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nslate

Google+ 風雲海

2016/06/18

【散文筆記】《敘利亞難民》一位巴勒斯坦籍的敘利亞難民〈阿瑪德.施哈比〉的自述故事,與電影情節一般無異。










散文筆記】《敘利亞難民》一位巴勒斯坦籍的敘利亞難民〈阿瑪德.施哈比〉的自述故事,與電影情節一般無異。





【散文筆記】《敘利亞難民》一位巴勒斯坦籍的敘利亞難民〈阿瑪德.施哈比〉的自述故事,與電影情節一般無異。
【散文筆記】《敘利亞難民》一位巴勒斯坦籍的敘利亞難民〈阿瑪德.施哈比〉的自述故事,與電影情節一般無異。





@1.


《一位巴勒斯坦籍的敘利亞難民,自述離鄉煎熬》

近兩年來已經有許多關於難民的文章,不過除了媒體剪輯的片段,我們鮮少聽見他們自己的聲音。國際新聞機構PRI旗下的
GlobalPost委託五位敘利亞年輕人撰文,他們都做出了離鄉的艱難決定,並踏上危機四伏的旅途離開母國,前往土耳其和希
臘,再穿越南歐。

這篇文章由28歲的阿瑪德.施哈比(Ahmad Shihabi)撰寫,原文於2016年5月31日刊載於PRI.org,經授權重新刊載於此。

我是巴勒斯坦籍的敘利亞人,這表示我是雙重的難民。

我的家族在1948年首度淪為難民。他們離開巴勒斯坦,以躲避以色列建國時發生的暴行與動亂。我們把它(以色列建國日)叫
做「災難日」。就像當時的許多巴勒斯坦人一樣,我的家族逃到了敘利亞。最終他們在雅爾矛克(Yarmouk)安定下來,一個位
於大馬士革南方的非官方難民營。

1987年,我就在這裡出生。雅爾矛克就像個城市一樣,有學校、醫院及其他設施,全都在一個面積一平方英里的區域裡(譯註
:約合2.6平方公里)。住在這裡的有巴勒斯坦人,也有敘利亞人。





《風雲海》的回應:閱讀了這一則〈阿瑪德.施哈比〉的自述故事,內心的激動、感動實在無法言喻.......,覺得真的是每

個人所出生的時空背景,就是合適自己去穿越那些幻相走廊的。也覺得自己出生在台灣已經是太幸福了。但風雲海仍是要回到

「奇蹟沒有難易之分」的上頭,不旦要在自己所一路發展的故事裡看見平安,也要在〈阿瑪德.施哈比〉它的點上看見平安。





..............................................................................................................

@2.


我在難民營的學校完成高中學業。十六歲那年,我還在唸書的時候,在叔叔的印刷廠開始了第一份工作,做的是打字員。我在
那兒工作了六年,然後轉行去難民營裡的一個巴勒斯坦雜誌社從事報導類工作,擔任編輯。我試著攢點錢好上大學,繼續完成
記者的學業。不過我負擔不起。而當敘利亞危機伊始,就連從雅爾矛克的住所前往大學校區,都幾乎不可能了。我的夢想就這
麼擱下來了。

敘利亞革命是從2011年三月開始的。擁護民主的示威行動最終蔓延到大馬士革,就在雅爾矛克附近。身為巴勒斯坦人,我們支
持敘利亞人民。然而在此同時,我們也不想公然表態反對敘利亞當局。就算我們當中許多人已經在雅爾矛克待了一輩子,政府
仍視我們為過客。所以,涉入衝突對我們來說很可能會有風險。如果我們決定採取行動,整個難民營都可能陷入槍林彈雨。所
以我們轉而致力讓這裡成為安全地帶,讓那些躲避政府攻擊、來自鄰近市鎮的敘利亞人民棲身。

我們開始帶人群前往自己的住家、學校、醫院,提供他們食物、醫藥還有所需的一切。我們接待了超過20萬人,可謂是難民救
難民。我們成功讓雅爾矛克保持安全,為時有一年之久。至少大部分時候是如此。在這段期間,也就是衝突發生的第一年,還
是有些飛彈與炸彈落在雅爾矛克。其中有兩枚擊中了我們家附近。2012年初,我的兄弟與我決定把父母和年幼的姊妹送往黎巴
嫩親戚處。那是我最後一次看到他們。在那之後,黎巴嫩政府向巴勒斯坦人關閉了邊境。





《風雲海》的回應:那麼,要把你內在之分裂的意象投射出去,就是以許多方式之其中的這種方式:「就算我們當中許多人已

經在雅爾矛克待了一輩子,政府仍視我們為過客。」這好似在說,它雖然就住在你的隔壁,但你就是無法認同它與你是一個同

類的生命。即使它可能是來自美國人或某另一個國家的人,你就是要去分別你才是那個地方的主人。而某些人你非得要去定義

為,哪些種人是可以較為優越的,哪些種人可能這輩子永遠也別想成為較優越的!?看見了嗎!?你就是在把自己搞得分裂,

讓自己與它人就是沒有好日子過,你把你們彼此都搞得「沒有愛也沒有喜悅平安」。請問,處在這樣的較低意識狀態,如何祝

福自己,如何祝福它人呢!?因為,神是祝福的神,所以,你理當如此以愛與喜悅平安去祝福自己與它人。否則,你的快樂要

從哪兒來呢!?要如何去感受到快樂的泉源總是喜悅你呢!?





是啊!要搞分裂、製造分裂很簡單!但是,要透過分裂的種種意象,轉向到合一的裡面,也是簡單的。怎麼轉向呢?就是以一

體靈性的眼光去看待你們彼此。怎麼解決外境的混亂呢?就是以神的真實存在之因,去全然取代外境的混亂。若你把它視為過

客,是因為它的真實是在天堂國度裡,所以它在此時此地確實是一個過客,與你一樣。若你把它視為愛與神聖性的本質,是因

為它的真實與真相是為如此,且還是與你一樣。若你把它視為罪孽深重的人,那是因為你以小我罪咎懼的眼光去看它,所以,

它就會顯示為一副罪咎懼的樣子,在那兒讓你欺負、讓你攻擊、讓你傷害。在夢境裡,你是以攻擊它,來攻擊你自己所選擇的

罪咎懼的那種眼光。於是,你只能繼續體驗著那無因之無果的種種苦難。旦在真實裡,你的真實本質其實與它無異。





非常喜愛〈阿瑪德.施哈比〉這一群人自發性的如此做之表達愛的那部分:「我們接待了超過20萬人,可謂是難民救難民。」

除了「全然的愛與喜悅平安」之外,在幻相之列裡還有什麼是值得你費盡心思的呢!?沒有了。於是一個很簡單的圓圈完成了

。而若你去完成那個簡單的圓圈,純粹地,不再添加任何小我罪咎懼的顏色,你就能很順暢地去體驗自己許多美麗的創作。





閱讀〈阿瑪德.施哈比〉的故事,它好似一齣電影在你的肉眼之前播放著.......。然,你的醒時夢境與睡時夢境並無異同。

它們可以都是你的投射,但也可以都是你的推恩。那些一部部的電影情節,與許多的人生故事,並無異同。它們不是你的投射

,就是你的推恩。當你以生命的象徵去看待它們時,它們能幫助你把愛與喜悅體驗了。當你以死亡的象徵去看待它們時,它們

仍能幫助你,把罪咎懼之「定罪、罪咎、恐懼、匱乏、憤怒、厭惡、愁煩」體驗了。然後,一個圓圈仍是已被完成的。有缺口

是不可能的事。





..............................................................................................................

@3.


「此情此景,讓我們都回想起自己曾看過的1948年巴勒斯坦災難日照片。」

每天我都給家人打電話,無時無刻不想念他們。他們支持我一生中所做的每個決定,我永遠想像不到,我們會像這樣分離。我
最後一次見到我的姊妹時,她們分別是6歲和12歲,她們永遠無法完成學業了。我的父親與兄弟目前都在工作,好讓全家人在
黎巴嫩的日子能過得去。但這很困難。因為他們是巴勒斯坦人,所以沒有居留或工作許可。或許有一天,我能再去探望他們。





《風雲海》的回應:「因為他們是巴勒斯坦人,所以沒有居留或工作許可。」若你有能力的話,就讓在你肉眼之前的,不論它

是哪一種族群的人,讓它們都有一口飯吃吧!當你願意幫助這樣處在困境裡的人時,許多的祝福肯定會以飛快的速度降臨於你

身上。





但你的發起思維乃是放在,你與它人是同一生命、一體靈性、一體本質的上頭。而不是誰比較優越與富裕。因為真理之內施與

受就是同一件事。施者與受者所領受的祝福都是一樣的,沒有誰比較多或誰又比較少,因為那是神所賜予的。只有小我才會欺

騙你說:施者把某物幫助人,施者就會變少;或幫助某人去成就某事,施者就是在犧牲!?當然小我還是會繼續欺騙你說:領

受者在領受它人的幫助時,它就是較「卑微的、低劣的、無能的、醜陋的、不堪的、被咒詛的、太過缺乏的」!?於是,害得

你每天處心積慮地,想要把自己高舉在一個特定高度裡,免得萬一受人幫助時,還得落個不堪的下場!?





所以,你必須要把自己拉回來,駐足在「在真理之內施與受是同一件事」的觀念裡。如此,你所體驗的,就會變成當你施予時

,同一時間你也在領受;當你在領受時,同一時間你也在施予。於是,在那裡頭,沒有人是一個犧牲者,或是一個受害者。神

既然是愛與祝福的神,祂就不可能讓有些人較多,而有些人較少。當然,也只有小我才會以那樣的想法去教導你。也只有你自

己的念頭,才會生出那樣的「讓有些人較多,而有些人較少」的那種想法。





..............................................................................................................

@4.


沒過多久,我們試圖在雅爾矛克維繫的安全狀態就徹底崩解了。2012年12月17日,一切都變了樣。雅爾矛克遭到敘利亞軍隊的
飛機直接轟炸。反政府軍隊接著開進難民營,宣告此區已在他們的控制之下。對我們平民來說,這裡已經不再安全了。雅爾矛
克成為敘利亞衝突的前線。


隔天,我們看到彷彿有百萬人離棄了家園,能帶什麼就盡量帶、步行離開雅爾矛克。此情此景,讓我們都回想起自己曾看過的
1948年巴勒斯坦災難日照片。上路三天後,我們當中有許多人找不到安全的地方過夜,所以就回頭了。我和大約五萬人一起返
回雅爾矛克,在半遭圍困的情況下待了六個月。每天,我們都出門蒐羅食物和其他基本必需品,在雅爾矛克難民營內外都得穿
越政府與反抗軍的檢查站,非常恐怖。我們在狙擊手眼皮子底下走過,小命都握在他們手裡。我們看不太到這些人,但可以感
覺到他們的存在,也親眼見過他們出手好幾次。只要他們想,就能了結我們的性命。不過我們要不是冒險被槍桿子打死,就是
要餓死。





《風雲海》的回應:這樣的情景,就如似電影情節。如此的電影情節,你能數算得了自己看了多少遍嗎!?但仍然是屢試不爽

之繼續以分裂的手法,在營造著那些不知該如何結束的小我劇本。怎麼結束小我劇本呢!?唯有透過以真寬恕思維,回到一體

靈性的真相裡。這可以說是你唯一的路子了。否則,那個「作夢的自己」是不會罷休的。若是你自己都不肯罷休的話,夢境裡

的一切,它肯定會幻化成許多部影片,且還是讓你永無寧日的看不完、體驗不完那些罪咎懼的劇本之千萬萬迴圈。





是啊!真寬恕吧!承認你自己正在夢境中,而你是個作夢之人。那麼你就會知道怎麼結束那一場場的噩夢連續集。承認自己營

造出許多的角色,來為你自己演繹了一場又一場的戲劇故事。為的是,讓你重新看見你是因為罪咎懼而營造出它們,但也因為

透過你外在的它們,而有機會讓你轉向推恩愛與喜悅平安之創作的面向。以致把罪咎懼之不存在給驅離了。那麼,你願意真寬

恕自己所投射出去的那些形象,就是讓你所厭惡的那些罪咎懼的形象之人事物境。你願意真寬恕自己,因為是自己把它們夢出

來的。所以,你真實的願意收回罪咎懼的投射,回到聖靈的奇蹟教導之正知見,信任神的愛,決心讓神的力量成為你的力量。

於是,你又完成了那已被完成的圓圈。





..............................................................................................................

@5.


最後,在2013年6月,我徹底離開了住所和難民營。我前往大馬士革,和女朋友在那兒租了間公寓。我們的公寓位在反叛軍控
制的庫德西亞區,不過當時他們處於休戰狀態,所以比較安全些。但日子還是很難熬。我和女友為同一間雜誌社工作,每人每
月的薪水是175美金,房租每月則要每月200美金。

如此勉強撐了大約一年後,有個朋友來找我,問我想不想離開敘利亞。我告訴他,這對我來說是不可能的,因為我是巴勒斯坦
人。黎巴嫩和約旦都不會讓我入境。身為敘利亞的巴勒斯坦難民,我們沒有正式文件,所以不被其他國家認可,旅行因而變得
十分困難。於是他建議我前往土耳其。可是土耳其很遠,還要穿越國內許多危險地帶才到得了。我問他怎麼辦才好。「非法出
境,」他告訴我。「我認識一個搞走私的,他會帶我們去土耳其邊界。」


「我從未經歷過這樣的事:恐怖分子與軍事行動、街上都是武器。在以前,孩子們會去上學。敘利亞人天性單純,不是極端分
子。他們彼此接納,不論種族、宗教,甚或國籍。現在我可以明白,敘利亞真的毀了。」

要離開這個國家、永不回頭,是非常艱難的決定。我在這裡出生、學習、工作。就算現在處境危險,它還是我的國家。我也喜
愛這個國家。我這輩子的第一串步伐就踏在這片土地上。而且,對我來最重要的是,敘利亞是我與巴勒斯坦之間最強烈的連結
,雅爾矛克難民營尤為是。





《風雲海》的回應:〈阿瑪德.施哈比〉的這個部分,要去離開自己一開始在的地方似乎是困難的。但這也可以以另一種眼光

去看見:「這樣的困境似乎在述說著每個人所來自的天堂國度,以及在最初始時,選擇讓自己陷入夢境並堅持與神分離的那一

剎那間。」可以說它是多麼地容易,也可以說它是多麼地困難。





容易的是:要讓自己陷入夢境且自以為那樣就可以與神分離。因為那只是一個夢境,那裡的一切都不可能是真實的。因為即使

你讓自己陷入夢境,有一天你也會覺醒過來的,你不能永遠都在夢境裡面。困難的是:就如似〈阿瑪德.施哈比〉對在原地裡

的種種不捨,但真實是,它此時此刻很希望離開原地,以完成這一趟夢旅程所該去完成的。與神在一起的天堂國度之尊貴的你

,都捨得讓自己陷入夢境且故意與神分離了;那麼,處在夢境之那原地裡的那些罪咎懼的具體化於你時,你當然會想要離開了

。因為那些罪咎懼具體化於你時,與你的生命本質乃是完全背道而馳的。





..............................................................................................................

@6.


我告訴女朋友非法出境這個主意。起初她無法接受,因為敘利亞北方在伊斯蘭國(ISIS)的控制之下,要通過檢查站而不被抓到
,似乎是不可能的。我們從新聞中得知的情形就是這樣。我告訴她那個走私客的事,還說有人向我保證一切都會在掌控之中。

「如果你要走,我就跟你一起走。」我女朋友說。要將我倆的性命都置於險境,我感到十分恐懼。她是基督徒,要是ISIS發現
她的話,可能會把我們兩個人都殺了。為了這件事,我們苦惱了兩個月。最終,我們決定要非法離開敘利亞。那個走私客告訴
我們,出發日期是九月一號。他說我的女朋友要戴穆斯林婦女的頭巾,我們也要把自己的手機和記憶卡藏起來;能帶的只有幾
件衣服。

走私客給了我們一張這趟旅程用的地圖。我們要從大馬士革開車到曼比季,一個位在阿勒坡和拉卡中間的城市。拉卡就是ISIS
的根據地。然後再從曼比季走過邊境、進入土耳其。

2014年9月1號早上七點,我們出發了,不知道能不能再見到自己的家園。我們和另外7個朋友、五十幾位要返家的曼比季居民
同行,開了超過13小時的車。這些居民對我們一無所知,也不知道我們的目的地。開車的人就是那個走私客。我們通過了47個
政府檢查站。走私客把一切都控制得很好。他把我們的證件和錢都拿走了。我們每人付了超過50塊美金,好讓他能一路賄賂通
關。我想,其他人知道我們試圖離境。他們看得出來我們是巴勒斯坦人,而曼比季那裡沒有巴勒斯坦人。不過他們什麼話也沒
說。

我們開著車、通過檢查站的一路上,映入眼簾的到處是大片斷垣殘壁。我們路過許多地方,包括荷姆斯和哈瑪。這個國家受到
的蹂躪令我十分震驚。這是為了什麼?純粹是爭奪權力嗎?抑或是為了自由所要付出的代價?誰都可以想說什麼、就說什麼,
但我們卻只有一種結局:國破家亡。通過了所有政府檢查站以後,司機警告說,我們已經進入ISIS的地盤了。又開了大約一哩
路之後,到了另一個檢查站。大家都很緊張。ISIS不准女人坐在男人附近,所以所有的女人都往後挪,坐在巴士後面。有個士
兵的年紀看起來非常小。他的槍比他的人還高。他只檢查了男人的身分證件,然後告訴我們可以過了。





《風雲海》的回應:感謝神,〈阿瑪德.施哈比〉這一路上的闖關看起來是滿順利的。合一心靈的力量是強大的。風雲海還是

第一看見這麼棒的「走私客」!這算哪門子的走私?那根本是在那夢旅程中,那位扮演「走私客」的角色幫助了許多人,以致

是能讓更多的人,更順暢地去完成它們那些未完成的夢旅程與任務。所以「走私或走私客」的這個標籤字語,你最好要有能力

去重新解讀它。否則,你就是在無意識地讓「夢世界的價值觀」綑綁與框架你。但真實的你之聖念,是無法被綑綁與框架的。





看見了嗎!?在你的夢旅程裡也是一樣的。就與〈阿瑪德.施哈比〉一樣,在那些重要的人生轉捩點上,肯定會有一些來幫助

你的人,讓你受到鼓勵與支持,或者義不容辭地幫助你。然後你的生命又再度被更新了且有了更擴展的視野以及力量,可以繼

續你所該完成的覺醒之路。當然,愛與喜悅平安之源頭也肯定會祝福你的。也唯有創作者是為存在。





你只是再度看見,夢世界裡的那些遊戲規則,那些如似銅牆鐵壁的規則,都是因為自以為自己與神是能分裂,然後以小我的罪

咎懼之念投射而成的。於是,那些鐵規則是真實的嗎?肯定不是!所以怎麼去突破它、穿越它呢!?就是,讓你自己堅決地以

「一體靈性的慧見」去掃一掃、搬一搬、挪一挪、移動移動、轉一轉彎,那些好似擋在你肉眼之前的銅牆鐵壁。然後,請大方

的寬恕自己之罪咎懼的投射。





..............................................................................................................

@7.


「每踏出一步,我就好像喪失了一點對這個國家的記憶。每踏出一步,我都覺得自己辜負了朋友、家人、在雅爾矛克的家園。


我們的運氣很好,沒有更糟的事情發生。大家也鬆了一口氣,因為接下來應該就沒有其他檢查站了。不過我還是大受衝擊。他
們怎能讓一個孩子拿槍、賦予他殺人的權力呢?我從未經歷過這樣的事:恐怖分子與軍事行動、街上都是武器。從前,孩子們
會去上學。敘利亞人天性單純,不是極端分子。他們彼此接納,不論種族、宗教,甚或國籍。現在我可以明白,敘利亞真的毀
了。

我們在當天晚上八點抵達曼比季。那位走私客領我們去見另一名走私客。他告訴對方,我們要去土耳其。我們跟著這個新的走
私客上了他的車。他載我們前往土耳其邊界。他叫我們別害怕,我們要做的不過是摸黑步行一英里。他告訴我們不能使用任何
微小光源,也不能用電話,什麼都不行,否則土耳其警方會看到我們;他們在守著呢。

於是我們用走的,走了一個小時之久。每踏出一步,我就好像喪失了一點對這個國家的記憶。每踏出一步,我都覺得自己辜負
了朋友、家人、在雅爾矛克的家園。然後我聽見有人悄聲說:「土耳其到了。」

阿瑪德在數週前收到了居留簽證,讓他得以在德國待上至少三年。現在他住在格賴茨,一個位於德國東部、人口約兩萬人的小
鎮,離捷克不遠。他計畫搬到柏林去。

非常感謝文字翻譯者:〈林凱雄〉





《風雲海》的回應:所有的那些夢境記憶,根本無法媲美「你與神之間緊密不分」的那些記憶。因為夢境裡的一切它將會消失

,只有「仁心善念」那肖似神的愛的那個部分,會被保留下來。當你有一天覺醒過來了,你不會記得那些與罪咎懼有關的記憶







「他們怎能讓一個孩子拿槍、賦予他殺人的權力呢?」是啊!一個神智清明的人,怎麼會那樣做呢!?處在愛與喜悅平安中的

人,怎麼會那樣做呢!?活在神愛的環繞中的人,怎麼會那樣做呢!?心境是豐盛富足的人,怎麼會那樣做呢!?不去定罪自

己,也不去定罪它人的人,怎麼會那樣做呢!?總是把天堂的訊息帶入夢世界裡的人,怎麼會那樣做呢!?總是真寬恕自己的

投射,且也會真寬恕它人的投射的人,怎麼會那樣做呢!?





閱讀到最後風雲海也鬆了好大一口氣。〈阿瑪德.施哈比〉終於走出那恐怖地方與困境。它終於可以離開充滿「恐怖分子與軍

事行動、街上都是武器」的地方。喔,天啊!〈阿瑪德.施哈比〉終於可以過新的生活了。真為它感到歡喜。在此,也祝福〈

阿瑪德.施哈比〉,願表達神的旨意之愛的那部分,永遠是你的首要之務。且豐盛富足的許多象徵必具體化臨於你。你配得神

的祝福。因為,你是神聖的神之子。阿門!





..............................................................................................................





以上,所回應的資料來源:
《一位巴勒斯坦籍的敘利亞難民,自述離鄉煎熬》
https://zht.globalvoices.org/2016/06/14/19685/





#散文筆記,#敘利亞難民,#巴勒斯坦,

#阿瑪德施哈比,#AhmadShihabi,#雅爾矛克,#Yarmouk,#大馬士革,#難民營,#走私客


.(_.^._)√•*´ 圖‧文字/風雲海
❤´:)¸.☆¸.❤¸.•°*”˜.❤❤❤˜”*°•.•.¸❤¸☆¸.❤
http://smart88798879.blogspot.tw



2017.4.2








#奇蹟課程,8/17

【奇蹟課程】〈第17章〉寬恕與神聖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