它人身上不放呢!?因為,小我它肯定會以「身分階級」去模糊你的

焦點之擺放,而小我的一貫伎倆與手法一向如此。那麼,「選擇的能力」是在你之內,而不是「選擇的能力」是在那些「身分

階級」。「菁英教育」與「身分階級」,它們絕對無法肯定無疑地說出:你是「最棒棒且最聰明」的誰。因為,它們根本是你

自己製造出來的分裂產物。





《奇蹟課程》T4.3.3:2~4
小我是分裂之後的產物,只要你相信天人分裂一天,它就繼續存在一天。小我必會設法獎勵你堅守這一信念。然而,它的獎勵
不過是給你一個暫時的存在感。





..............................................................................................................

@6.


「我同學曾經搭地鐵去波士頓,」有個哈佛學生寫信對我說,「她回憶當時,看著往來乘客,心想這些人大概一輩子都只能仰
望她的學業成就而興嘆,但在哈佛社區裡,這樣的人根本不會存在。」

這種觀念和菁英心態中的服務精神和「偏頗的不安全感」完全一致。本質上,「服務精神」的概念就是居高臨下的,如同TFA
之類的組織所展現。你為弱勢貧苦做的付出,都是你認為他們無法為自己做到的。你從天而降,用無比的智慧和美德拯救他們
,認知他們的存在,如此可維持你的優越感,使它更加堅定。

至於不安全感,則是菁英元素中的另一半。愛麗絲.米勒(Alice Miller)在《幸福童年的秘密》
(The Drama of the Gifted Child)中說,「輕蔑」是一種對抗「匱乏」的防衛:

只要我們鄙視他人,高估自己的成就(我能做的他做不到),那麼當愛沒有伴隨成就而來時,我們就不必悼念。然而,若是避
開這種悼念,那就表示我們在內心深處仍是「自己鄙視的那個人」,因為我們必須鄙視心中不美好、不良善和不明智的一切。

記得蔡美兒,對她的心理平衡而言,「失敗者」的存在是多麼必要。「失敗者」象徵著對自我的排斥,是人「暗自恐懼」的命
運。此一象徵的存在,或是假想性的存在,是一種「常備藥」,讓你可隨時「喚起狗血般的熱情」,「重建起脆弱卻珍貴的精
神力量」。正因為如此,現代的憑權英才心態與舊時代貴族的自信,才會相去甚遠。憑權者總是焦慮不安,總是自私,總是擺
脫不了對失敗的恐懼。





《風雲海的回應》:在「小我的罪咎懼體系」裡,肯定有「失敗者」;在「聖靈的愛思維體系」裡,「肯定沒有」失敗者。只

有在夢世界裡,你才能看見「肯定有失敗者」。但夢世界根本從未存在過,所以,「肯定有失敗者」是不可能真實存在的。它

只不過是種種黑暗魅影之其中的一個影子。而你的任務是:看穿那些小我的種種把戲,然後隨即轉向至「聖靈的慧見與理性」

。若你能如此的話,你覺得你還會「恐懼、定罪」那些「失敗者」,在你肉眼之前晃晃與飛舞嗎!?





你必須明白,當你總是能看穿小我的那些無聊把戲時,那些影子基本上不再對你有任何興趣。因為小我的那一套「罪咎懼版本

」,以及「失敗者版本」的那一套變態劇本,已經無法再吸引你的焦點了。





你也必須明白,若有人非常喜愛夢見「有一個失敗者的角色」,在那兒讓它定罪,以及讓它自以為高人一等,你只是重新看見

,對於你自己,你就是把自己的「真寬恕思維任務」先行完成。然後,真實的明晰,「有一個失敗者的角色」只會在夢境裡對

它呈現,但在真實的面向裡,「有一個失敗者的角色」是不可能真實存在的。因為,神從未創造過「失敗者」;「失敗者」是

小我亂一百糟的營造。





《奇蹟課程》T4.3.1:4~5
天國「就是」你。除了你之外,造物主還創造過什麼東西?除了你之外,祂豈有其他的天國?





..............................................................................................................





#閱讀筆記,#優秀的綿羊,#貪婪的頭腦不比拳頭清高

#奇蹟課程#奇蹟課程練習手冊





.(_.^._)√•*´ 圖‧文字/風雲海
❤´:)¸.☆¸.❤¸.•°*”˜.❤❤❤˜”*°•.•.¸❤¸☆¸.❤
http://smart88798879.blogspot.tw






以上,所回應的資料來源:
(非常感謝《關鍵評論,香港版本》http://hk.thenewslens.com)

《讀書好就是精英?前耶魯教授:貪婪的頭腦不比拳頭清高》
http://hk.thenewslens.com/article/44864





分享,書籍訊息:

本文摘自《優秀的綿羊》,三采文化出版社。
http://www.taaze.tw/sing.html?pid=11100785731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我們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威廉.德雷西維茲,譯者:章澤儀,出版社:三采文化

出版日:2016/7/1,語言:中文繁體,定價:360元





《優秀的綿羊》:耶魯教授給20歲自己的一封信,如何打破教育體制的限制,活出自己的人生

曾任職耶魯大學的教授〈威廉.德雷西維茲〉(William Deresiewicz),在「常春藤」名校求學、工作的這些年頭,看到無
數學生被教育制度綁架;雖然這些名校畢業生,外人看來猶如「人生勝利組」,實際上卻也焦慮、膽怯和迷失,茫然無主見、
缺乏創新思考,甚至與社會脫節,就像一群「優秀的綿羊」,只敢順從的朝同一方向前進。

但人生無分勝負,只要能實踐夢想,何來贏家輸家?因此,〈威廉.德雷西維茲〉教授寫了一封信要給20歲的自己,希望當年
迷惘的少年,可以有人這樣指點迷津。

這也是寫給準備考大學、正在讀大學、曾經念過大學的你,還有各級學校的老師、政府教育單位的官員與家長們,這封信探討
了四大主題,讓我們思考「教育」到底出了什麼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