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nslate

Google+ 風雲海

2016/06/08

【心靈風采】以風雲海的文字回應,一位覺醒者《形如乞丐,氣似帝王》的故事。










心靈風采】以風雲海的文字回應,一位覺醒者《形如乞丐,氣似帝王》的故事。





【心靈風采】以風雲海的文字回應,一位覺醒者《形如乞丐,氣似帝王》的故事。
【心靈風采】以風雲海的文字回應,一位覺醒者《形如乞丐,氣似帝王》的故事。





@1.


在北京,人們發現有這樣一個乞丐,他叫〈頂然〉,
常來往於北京幾個大寺院道場間,時而居士林,時而通教寺,時而廣化寺.......





《風雲海的回應》:〈頂然〉這樣的名字,確實是好字、好聽、好氣勢。風雲海喜歡這個名字。好似「J的」小小分身。





..............................................................................................................

@2.


下面是這個乞丐與遊客之間不同尋常的一段對話,通過這段對話,我們不難看出,真正的智者不分貴賤、無處不在。





風雲海:不要恐懼,當你是處在「貧窮與卑賤」的位置上時,的那些「定罪的價值與念頭」。

在你的當下是能存在,是因為你是來自基督合一意識。只有分裂與對立的意識,才會去定罪自己與它人的貧窮與卑賤。

但那是在虛無之不存在裡的幻相世界,才會有可能如此呈現。除非,你相信那是真實的,於是你會體驗它為你的真實具體化。





..............................................................................................................

@3.


游人問:你這麼年輕,為什麼不找份工作,靠自己能力去吃飯,幹嘛在這裡乞討?

〈鼎然〉答:我跪在這裡,是讓自己的虛榮一敗塗地。是讓自己的面子,無地自容。是讓自己的虛假,徹底崩潰。
我不是因為吃飯而做乞丐,也不是因為乞丐而去吃飯。若我放下自己的虛榮,自己的面子,自己的虛假,
縱然我有多麼好的工作,多麼高的待遇,多麼令人羨慕的生活,我,依舊生活在虛榮當中,我依舊被我的虛假所操縱。
我活著,還有什麼真實的自由可言?





《風雲海的回應》:當你的念頭與想法,

是處在「小我的幻相」裡面時,你就不可能完全沒有「虛榮」、「面子」、「虛假」。

而讓你自己的「虛榮一敗塗地」、「面子無地自容」、「虛假徹底崩潰」,

其實只需以你任何喜愛的形式,去重新轉向,並處在「真實的真相」之源頭裡面。





若你真能接納你自己「與神之間不可分割」之愛的永恆關係,以及你聖子的真實身分,

如此,你就會明白,原來所謂的「虛榮一敗塗地」、「面子無地自容」、「虛假徹底崩潰」都是指向「小我的幻相」。

全然與神無關,也與你的真實面向無關。只與自己,所營造的「罪咎懼之念」有關。

不管你把「虛榮一敗塗地」、「面子無地自容」、「虛假徹底崩潰」,體驗得多麼淋漓盡致,或差強人意,

「你的真實」根本不可能被你所選擇的那些「遊戲的活動、苦難的犧牲之瘋狂實驗」,去干擾、侵犯你的「真平安」。





你的不喜悅、不自由,是因為你選擇與神分裂。而與扮演任何的角色無關,與你是選擇乞丐或是選擇國王無關。

你的不平安、且充滿批判性地對待你自己,是因為你選擇與真實生命的源頭分裂。與任何的角色無關。只與小我的建議有關。

你絕對不會被「虛榮」、「面子」、「虛假」所操控。除非,是你自己決定被它所操控、綑綁、框架。否則那是不可能的事。

你活著的真實自由與意義,是來自被神所給予的恩典與祝福。而不是透過去體驗乞丐,或者是體驗國王,而得著救恩與幫助。





..............................................................................................................

@4.


問:你們這些乞丐,靠別人的施捨來過日子,這麼年輕,就來這裡乞討,你感覺羞愧不羞愧?

答:我若羞愧,就一定不會來這裡乞討。我若抱著我的虛假面子不放,我絕不會來這裡乞討。
別人施捨給我的東西,正是我需要反省自己的東西。我感謝施捨給我東西的人,也感謝用任何言語來評價我的人,
因為你們,才使我懂得做人的真實。





《風雲海的回應》:

「施與受」在真理之內是同一回事。當你在施予時,你其實正在領受。當你在領受時,你其實正在施予。

所以最究境的說法是:根本沒有乞丐,也沒有國王。只有聖子,也就是你自己所投射的一位乞丐,或許多的乞丐。

只有聖子,就是你,只會在夢境裡投射一位國王,或許多國王。投射一個國家,或許多國家。所有的一切,是你的投射。





然,你的痛苦是:在表意識上,你不知道「施與受在真理之內是同一回事」。但在深層意識裡,你完全知曉自己所策畫的。

你所要反省的,不是它人施捨給你的東西,也不是那些用言語去評價你的人。而是你與真實生命源頭之永恆不朽的關係上。





但若你能,把自己所選擇的那個角色演繹得好,那麼,你也必須明白,你不是那個角色。你是那個角色的創作者。

但千萬別把,在夢世界裡所教導你的那些角色價值,硬生生的套用於你自己身上。既然,你是一個創作者,請你更新角色。

請你就以你自己的感覺基調,就以最自然、最喜悅的方式,去表達你自己。而不是,被那些角色的固定價值綁架並監禁了。





..............................................................................................................

@5.


問:你是乞討錢呢?還是乞討飯呢?

答:當我徹底放下自己的虛假時,我的乞討就是成功的。當我徹底不再抱著面子來勉強過日子時,我的乞討是成功的。
當我徹底不再因為自己的虛榮而左右蹣跚時,我的乞討是成功的。我不是因為錢來起乞討的,也不是因為飯來乞討的。
我是因為自己的虛榮,自己的虛假,自己的面子,而來乞討的。





《風雲海的回應》:當你還在以小我的「罪咎懼之念」去看待你自己時,其實不論你做什麼,你都不會感到舒心的。

也就說,那與你所選擇的「乞丐位置的角色」,或是你所選擇的「國王位置的角色」,一點兒的關係也沒有。

只有兩個源頭,才是你要選擇的焦點:不是「小我的源頭」,就是「聖靈的源頭」。不是「與神無關」,就是「與神有關」。





若你是選擇「小我源頭的罪咎懼之念」,然後投射你的「定罪、罪咎、恐懼、匱乏、無價值感、不自由」之因,

以致去演繹發揮「乞丐的角色」,或是「國王的角色」,你是不可能在那過程中充滿著喜悅平安且創作得不亦樂乎的。

反之,若你想要決心轉向「聖靈源頭的愛與喜悅之念」,然後推恩你的「純潔、神聖、光明、力量、奇蹟、祝福」之因,

以如此之發起思維,去演繹發揮「乞丐的角色」、「國王的角色」,你是能在過程中充滿著喜悅平安且創作得不亦樂乎。





..............................................................................................................

@6.


問:是什麼力量促使你做乞丐?

答:我的虛假,我的虛榮,我的面子。沒有它們,我還需要乞討嗎?我感謝它們,使我有了做乞丐的機會。

問:你乞討多長時間了?

答:三年!

問:三年了,應該你的面子,虛假,虛榮,已經徹底沒有了,幹嘛還繼續乞討呢?

答:當我的面子崩潰時,可我的妄想還依舊存在。當我的虛榮放下了,可我的愛欲心依舊存在。
當我的虛假磨滅了,可我的分別心依舊存在。所以,我做乞丐,還沒有真真做好。

問:你天天在這裡乞討嗎?

答:不天天在這裡。到處亂跑。走到哪裡,就乞討在那裡。





《風雲海的回應》:你有時候是「覺醒的」。但有時候卻選擇,讓自己再次進入「昏睡中」。

你在那裡演繹著「乞丐的角色」,確實是因為在最初的時候,是你選擇與小我認同,才會讓自己有機會進入夢境的。

你確實是因為選擇與小我認同,然後才把自己陷入夢境的。但你必須明白,演繹並體驗「乞丐的角色」,無法讓你覺醒。

除非你願意把你的意識放在「真實生命源頭的存在之因」裡面,否則,讓你演繹並體驗「乞丐的角色」三百億次,也是一樣。





你的靈性本質,以及你的真實面目,仍然與神同步且一體不分。

但在夢境中「虛幻不實的你」,卻得繼續體驗你自己所選擇的「小我的劇本、莫名其妙的罪咎懼劇本、苦難與犧牲的劇本」。





你的純潔無罪與百害不侵的本質,仍然與神同步且無二無別。

但在夢境中繼續「偽裝的不實自己」,卻得繼續在夢魘裡體驗可能的「無止盡之痛苦的悲哀裡其中另一版本的劇本」。





當繼續憎恨、厭惡,自己那「虛榮」、「面子」、「虛假」時,你其實根本無法真正祛除你所選擇要憎恨、厭惡的東西。

你只會把你所選擇的焦點放大,然後弄假成真。於是,你想以「乞丐的角色」去驅離那些罪咎懼,只會變本加厲並緊黏於你。





..............................................................................................................

@7.


問:這麼冷的天,你怎麼還穿一雙單鞋?你乞討來的錢,足夠你買一雙棉鞋了。

答:腳冷了,是可以隨便用任何東西保暖的。可人心一旦冷了,縱然有多麼充足的錢,多麼厚實的棉鞋,也是徒勞的。
雖然我的腳是很冷,但是,我得真實去感受,我也並不因為腳的冷,而不再乞討。
因為,我的心,總是灼熱的,她,可以溶解我的一切煩惱,何況一個微不足道的腳呢。
世人總是呵護外在的東西,卻不知去呵護內在的東西。縱然外在再多麼漂亮,而內在,已經是破舊不堪了啊。





《風雲海的回應》:

處在合一心靈裡的愛與喜悅,是不可能被冷卻的。只有你那罪咎懼之念頭,才有可能讓你那破裂的心冷卻。

雖說那是在虛幻不實之境裡的另一種「你與神之間的分裂體驗」,但在真實的生命源頭裡,卻是什麼也沒有發生過。





你的煩惱,其實不是你的腳冷不冷,也不是你的乞討是否再繼續,更不是你所選擇要如何去體驗什麼的真實感受。

所以你的煩惱是:如何去體驗你的真實意願之神的旨意。也就是純粹以愛、以喜悅平安,去以你想要的任何形式去表達自己。





但除非你重新看見,那個作夢的自己「正在作夢」,那個投射之虛幻不實的自己「正在投射」,

那個批判自己與外境的自己「正在批判自己與外境」,那個在夢境裡的自己「正在繞不出夢幻之境」。





..............................................................................................................

@8.


問:我看你就不是乞丐,你到底是什麼人?

答:縱然我告訴了你,我是什麼人,但是,對於你,依舊是陌生的啊。
為什麼世人總喜歡去了解別人,而不真真地去認識自己。縱然你再如何了解別人,可對於你自己,依舊是陌生的啊。





《風雲海的回應》:有時候,你確實是覺醒的。因為你能講說真實的話語。

但有時候,你卻選擇體驗那「虛幻不實的真實感受」,而讓自己又再陷入另一種夢迴圈當中。





其實,它或它們,從你的言語表達的當中,已經了悟到你不是「乞丐的角色」如此簡單而已。

而是,你是不簡單的,卻又是如此簡單的。且是隱約知道,你是來自較高源頭的意識那一層次的。

也就是它們的頭腦面向,無法想像的那一神秘的層次。雖然,以真實面向來說,並沒有什麼神秘那一回事。

但從你的談吐與整體的氣勢而言,你讓它們感知到,它們自己另一種可能的體驗,而那是可能的。





..............................................................................................................

@9.


問:我給你扔了一塊錢,你怎麼不說謝謝呢?

答:當我看見您的慈悲之心時,我已經不在乎什麼一塊錢了。您的慈悲心,是無法用謝謝二字概括的。
我只能把您的慈悲之行,深深地裝在自己心裡,慢慢來品嘗。





《風雲海的回應》:你只是看見自己,不管你是否在具體的去表達你的感恩,你其實無法不在感恩之中。

所以,從這裡,就能讓你看見:那些「以外在」懶得向自己與它人表達感恩的人,它們仍是在感恩之中。

只是,處在夢境裡的你或它們,大多數已被分裂的想法所驅使或蒙蔽,所以總是無法看見並肯定不疑那真實的面向。

這裡想說的是,不要總是「以外在的形式」去看待自己與它人所表達的一切。那是無法讓你肯定不疑的。





除非,你是能重新了悟,你與真實生命本質的關係,否則,你也很難不被那些「虛幻不實的無聊魅影」所迷惑。

「愛與喜悅平安」在你合一心靈的內在裡面。而若你能以任何的形式體驗到「愛與喜悅平安」時,這是在說神與你無法切割。





..............................................................................................................

@10.


問:當乞丐的滋味怎麼樣?

答:如人燒香,各自心明。

問:乞丐都是騙子,我見得多了。

答:人人都是乞丐。或乞討感情、或乞討權利、或乞討物質財富、或乞討名利地位、或乞討健康、或乞討快樂幸福。
這種乞丐,您見過嗎?

問:我怎麼不知道啊?

答:因為在您心中,乞丐都是騙子,你總是執著在這一處,猶如總是執著地看一個地方,
縱然外界多麼精彩,你依然是無法看見啊。若一個人,總是執著地斷然一個固定的答案,那麼,您總是停留在這一處地方。
猶如您自己拿鏡子去照他人,卻忘記了照自己啊。





《風雲海的回應》:〈頂然〉此刻的你,就是覺醒的。因為你在講說真實的話語。

確實地,在夢世界裡的人,根本不覺知到自己的思言行,與自己所設定、定義的「乞丐的意義與角色」,有何異同!?

它們根本不覺知到,自己所執意定罪的它人,只不過在定罪自己罷了。是啊!每個人都在做著同一件事。但卻是自以為義的。

那就如似在較早之前,你與我同樣地被某些(包括J,它也曾經執著過身體層次)「夢世界之瘋狂價值觀」所驅使與綑綁一樣。





..............................................................................................................

@11.


問:原來做乞丐,還沒那麼簡單啊。

答:乞丐是人來做的。不是乞丐自己去做乞丐。不同的人,做不同的乞丐。
一個心邪的人,做乞丐,他會污染一大片的。一個心正的人,做乞丐,他會感染一大片的。
猶如一個乞丐,把自己乞討來的錢,無私地捐獻給慈善機構或災區人們,這種乞丐,是何等地偉大。
而這種偉大的行為,卻出自一個乞丐之手,可以讓更多的人,甚至記憶一輩子。

所以,我們不能以點帶面地否定所有做乞丐的人,恰恰相反,我們要用善意的眼光,去看待乞丐。
雖然有的乞丐確實讓人厭棄和憎恨,但是他們能夠長時間跪著,長時間躺著,這種行為,也會讓人產生憐憫心,生起慈悲心。
畢竟,他們沒有去做殺人放火的事情,更沒有像某些人,冠冕堂皇地,在人背後,做些見不得人的勾當,
禍害善良的人,用極其邪惡的心來達到自己邪惡的目的。

就憑這一點,乞丐,還是善良的。人心要放大點,放寬點,那麼,你眼前的路,就好走些。
某些人,一頓飯能揮霍幾千元,甚至幾萬元,幾十萬元,
難道面對一個乞丐,僅僅需要你隨便扔幾粒錢,您難道就那麼的吝嗇嗎?





《風雲海的回應》:

不,每個人都是良善的。而這是直指它的內在真實的生命源頭是良善的。因為神是,所以你或它們都是。

只有在虛幻不實之分裂與對立,甚或攻擊的想法,才會顯現並具體化為「邪惡的」。那麼,邪惡的本質並不存在。





〈頂然〉有時候你是覺醒的。但有時候,你仍不想只處在覺醒裡,去過你的好日子。

處在負知見裡的那些乞丐角色,姑且你都能以新的視角,去看待它們。

那為什麼,那些處在罪咎懼裡的那些「看似邪惡的人」,你卻無法以新的、擴展的視野,去看待它們!?

它們的本質與你的本質,有任何差異嗎?而這就是你又把自己陷入昏睡的裡面之點上。你其實,內在裡仍是衝突迭起的。





..............................................................................................................

@12.


問:像你這麼說,難道我們就滋養那些好吃懶做的人,讓他們什麼也不做嗎?

答:人,遲早都會覺悟的。人,不能一輩子總當乞丐。
但是,正因為他們曾經當乞丐,看到很多善良的人給予他們的施捨,在他們心裡,早已經種下了善良的種子。

當因緣有所成熟時,他們心中的善良種子,就會發芽。
而且,縱然這個乞丐是無動於衷的,但是,有很多人施捨時,也同樣有很多人看在眼裡,明在心裡。
這,不也是在給大眾種善根嗎?

有時候,一個無心的舉動,會感染一大片人。有時候,一粒種子,可以讓更多的人受益。





《風雲海的回應》:是啊!〈頂然〉你遲早會覺悟的。因為你不可能,永遠把「從未存在過的邪惡本質」,緊抓不放。

但是,你還是要盡早了悟到,「良善的種子」其實就是愛與喜悅的種子,而它是不可能被銷毀殆盡的。因為神就是那種子。

愛必須被推恩。而當愛「好似」沒有被推恩出去時,不代表愛會銷聲匿跡。只是被「不愛」暫時蒙蔽了而已。

而你的當下任務,就是願意重新看見:每個人必然以自己最合適的點上,去完成推恩與創造性面向的動作。

而神的旨意早已完成了。你只需,讓你自己從幻相裡解離出來。雖然,還是以你合適的方式,並且聖靈在前領路。





..............................................................................................................

@13.


問:你乞討來的錢,用在什麼地方?

答:我把自己乞討來的錢,又反回到別的乞丐手中。

問:你這個人,是不是又病啊?神經有問題?哪有像你這樣的乞丐?

答:一切皆有因緣。

問:你以前是幹什麼的?

答:我只知道,我現在是乞丐。





《風雲海的回應》:你會幫助回去,是因為它們在某些夢時空的點上,也曾經幫助過你。

你會幫助回去,是因為你的本質與它們的本質並無異同。你會幫助回去,是因為你們根本就是同一位聖子的身分。

你要去覺知到,在夢境裡,你幻化了一些人去幫助你,如何重新看見那「毫不動搖的真實面向」之過程,如此而已。





..............................................................................................................

@14.


問:別的乞丐都跪著,躺著乞討。你怎麼盤著腿來乞討?

〈鼎然〉問:您吃飯時,喜歡站著,還是喜歡坐著?

游人答:喜歡坐著吃飯。坐著吃飯舒服啊。

〈鼎然〉說:他們、我、你,雖然姿態不一樣,感覺相同。他們跪著,躺著,有可能有他們的想法。
但是,沒有跪的功夫,沒有躺的功夫,估計乞討到的錢,就沒有那麼多了。
我坐著,是適合我的姿態,你坐著,也適合你的姿態。同樣是人,各有各的心思。在這一點,就沒有必要去揣摩了。





《風雲海的回應》:

〈頂然〉你是「J的」另一夢境裡的化身。從你的言語與整體姿態來看,在某些點上,你確實表達了王者之姿。

但有時候,「罪咎懼的痕跡」仍然是可見的。你有時候,會講說真實的話語,但有時候也會講說有關「罪咎懼的痕跡」。

但確實地,以坐著的姿勢是最適合你的狀態。以及,也是你最想以那種簡單的形式,去表達與推恩的媒介點。

於是,根本不需要那些做作的跪著,也不需要做作的躺著。只需要以合適自己的姿勢、態勢、美勢、創勢、寬勢、是勢。





..............................................................................................................

@15.


問:你看你的頭髮這麼長,怎麼不理髮啊?髒兮兮的。

答:只要心乾淨,比什麼都好。

問:你的意思是說,我的心不乾淨?

答:在我心裡,您就是菩薩。

問:你是宗教徒?

答:我現在是乞丐,我只想認真地做好乞丐,別的,對於我,沒多大關係。

問:難得啊!

答:不得,就不難。





《風雲海的回應》:九小時後,〈鼎然〉收起瓷碗,向西走去。

乞丐,也許就是隱身人間的佛菩薩!也許他就是隱身在乞者中的大成就者!.......





風雲海:在夢世界裡的人,它們有時候確實是挺麻煩的。時常要把「你的言語表達」視為是在攻擊它們的。

實際上,它們卻時常地以罪咎懼之念,去攻擊自己而不自知、不覺知、不了知、不明知、不慎知、不真知。

有時候你是「自知、覺知、了知、明知、慎知、真知」的。但有時候你也是與它們一般無異,以幻為真、以幻為是。





..............................................................................................................





#心靈風采,#形如乞丐氣似帝王


.(_.^._)√•*´ 圖‧文字/風雲海
❤´:)¸.☆¸.❤¸.•°*”˜.❤❤❤˜”*°•.•.¸❤¸☆¸.❤
http://smart88798879.blogspot.tw



2017.3.24





(非常感謝原作者的整理)所回應的資料來源:
http://mp.weixin.qq.com/s?__biz=MzA5NDI0MzM4OQ==&mid=2649714504&idx=7&sn=dd19ae19c3ee3f47506f425b04e20d12&scene=1&srcid=0519fZqgckAvNa8d7u6XFhnZ&from=groupmessage&isappinstalled=0#wechat_redirect









#奇蹟課程,9/16

【奇蹟課程】〈第19章〉平安之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