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nslate

Google+ 風雲海

2016/03/09

【電影筆記】《鋼琴師和她的情人》什麼是愛?當你不接納她的遊戲規則,不接納她最喜愛的玩具,不接納她最想玩耍的遊戲,不接納她的想法!?









電影筆記】《鋼琴師和她的情人》什麼是愛?當你不接納她的遊戲規則,不接納她最喜愛的玩具,不接納她最想玩耍的遊戲,不接納她的想法!?





@1.


它們「分裂、對立思想」的模式,不見得每一種方式,都符合每一個人。

它們說出的稀奇古怪的話語,顯然地不見得每一句,都是真實與愛的言語。

它們聽入的那些怪異瘋狂的話語,也不見得每一句,都是喜悅與接納的音調。

它們種種活動的行為,更加不見得每一行為,都包含著藝術、療癒以及創作。





「愛的理解」,她只需要你充滿著「愛的理解」,以心靈合一的那部分去傾聽。

而不是以分裂心靈之「定罪與鄙視的眼光」去傾聽,如此,你將無法聽見她。

她內在的小孩是聖子的身分,那分裂心靈決定以六歲之姿,繼續她的夢中之旅。

你只能聽見她六歲的聲音,在夢劇中,你只能從頭、與終,聽見她六歲孩童的實音。





她很清楚她不是一具身體。而當你以她是一具怪異的身體去看她,你將無法聽見她。

她很清楚地向你表達她是的自己。而當你以很不以為然的方式去看她,

你將無法看見是她、無法聽見是她、無法與她一齊延伸喜悅、無法喜悅她的沉默。

雖然,她也萬分清楚她自己,她不是沉默的,她不是你所想像的那樣沉默不語。





..........................................................................

@2.


若它們總是說著更多的廢話,那麼她不明白為何要與它們一樣嘰嘰喳喳說個不停!?

若它們總是說著不是它們是的自己,那麼她實在不明白「說話的意義」到底何在!?

若它們總是說著不與藝術或與療癒有關,不與享受生命的喜悅有關,那麼生命何在?

若它們總是認為它們的話語才是對的、才是真理,那麼為何還需要話語與它們辯論?





更何況,「話語」只不過是為著許多的方便,而設計的。

那麼是誰在說話呢?是分裂心靈的那部分在說話,還是合一心靈的那部分在說話呢?

在劇中,不管〈艾達〉六歲那一年,發生了何事,都無關緊要。

最重要的是,分裂心靈的那部分,決定讓自己以〈啞子〉去完成夢境裡的任務。

然她確實做得很好,她尋得能夠幫助她完成療癒任務的夢中人物〈班斯〉。





..........................................................................

@3.


愛是什麼呢?就是接納她內在的,原本的愛的本質、純潔無罪的本質。

就是理解,在夢中的她不是真實的她,「啞子」的樣子之呈現,不可能是真實的她。

只要你肯用心的理解與傾聽,她外在的樣貌、外在所呈現的任何形式之表達,

其實並不難!而它的難度在於,你總是要以你自以為的價值,去評斷她的對與錯!?

你總是非得以你所學習的那一套自以為的理性,去看她的錯誤與缺陷,瘋狂與無理。





於是,已經很清楚不過了!

當你定罪於她時,她的任何思言行之舉止,肯定也會看起來好似在攻擊你。

當你不認同她時,即便是你不說出,對她的指責與不認同,

但她卻能以極為快速的方式,接收到你否定她的訊息,進而做出防衛性的動作。

看起來好似,她在攻擊你,她在防衛你,她不接納你,

其實她只不過是,想做她真實又輕鬆的自己罷了。

她覺得,你給予她的感覺是不舒服的,是沒有喜悅平安的,她自然會抗拒。





..........................................................................

@4.


什麼是愛?當你不接納她的遊戲規則,不接納她最喜愛的玩具,

不接納她最想玩耍的遊戲,不接納她的喜好,不接納她的想法,

不接納她認為對她來說是最重要的事,不接納她的「可愛思言行」,

你什麼都不接納,你什麼都不認同,她當然就是以你對她的方式,對待你啊!

你覺得「你憑什麼」,要求她對你,展示並呈現她的完美與歡呼呢!?

你覺得「你憑什麼」,要求她愛你、對你好、關注你、關心你!?





不要忘了,所有的那些文字的意象,之遊戲規則,全然是你自己為自己而設計。

也就是說,那些夢中遊戲的種種方式之表達,都是經過你同意的。

於是,你才會繼續夢到,你可能會如此的攻擊它人,或被它人所攻擊。

在劇中〈史都華〉他最棒的一句話,就是:最好明天醒來之後,只不過是一場夢。




..........................................................................





以下,是擷取某部分的片段焦點:(圖片18組)






@1.↑你聽到的聲音,不是我說話的聲音。

你無法聽見我的聲音,當你沒有意願聆聽的時候。

你無法聽見我的聲音,當你不認同且定罪我的時候。

你可以聽見我的聲音,因為我想被你聽見!雖然,我一直在傳予你聲音。

你可以聽見我的聲音,那個六歲的我,還是那麼頑皮又可愛。





當你聽不見我的聲音的時候,是你沒有聆聽你自己。

當你聽見我的聲音,是因為你有意願,聆聽自己真實的意願。

當你抗拒我的聲音,表示你根本不清楚你是誰,不明晰你處在的位置。

而當你理解且認同我的聲音時,那麼,你只是想讓自己回歸最自然且釋放的自己。






@2.↑「奇怪的是,我從不認為自己是沉默的。」

不說出話語,不代表是沉默的;不說出話語,不代表真的是啞子。

可以這麼說,從來就沒有任何人是個啞子。因為,神肯定不是啞子!

你不說話,不代表,從此以後你不再進行任何的溝通。

你說了話,也不代表,你所說的就是全然真實的虛無,或是全然真實的真實。

因為,只要是在夢中,你有可能是在營造,也有可能是創作。






@3.↑〈艾達〉的女兒,

她有時候是貼心的,有時候也很能講說添油加醋的故事。

為了不讓母親受到歧視與不解的眼光,一被她逮到機會,就使出她的渾身解數。

述說著,當年的母親是因為受到驚嚇的緣故,而把她給「嚇啞」了!

她的表情萬分且充滿著張力,真是可愛又好看!

她〈安娜派昆〉在當年這部戲劇裡,得著「奧斯卡」最佳女配角獎喔!






@4.↑母女倆一起到〈班斯〉那兒,因為想念鋼琴了!

「請帶我們回到,我們當初抵達的海邊好嗎?」

而〈班斯〉的回應是:NO、不、不行、我沒空、這事不能做。

但實際上,〈班斯〉的身體好似被什麼牽引著,準備著馬鞍。

為啥?因為「班斯」,如何不被那種「肯定不疑的眼光」,而著迷呢!?





有些人,總是習以為常地「內與外」,是不合一的。

所以,它們不得不,總是過著衝突的生活,之思言行。

你以為,你真的能夠違背「你那原本最初之美的心」嗎!?

你以為,你真的能夠不被「神的愛與肯定不疑」,所吸引嗎!?






@5.↑還有什麼,比現在更是自由與喜悅的呢?

來到心愛的鋼琴這裡,彈著自己喜愛的曲子與旋律。如何能不發乎喜悅與微笑呢!?





你覺得吸引〈班斯〉的是什麼呢?

就只是〈艾達〉的那一具身體嗎?當然不是!

否則,在〈艾達〉還沒來到這裡之前,他倒是可以選擇與〈娜茜〉。

因為,〈娜茜〉非常喜歡〈班斯〉,而他從不當作一回事。





體貼地接納她的喜悅,欣賞她所展現出來的創作與喜悅。

有時候,根本不需要說出任何言語,而你卻能因著她的創作與喜悅,

你也能同時感受到生命的祝福,感受到你那最初之完美,與她並沒有任何差異。

而當你選擇接納她,並懂得聆聽她的創作與喜悅時,她也自然會回應予你。

可能是以許多的方式與形式呈現予你。在這個部分上,請勿狹隘自己的接納容器。






@6.↑從另一角度來說,以〈艾達〉的覺知能力,根本不需要鋼琴那副玩具。

因為,她能以「木桌子」,刻上琴鍵的位置,就可以以這方式教她女兒唱歌。





當她的丈夫〈史都華〉,看到這一幕時,感到非常不可思議!

他一度以為,她真的是「不正常的、不理性的、、神智不清的、瘋狂的」。

然你最好是能看見,是史都華他「不正常、不理性的、、神智不清的、瘋狂的」。





因為當他說她是誰,其實他是在說,他就是這樣的如此是誰。

於是,當你說「它是誰、她是誰、他是誰、祂是誰」時,你就是在說你自己的狀態。

但那些狀態,無法真實的說出「你是誰,它是誰、她是誰、他是誰、祂是誰」。






@7.↑艾達說:我不需要開口,

而是將想法擱在他心上,就像寫在紙上一樣。

但有一天,他有了恐懼,就不再傾聽。





〈艾達〉的前任愛人,他為何會感到恐懼呢?

是因為,她是個啞子,而夢世界裡的人,大部分並不認同。

是因為,她有時候的心智與舉止,是停留在六歲嗎?

是因為,他恐懼有一天,無法再聽見她的想法嗎?

是因為,他恐懼有一天,她將不再把想法擱在他的心上嗎?

是因為,他恐懼,他有可能配不上「純潔無罪的艾達」嗎?

是因為,他恐懼,夢世界裡的人之種種無情的眼光與批判嗎?

是因為,那是個發生在1993年的時空背景裡,的夢故事嗎?






@8.↑一般很正常的思維模式是:

〈班斯〉肯定是被〈艾達〉的美色所吸引!?

或者只是,很純粹地被世俗的一具身體所吸引!?

話又說回來,〈娜茜〉那一具身體也可以取代啊!

所以為何〈班斯〉,連瞧〈娜茜〉一眼,都覺得是多餘的呢?





是你的心靈那一部分在決定,在夢境中要被什麼所吸引。

而不是那一具身體與另一具身體,在決定誰與誰互相吸引。





頻率若是對不上,你覺得有可能互相吸引嗎?

不要限制,只說「男與女」才能互相吸引。

若是〈艾達〉的頻率,她們那群女人們能接受,而且還非常喜愛的話,

你覺得,艾達與她們,如何能不相處得更加親和與融洽呢?





〈班斯〉是個非常有想法的人,

他非常清楚,以80畝地去買那一架鋼琴是值得的。

他非常清楚,他想要成為他是誰,他想要做什麼樣子的誰。

他想要她擁有那一架鋼琴,他甚至想要接納她的全部,愛她的全部。

但他對於在過程中,與〈艾達〉的交易、做法,顯然地他做了定罪自己的批判。






@9.↑〈班斯〉脫掉他的衣服,

並用他的衣服擦拭處在房中的那架鋼琴。

他似乎在藉此享受著她的香氣與臨在,

並試圖以擦拭方式,以能抹去它們之間的任何間隙。





在劇中的〈艾達〉很特別的一點是:

她能以幾乎「面無表情」的形式,去回應〈班斯〉對她的怪異行為。

她能接納〈班斯〉,對她「看起來好似」是無理、無禮的要求;

但卻對〈史都華〉,有一種無言,甚至也懶得去比畫的應對。






@10.↑〈班斯〉很清楚他的焦點在哪裡!

對於,不是他想要的焦點,他會直接忽略過去。

他不輕易妥協「有意與他示好的女人」,他也不迎合「男人們對他的故意戲虐」。





雖說,他的覺知,還算處在一個較高的意識狀態,

但他還是會選擇生氣,或者這樣可以釋放他嫉妒的怒火。

〈艾達〉有時候是頑皮的,她會故意與〈史都華〉故作親密地握著手,

她會故意與〈班斯〉保持距離,她還會故意拒絕〈班斯〉坐到她的左邊來。

然後,把〈班斯〉氣得,馬上離開現場。一點兒也不想再停留。

把他氣走之後,還會露出一個很自以為「得意的笑容」。哈。。。






@11.↑你看〈艾達〉的動作!在她的內在,就是個十足的六歲孩子。

她對〈班斯〉感到好奇,對於〈班斯〉的無理、無禮要求,是能接受的。

她覺得,她的鋼琴比她的身體還要重要,而這是一般人思維與價值所不能接受的。

當然,或許對於〈班斯〉,〈艾達〉只感覺到他的善意,而不是攻擊。






@12.↑〈班斯〉決定,要把鋼琴還給〈艾達〉。

他不想再繼續,以「琴鍵」作為滿足他情慾的交易。

他覺得,若他再繼續的話,就是把〈艾達〉推入妓女的位置,而他則是無恥之徒。

他希望〈艾達〉,重新擁有她的鋼琴,並且在意他、在乎他、關注他。





〈史都華〉對於,〈班斯〉決定還予〈艾達〉的鋼琴,

表示希望他不要放棄鋼琴,因為〈史都華〉並不想付錢買那80畝地。

他只想付那架鋼琴,買那80畝地。他覺得若他還得付錢而不是付那架鋼琴買地,

那麼,他就是不正常的、不理性的、神智不清的、瘋狂的。

他覺得,他做得最棒的一件事,就是以〈艾達的鋼琴〉買〈班斯的80畝地〉!?






@13.↑真實地說出自己的感覺、感受、想法、決定,是件很棒的事!

因為,當如此時,你其實是在尊重你自己,也是在尊重它人。

或許在那過程中,你可能會恐懼,再度被傷害、被拒絕、被否定,

但那些都是虛妄不實的想法。唯有你真實地表達你自己的喜悅與平安,

於是,你也能帶給對方喜悅與平安。而那些恐懼的想法,終將消失無蹤。






@14.↑〈艾達〉她直接以行動,

去表達她對〈班斯〉的喜悅與撒嬌。絲毫不做作,純粹是她自己。

連穿個衣服,都要向他撒個嬌,要他幫她弄好袖子。很可愛!






@15.↑〈艾達〉釋放自己的方式,

除了彈鋼琴,就是以「夢遊」的方式。

曾經很誇張地穿著睡衣,竟然夢遊至倫敦,把腳指頭都給弄傷了。





當〈艾達〉得知〈班斯〉即將離開時,自然地往鋼琴的方向走去。





把一個人,綑綁在一個房子裡,其實那是毫無意義的。

因為,「她的意識」並不因著你的綑綁,而受到限制。





〈艾達〉直接把對〈班斯〉肉體上的渴望,暫時轉移到〈史都華〉身上。

她只想玩耍那「一具身體」上的樂趣,但卻禁止〈史都華〉碰她。

她喜歡學〈班斯〉在她身上滑來滑去的手勢。她喜歡以這種方式享受樂趣。






@16.↑不論你的表情是什麼?都無法攔阻得了你的心的決定。

是啊!不論你是選擇以效忠小我之陸續分裂,還是轉向以效忠聖靈合一的療癒。

而幻相之列裡,在每一個點上,或是在每個人所表達的形式、樣式上,

卻是你所無法想像的無數異同。雖說如此異同,但那「完美的愛」卻永遠相同!






@17.↑當你「堅持、堅定、尊重、不懷疑」自己時,整個宇宙將會為你開路。

而小我最恐懼的,就是:你不再效忠它的「謊言建議與罪咎懼的故事」。

人類痛苦的根源,無非是漠視自己內在,那份完美之愛的表達、展現、推恩、祝福。






@18.↑願意把鋼琴丟下,表示〈艾達〉已經不再需要那副玩具了。

被繩子捲入海水中,再讓自己浮上來,表示〈艾達〉的心靈是可以重新選擇重生的。

所謂的重生,意指心靈的再度認知,認知到愛的本質之純粹表達與推恩。

愛在幻相中透過許多的形式,無非是以愛為中心,分化出去,再回歸到愛的中心。





與其說,〈艾達〉在學習如何說話,

倒不如說,她只是想要以不同的方式,去表達內在本質的愛。

從中進行玩耍的樂趣,在那裡面,看似的罪咎懼,無法攔阻她的創作性的面向。





「它仍然如幽靈般跟隨我,使他人遠離我。」

這是在說,小我的種種建議,或死亡的幽森魅影,看起來似乎繼續跟隨著她。

但即便是如此,她知道她的神聖意志是可以重新選擇轉向的!

不論那要她轉向多少次,都無法阻礙她進住喜悅平安之境。





..........................................................................





風雲海的評分:8.5


《鋼琴師和她的情人》,The Piano

年份:1993,片長:115分鐘

國別:法國、紐西蘭、澳洲

類別:劇情片、愛情、音樂,級別:限制級

※此內容含有:情色或裸露,發音:英語





故事大綱:啞女〈艾達〉帶著9歲的女兒遠嫁紐西蘭,隨身帶著一架鋼琴。

從未謀面的丈夫是個務實的人,他不願意費力抬著鋼琴穿越泥濘的山路,

遂讓性情古怪的鄰居〈班斯〉用80畝地,換取鋼琴的所有權。

不過,〈班斯〉提出以教他鋼琴為條件,讓〈艾達〉每教一課換回一個琴鍵。

於是在優美的鋼琴曲伴隨下,兩人逐漸陷入一場「愛慾情仇」中.......





榮獲1993年坎城影展,

最佳影片「金棕櫚獎」和最佳女主角;

1994年奧斯卡,最佳女主角、最佳女配角和最佳原創劇本,

以及「金球獎」戲劇類最佳女主角。





演職員表:荷莉杭特(Holly Hunter),哈維凱托(Harvey Keitel)

山姆尼爾(Sam Neill),安娜派昆(Anna Paquin)

布魯斯奧佩斯(Bruce Allpress),克里夫柯提斯(Cliff Curtis)

凱瑞沃克(Kerry Walker),導演:珍康萍(Jane)




#電影筆記,#鋼琴師和她的情人,#情色裸露

#荷莉杭特,#HollyHunter,#哈維凱托,#HarveyKeitel


.(_.^._)√•*´ 圖‧文字/風雲海
❀´:)¸.☆¸.✿¸.•°*”˜.ƸӜƷ˜”*°•.•.¸ღ¸☆¸.✿

http://smart88798879.blogspot.tw/